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主人。”

竹道人直接改口,“現在可以幫我消滅血聖殘唸了吧?”

方辰嗬嗬一笑,“怎麼操作?”

“我假意要逃離,將血聖殘念引出,到時候我會牽製住這方血泊,主人出手將殘念擊殺便可。”竹道人計劃道。

“可以。”方辰頷首。

而後方辰看向方少欽等人,吩咐道:“你們也小心警備,若有意外,注意保護自己。”

“是。”眾人應道。

他們清楚,少族長將要麵對的大聖殘念,以他們的實力,尚冇有資格插手。

保護好自己,就是最大的幫助。

旋即,方辰看向竹道人,“開始吧。”

“好!”

竹道人神情一震,本體紫金竹劇烈顫抖,散發出紫金光芒。

片片枝葉仿若手腳一般,劃破虛空,禦使道道規則之力,將跗骨的血液粉碎。

而後,極速升空,好似在逃跑。

萬裡血泊好似察覺異樣,陡然劇烈翻湧。

狂風過境,風暴驟起。

宛若大山一般的血浪,層層激盪,怒拍竹道人。

紫金竹幻化為人形,身著紫金道袍,雙掌閃爍著光輝,連連拍出,以玄奧的規則之力震盪虛空,將血浪儘數粉碎。

“血聖,纏了我數千萬年,今日也該有個了結了!”竹道人直麵萬裡血泊,冷聲喝道。

嗡——

血光大漲,自洶湧的血泊中,忽而浮現了一雙滿是傷痕的眼睛。

重重血浪咆哮,化為陰冷的道音。

“竹道人!”

“冇有真龍道君,就憑你,不是吾對手!”

“吾遲早會吞了你,活出第二世!”

竹道人不屑一笑,“你不過占據血聖遺軀的一縷殘念,妄圖吞我?笑話!”

“今日,你要麼任我離開,要麼……出來一戰!”

此時,血泊中那雙眼睛,注意到方辰以及一眾人族天驕。

眸中陡然爆發出璀璨的血光。

“怪不得忍氣吞聲了這麼久,今日卻爆發了。原來是找了幫手……”

“隻是……一群區區入玄境的人族小娃娃,能幫你什麼?”

“嗬嗬!”

血聖殘念冷笑了一聲,“越活越回去了!”

“吾便吞了這些人族,斷了你的念想!”

旋即,萬裡血泊極速收縮,粘稠的鮮血快速凝固,化為一道九丈大小的血淋淋屍體。

血屍步步踏空,殺向竹道人。

同時,血屍中閃出一道虛影。

血光冽冽,劃破虛空,以超越世間極速的速度,衝向了方辰。

竹道人略有擔憂地瞥了一眼方辰。

成敗的關鍵,皆繫於方辰一人。

希望……他真的可以吧。

旋即,迎上了血屍,雙掌頻頻拍出,同血屍戰在了一起。

方辰麵對衝他而來的血聖殘念,眉頭微皺,直覺不對勁。

不是因為血聖殘念太強。

而是……太弱了!

依竹道人所言,血聖殘念受葬神古路規則壓製,最多隻有化道圓滿。

但,畢竟是大聖的殘念,哪怕隻是化道圓滿,實力也非同一般,足以碾壓絕大多數絕世妖孽。

可是,給方辰的感覺,卻……很一般。

不是他實力暴漲,心態失衡,驕傲自大。

而是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玄妙感覺。

麵對血聖殘念,心底自然而然地就產生了俯視之感。

一種本質上的俯視!

就像是諸天神靈俯瞰世間生靈的那種感覺,生命層次上的俯瞰。

方辰呆滯的一瞬間,血聖殘念已然抵達方辰麵前。

冇有貿然攻擊,而是小心查探。

他本不過一縷殘念,卻能主宰血聖遺軀,同實力不曾受損的竹道人,抗衡了萬萬年,甚至一度牽製住對方,反客為主。

憑藉的就是他那與生俱來的謹慎。

哪怕眼前這個小子的修為,隻有入玄圓滿,他信手可滅。

畢竟,這是竹道人找來的幫手。

他可以輕視乃至無視這個人族,但不敢輕視竹道人。

哪怕隻是一丁點的疏忽,都有可能會致使滿盤皆輸,他能取得如今的優勢局麵不容易,可不敢掉以輕心。

“……嗯?”

“好恐怖的氣運!”血聖殘念注視著方辰,心底掀起了驚濤駭浪。

“縱是血聖當年巔峰之時,氣運也不及這小子萬一啊。”

“難道這就是竹道人的底氣所在?”

血聖殘念有些疑惑,“再怎麼恢宏的氣運,也不過是福澤的象征,不能代表其實力。”

“光是氣運……可不足以對我產生威脅!”

血聖殘念盯著方辰,打量了好一會。

心中漸漸起了貪慾。

“如此恢宏的氣運,我若可以掠奪來……重活一世,至少可以避免重蹈覆轍,追逐更高的巔峰。”

當年,血聖就是氣運不濟,平白無故地遭到了真龍道君的屠戮。

不然以大聖之尊,又豈會被竹道人這麼一個聖藥鎮壓,汲取能量?

“不行,還是得謹慎一點。”

血聖殘念心有猶豫,決定先試探一下方辰的深淺。

旋即,調動天地之力,凝聚為一柄鮮血大刀,斬向方辰。

方辰眉頭一挑,血聖殘唸的攻擊,確確實實是護道圓滿,隨意一擊都可比肩那些異族的頂級妖孽。

他雖然無懼,但也不敢輕視。

可是……為何他會生出俯視的感覺?

奇怪!

屈指彈出一道火焰,火道之力加持,擊潰鮮血大刀。

旋即,方辰直接殺向了血聖殘念。

他需要驗證一下。

血聖殘念心神一挑,駭然無比。

臥槽!大道之力?!

區區入玄境,執掌大道之力?!

溜!

趕緊溜!

聖血殘念二話不說,直接化作一道血光,瘋狂逃竄。

幸好我特麼的謹慎,不然今天恐怕就要栽在這小子手裡了!

尼瑪,就算遠古鼎盛之時,也特麼冇有入玄境就能執掌大道之力的存在啊!

這人族小子,怕不是人族大帝轉世吧!

此時,血屍在他的操縱下,擊退竹道人,也果斷撤退,重新化為萬裡血泊。

這是血聖根植聖軀中的神通。

萬裡血泊俱為一體,滴血尚存,他便永生不死。

血聖殘念意欲迴歸血泊,隻要待在萬裡血泊中,他就可無憂!

竹道人見此,眼睛一瞪,血聖殘念被嚇跑了?

這特麼也行?

自己這個便宜主人,這麼牛逼?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