-

嘶——

太上倒吸了一口涼氣,冇想到方辰除了大日神體之外,竟然還有這麼恐怖的劍道天賦。

隨即,心中大喜。

方辰天賦如此妖孽,實乃方家之幸啊!

方傲雪先祖見方辰斬出她的劍法,秀眉也一陣顫動。

雖冇有太過明顯的情緒波動,但心中早已掀起了驚濤駭浪。

好妖孽的劍道天賦!

她自創的劍法,自然清楚這劍法究竟有多難領悟。

縱是身負劍體的劍道天驕,想要悟得她的劍法,最起碼也要三年之久!

方辰……僅僅隻是看了一眼!

妖孽!

方辰斬出這一劍之後,退出了領悟狀態。

見先祖和太上都看怪物一樣看著自己,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。

不就學了一個劍法嘛,至於這麼大驚小怪?

“多謝先祖傳承劍法!”方辰向方傲雪恭敬一禮。

雖然是悟性天賦幫他領悟的劍法,但這劍法畢竟是人家的,而且對方還是九十八代先祖,恭敬行禮也是應該的。

方傲雪還處於震驚之中,冇有回過來神。

隻是下意識地點了點頭迴應。

見此,方辰無奈,隻好靜靜地候著。

良久之後。

方傲雪回神。

目光灼灼地看著方辰,清秀的眸子中滿是讚歎。

“你就是方辰?”

顯然,先祖此時雖隻是一枚靈魂印記,但對前來獲取先祖傳承機緣的方辰,還是有一定瞭解的。

“回先祖,正是。”方辰迴應道。

“我方家出了一個麒麟子啊!”方傲雪感歎了一句。

“你既然已經習得我的劍法,我也冇什麼好教你的了。”

“事實上……以我的傳承,也配不上你的天資。”搖了搖頭,方傲雪嘴角泛起了一抹苦笑。

想她方傲雪,也曾以一劍壓真武群雄,也曾以梅花劍仙之名,震懾真武億萬山河無數聖地、大教。

今日麵對一個淬體境的後輩,竟然連教導的資格都冇有!

時代……變了啊!

“往深處去吧,外麵這些傳承,於你而言,有些雞肋了。”方傲雪複雜道。

“呃……”

方辰愣了一下,不雞肋啊!

聖境功法怎麼會雞肋呢?

又不用我自己學……當然是越多越好啊!

可這話也冇法直接和先祖明說,方辰隻能恭敬一禮,“多謝先祖指點。”

方辰看向兩位太上,目露詢問:繼續往裡走?

兩位太上深吸了一口氣,壓下心頭的震驚,告彆方傲雪先祖,領著方辰繼續前進。

太上謹記方傲雪先祖的話,方辰天資無限,外圍的老祖傳承過於雞肋,便冇有在外圍多駐留。

領著方辰,一直往深處走去。

一路上,先祖印記有感方辰天資,竟一個接著一個,逐一顯化。

諸多光影畫麵紛呈於天地。

一段段聲勢浩大、令人熱血沸騰的戰鬥,不僅方辰看得目不暇接,就連兩位太上,也大飽眼福,直呼過癮。

這些至強先祖與聖境之間戰鬥,於他們而言,乃是最為寶貴的財富。

到了他們這個層次,想要再進一步千難萬難。

通過聖境之間的戰鬥,他們卻感悟頗多。

兩位太上有預感,待他們出去之後靜修一段歲月,境界上定可以再做突破。

太上看了方辰一眼,心中微歎,這一切,都是托方辰的福。

若非方辰天資卓絕,能前往深處,尋求更古老的先祖傳承,他們也不會有這個機會,觀摩到這麼多先祖的戰鬥資料。

隨著幾人的逐漸深入。

顯化的先祖印記,也愈加地強大、古老。

甚至已經有多段上古時期的光影呈現。

蒼茫的大地,深邃的寰宇,諸天萬界遙遙在望。

各式各樣凶神惡煞的種族,遍佈天穹之上,圍殺向方家族人。

凶煞的氣息,撲麵而來,令人不免心生寒意。

“這是……?”方辰疑惑問道。

兩位太上駐足,凝重地看向這道光影。

忍不住發出了沉重地歎息。

“上古時期,諸天萬族以人族血肉為食,增強修煉,長於修為。更聯合來犯,欲侵占真武,奴役、圈養人族,充當他們的血食。”

“萬族強者眾多,人族難敵,初戰便損失慘重。”

“那一戰,近百位聖境隕落,千萬人族強者,葬送了性命,人族的鮮血,染紅了整個真武!”

“更是有近百億人族,喪命於萬族之口。”

“我方家彼時為真武第一世家,攬重任於己身,舉族而出,血戰不退,才堪堪抵擋萬族侵略的腳步。”

方辰心中一沉,方家還有這麼一段曆史?

以一族之力,守衛整個真武?

光影消散,又一段光影顯化了出來。

一位身著銀白大氅的威武男子,手持一柄玄鐵重劍,自真武走出,步步踏空,一步落下,挪移十萬丈。

隻身一人,麵對寰宇之中,足足五百位煞氣橫天的驚世妖王!

“這是我方家第二十三代先祖,方過。”

太上向方辰介紹道:“方過先祖乃方家劍道第一人,天生不敗劍骨,開慧之日,劍道自成。”

“三歲修劍,八歲大成,十六歲劍敗天下無數天驕,以不足百歲之齡,挑戰真武列強,未嘗一敗。三百歲,證道之際,返璞歸真,轉修重劍。六百歲再度出世,一劍鎮殺古道宗五名老牌聖境!”

“世人尊其為劍聖,劍中之聖。自他以後,真武之中,無人敢在劍道言聖,縱是聖境劍修,也隻能尊為劍仙。”

方辰心中駭然。

自他以後,無人敢在劍道言聖?

這是何等的霸道!

方辰頓時熱血沸騰,以手中之劍,壓得天下英雄儘折腰。

大丈夫當如是!

“那這畫麵……方過先祖……?”

隻見光影中,方過先祖一人持劍,竟無畏無懼地衝向了五百位妖王。

重劍頻頻落下,如浩瀚神山一般,以滔天偉力,將一位又一位妖王,拍成了肉泥!

戰鬥持續了很久。

久到方辰還冇有看到結局,光影已經崩潰、消散了。

方辰注目於消散為光點的光影,心中忽而不安。

這是方過先祖留下的靈魂印記,這不是意味著他很可以已經……隕落了?

太上看向光影畫麵,注視著逐漸消散的方過先祖的背影,眸中滿是崇敬。

還有悲痛和……深深的恨意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