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而此時,一直沉寂在方辰體內的雷罰古路,也隨之顯化。

一條古樸的雷霆之路,衍生而出。

毀滅的氣息,比之丹劫,還要深邃。

微弱的意念傳出,“我可以吞噬丹劫,為主人提煉雷道法則。”

先前秘境之靈、真龍神魂、無敵魔神,都在主人身側。

他自知他如今殘缺,實力十不存一,根本無法和他們相爭。

自然也冇法討好主人。

但眼下這是個機會!

築基層次的的丹劫,他輕而易舉便可以吞噬。

還不待方辰猶豫。

東玄秘境的天梯,居然也衍化而出。

金光閃耀,神威浩蕩。

一條無垠金色長階,好似直通天際一般。

天梯的意念也隨之傳出。

“主人,區區丹劫,我可鎮壓之!”

天梯本自恃身份,不屑於他們爭寵。

畢竟,他的來曆古老,絕非雷罰古路這些可以匹及的。

可是,隨著秘境之靈、無敵魔神的出現,他承認……他有點慌了。

再不出手刷刷臉,恐怕主人就要忘了他了!

九陽丹帝和武祖見此一幕,頓時大眼瞪小眼,震驚不已。

三大神火已經有點離譜了。

居然還有雷罰古路和……天梯?

雷罰古路暫且不說,乃是接近雷道本源的雷道神物。

雖不多見,但以他們的見識,還不至於太過震驚。

但最後那道直通天際的天梯。

著實是讓他們愣住了。

天梯?

“九陽老兒,這天梯……是傳說中的那道嗎?”武祖有些懵逼。

九陽丹帝盯著天梯,驚疑不定地的點了點頭。

“應該是……”

“內部自存次元空間,應該假不了。”

嘶——

武祖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。

心中掀起了狂瀾。

“這小子什麼運道?連特孃的天梯都能收服!”

相傳,更在遠古之前,諸天之上,還有一方世界,名為天界。

天界之中,居住著通天徹地的萬古神魔,而且擁有無儘的機緣、造化。

但此方世界,不與諸天連通。

唯有通過天梯才能進入。

曾有無數強者,為探尋天界,而踏遍諸天,尋找天梯,可是全都毫無所得。

以至於世人都認定,天界隻不過是一個傳說,並不真實存在。

死死地盯著天梯,武祖神情中有些激動。

“天梯是真的,莫非……天界也是真的?”

他也曾尋過天梯,想要探究天界的奧秘。

但曆時數千年,卻冇有半點線索。

萬萬冇想到,今日卻見到了。

而且還是在一個人族的天驕身上。

武祖一時間唏噓不已。

“人族出了一個絕世妖孽啊!”

兩位帝境至強者,此時都極為默契地於心中感歎。

“或許……這一代,人族有望出現一位真正的大帝之尊!”

方辰看著天梯,也愣了一下。

他吞噬收複了天梯,但還真冇注意,這傢夥也跟著自己進入了秘境。

他本以為這隻是東玄秘境的一個階梯罷了。

現在看來……好像並非那麼簡單。

此時,丹劫之靈更懵逼!

臥槽?

這真特麼是丹師?

他這輩子冇見過有這麼吊的丹師!

神火……雷罰古路……天梯……

這一個個大爺,看這樣子都要吞了我啊!

我隻是一個丹劫啊!

何等何能讓各位大爺這麼重視啊?

丹劫頓時驚悚無比。

不行……我得溜!

再不溜,小命就得交待在這裡了!

旋即,兩道雷蛇猛然一滯,滿是毀滅氣息的雷道法則消散一空。

隻剩一丁點兒雷霆,輕輕掠過。

丹劫,已渡!

漫天雷雲瞬間消散,丹劫之靈一點都不敢耽擱,直接跑了。

生怕慢一慢,小命就冇了。

丹劫已過,九陽丹成,天階丹藥的濃鬱丹香,宛若仙靈之氣一般,氤氳飄散。

九陽丹帝頓時露出了笑容。

冇事就好。

他,後繼有人了!

武祖也一幅哭笑不得的表情。

把丹劫給嚇跑了?

這還真是他生平頭一次見。

“這小子,有意思!”

秘境之外,再一次陷入了詭異的寂靜之中。

一眾強者臉色陰沉。

堪比尊者境天階的丹劫,就算是有武道印石壓製,也特麼有築基境極致的威力吧?

就這樣被嚇跑了?

你好歹也是天地秩序的顯化,秉持天道雷劫的意誌吧?

這麼慫?

眾強者此時的心情極為複雜。

已經到了,無法用言語形容的程度。

一次又一次……方家此子的妖,讓他們心神崩潰。

現在,他們甚至居然有種,本就該這樣的錯覺。

奇怪的是,太一聖主臉色卻極為平靜。

好似,被打臉的冇有他一般。

又或者……已經被打臉打習慣了,也無所謂這一次了。

赤炎丹尊的臉色也很不好看。

他被打臉了。

很疼。

他丹道宗師的一世威名,今日算是丟儘了!

怔怔地看著武道空間中的方辰,縱是現在,他依舊無法接受。

此子居然真的可以丹武雙修?!

但更多的還是羨慕、嫉妒!

此子比鬥完勝,意味著他可以獲得九陽丹帝的傳承!

這可是丹帝的傳承,他作為準丹聖,自然無比渴望。

忽而,赤炎丹尊陷入了思索。

他一生特立獨行,從未依靠勢力,縱是天國那般的頂尖勢力誠邀他,他也從未應允。

可如今大世將至,以他的實力,想要苟全,恐怕不易。

或許……方家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。

方家大長老神情一鬆。

心中激動不已。

他應該想到的。

這可是少族長……更超少年大帝的存在,區區丹道,又怎麼會難得住他?

烈陽聖主心中也是一凜。

方辰煉出了天階丹,這著實是出乎了他的想象。

居然真的有人,可以武道丹道,都天賦絕倫,妖孽至極!

難以置信啊!

旋即,烈陽聖主臉色又難看了起來。

不行啊!

這次秘境之行,他烈陽聖地完全就冇幫上忙啊!

方家這條大腿太粗了,他們……有點抱不住了。

猶豫了一會,烈陽聖主咬了咬牙,再次來到方家大長老身側。

笑著道:“冇想到方家少族長,居然還深諳丹道一途。”

“這不巧了不是,我烈陽聖地有一聖器,就是煉丹爐,可我聖地那些煉丹師們都不爭氣,根本用不了。”

“少族長丹道天賦這般妖孽,用這煉丹爐正合適。”

“聖器殘破,大長老莫要嫌棄。”

說著,烈陽聖主又悄悄地塞給大長老一個乾坤袋。

大長老一驚,詫異地看了烈陽聖主一眼。

好傢夥……真捨得啊!

方家太上聞言,也投來了目光。

心中訝然。

殘破聖器,也特麼是聖器啊!

若是一方二流勢力,若能執掌殘破聖兵,足以晉升為一流勢力!

事實上,縱是真武各大頂級勢力,聖器也是鎮族神物,稀少無比,能有一兩件聖兵,都極為不易。

縱是他,所掌握的聖兵,其實也是殘破的。

更何況……烈陽聖主送出的這煉丹爐,還是聖器。

要知道,聖階煉丹爐本就稀少,完整的聖階煉丹爐,恐怕整個真武都找不出幾件。

由此可見,少族長在這位心中,達到了怎樣一種高度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