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本來,我方家強者如林,已然抵擋住了萬族侵略的腳步,但有卑鄙的黑手,從中作梗。我方家護衛真武的鋼鐵壁壘,出現了漏洞,五百位妖王聯合而至。”

“妖王啊!每一位妖王的修為,都是聖境!整整五百位妖王!五百位聖境!”

“為守衛壁壘,為護佑真武,方過先祖隻身一人,以一敵五百,選擇了燃燒自身氣血和靈魂,將五百位妖王,悉數鎮殺!但,他也因氣血枯竭,隕落了……”

兩位太上忽而流露出了滔天恨意,“當年就是因為這不知從何而來的黑手,卑鄙無恥,謀劃陷害我方家,導致我方家多位至強先祖,在和萬族的戰鬥中隕落。”

“我方家更是因此,遭到了萬族的重點打擊,若非老祖們拚死相阻……上古之時,我方家可能已經寂滅了!”

彷彿是在印證太上所言,又有十幾個光影顯化。

皆是強大至極的先祖,恐怖的威勢,甚至一點兒也不弱於方過先祖。

無一例外,光影畫麵中,皆是在與萬族強者戰鬥。

以少敵多,以一敵多,以一敵十、百……

浴血而戰,絲毫不退。

隻為守護他們背後的……真武世界!

方辰默然。

沉重地向前走著。

懷著深深的敬意,舉步維艱。

越是深入,所顯化的光影畫麵,越是慘烈……慘烈到方辰都不忍直視,兩位太上眼中含淚……

終於。

在最後一幅光影畫麵前,方辰停了下來。

這副畫麵中,冇有戰鬥。

黑暗、深邃、寂靜的寰宇中,方家當時的族長,統領千餘位方家先祖,立於真武世界之前。

而他們的對麵,則懸立著難以計數的萬族強者!

烏泱泱的一片,似乎站滿了整個寰宇!

滔天的煞氣、恐怖的殺意,縱隻是一幅光影畫麵,方辰都直覺頭皮發麻,無法呼吸。

方家眾先祖,卻麵不改色,冷眸相對。

方家族長一步跨出。

環視億萬萬萬族強者,隻是吐出了一句話。

輕飄飄的,冇有力量可言。

卻又好似重若萬鈞,要壓碎整個諸天寰宇!

“爾等若要放肆,吾方家隻有一字——殺!”

一個“殺”字,殺意滔天,殺氣盈野。

縱是隔了無數歲月,縱隻是一幅光影畫麵。

竟也有直衝九霄,震盪天地的無上偉力。

轟!

光影難承其滔天之勢,瞬間崩潰破碎。

方辰立於原地,望著消散的光影,久久失言,一陣沉默。

兩位太上也滿心複雜,久久無法開口。

良久之後。

方辰終於開口了,聲音沙啞,彷彿有著滿心的憤懣與怨氣。

“……值得嗎?”

“我方家冒著覆滅的危險,以一己之力,阻擊萬族於真武之外……值得嗎?!”

“黑手?”

方辰嘲弄地一笑。

“能這麼清晰、準確地破壞壁壘,算計謀劃先祖,這所謂的黑手,定然是真武內部之人!”

“先祖們在外浴血而戰,內部卻有小人,包藏禍心,為非作亂!”

“為了這群畜生,憑白犧牲,值得嗎!!”

方辰恨聲咆哮,似在向太上質問,又像是在發泄內心的憤怒。

一聲聲嘶吼,如夔牛雷音一般,震顫整個大殿,久久迴盪,無處消解。

兩位太上看先方辰,望著方辰那雙滿是暴虐的金眸。

嘴唇蠕動,卻久久開不了口。

值得嗎?

當然不值得!

縱是他們,每次回憶起上古之時,先祖們的無私付出,以及真武內部那些畜生的所作所為,內心中也充斥著無邊的憤怒。

可是……先祖們既然這麼做了。

定有他們的道理。

他們作為後輩子孫,冇有權利也冇有資格評說他們這麼做的對與錯。

也冇有資格評判,此舉值得與否。

這時。

方辰的咆哮,驚動了兩側的先祖印記。

先祖們再一次顯化而出。

一位又一位,數量之多,竟站滿了整個大殿。

難以計數!

諸多老祖紛紛注目於方辰,頓時察覺了方辰那無與倫比的天資。

這是一個妖孽!諸位老祖心中肯定道。

這些老祖都是靈魂印記,為了是將自己的傳承傳授給方家子弟,本職就是為了傳承。

此時此刻,他們腦海中全都冒出了一個極為一致的念頭:

我要收他為徒!

為了傳承,他們在這待了太久了。

可是進來的方家子弟,一個個的天賦……說好不好說壞不壞,大多都實在是配不上他們的傳承。

今天,可算是遇上一個妖孽的後輩了!

我的傳承,傳授給他,那纔算是真的發揚光大,發光發彩!

頓時,諸多老祖全都圍聚在了方辰周邊。

互相之間,還互相提防了起來,暗中較勁,都想要爭奪方辰。

第九十八代先祖方傲雪先祖,適時出聲:“方辰身負大日神體,各位就不要爭了……”

“大家就不要耽誤我們方家這位妖孽了!”

老祖們聞言,陡然一驚,再度看去……頓時一陣哀嚎。

真的是大日神體!

他們的傳承確實強大,但……確實不配傳授給方辰。

也隻有始祖纔有資格給方辰傳承!

諸多先祖頓時退後了幾步,主動為方辰分開了一條道,直通大殿的最深處。

始祖的傳承,就在那裡。

方辰此時也收斂了心神,收起了心中的憤懣。

心中暗自下令決心,未來一定要把那黑手揪出來,碎屍萬段,為先祖們報仇!

方辰看向先祖們,一一行禮。

然後注意到諸多老祖分開的道,嘴角忍不住抽了抽。

這什麼意思?

我知道我天賦不錯……但老祖們你們也不至於妄自菲薄,教都不敢教我吧?

無奈一笑,方辰繼續向前。

從這開始,先祖印記便少了很多。

兩側浮雕更多的是則是一朵朵金炎,散發著溫暖的氣息。

這應該是始祖留下的火之道則,與方辰的大日神體也算是同宗同源。

大日神體此時也自行地運轉了起來。

汲取著浮雕金炎所流露出的火之道則。

這時,腦海中又傳來了係統的聲音。

“叮!契合的火之道則越來越多,悟性天賦不甘落後,想比肩修煉天賦,開始吞噬,頓悟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