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感知到在斷肢山巒中,有滔天氣運的天驕氣息。

這或許是她生機的所在!

昆吾臉色一沉,目露慍怒。

斷肢山巒中是誰,他再清楚不過了。

七彩靈芝居然寧願認那位古人族天驕為主,也不願臣服他。

於他而言,這是莫大的羞辱!

古人族天驕又如何,區區入玄境,他隻手便可鎮壓!

昆吾冷哼了一聲,“癡迷不悟!”

風之道域憑空而現,橫壓萬丈。

狂風呼嘯,衍化一尊風靈戰將,手持風刀,斬向七彩靈芝。

而就在此時。

轟隆隆!

斷肢山巒陡然爆炸,無儘鮮血濺射八方,化為一片血域,直接吞噬了萬丈風域。

血域懸空漂浮,恐怖的腐蝕之力,侵蝕虛空,吞噬一切。

凶煞的氣息,如怒浪滾滾鋪散,威懾天地。

旁觀的天驕妖孽,臉色驟變,紛紛驚退,不敢沾染。

昆吾周身神光閃爍,避退血域。

略有驚疑地注目血域。

古人族天驕……出來了?

隻見,血域的中央,方辰盤坐在九陽之蓮之上。

金色的火焰,猶若大凶饕餮,一口將一具血淋淋的血屍吞噬。

轟隆隆。

血芒一閃而過,旋即化為璀璨的金芒,閃耀天地,隱隱要刺破灰濛濛的天穹。

古老的神威,自然彌散。

猶若諸天神靈再生,浩瀚無量,令人不由地生出匍匐之意。

嗡——

方辰睜開了神眸。

璀璨的金芒,一閃而過。

深邃的神眸中,好似蘊藏著大恐怖。

“半步化道……神魂也隱隱快要臻至神通層次。”

“九陽之蓮也圓滿了,隻要再尋到兩道神火,便可突破。”

方辰淡淡一笑。

吞噬了血聖殘念和血聖遺軀,他的實力再次暴漲。

他一再壓製,才堪堪穩在了半步化道。

畢竟尚未歸於肉身,修為和神魂體突破的太快,他怕無法將肉身打磨到極致。

方辰起身,看向七彩靈芝。

“你要認我為主?”

七彩靈芝看向方辰,心神一震,承載諸天戰地的氣運?!

這就是她的生機!

隻要追隨此人,她不僅安全可以得到保障,未來甚至有機會更進一步。

於是,七彩靈芝連忙躬身拜禮,“願公子不棄。”

竹道人於一側,適時介紹道,“這是七彩靈芝,有她輔助,可為主人增加一成悟性!”

“遠古之時,她與我有些淵源,還請主人能收下她。”

方辰思忖一二,頷首收下了七彩靈芝。

畢竟,一株完整的聖藥,誰會嫌棄呢?

更何況這還是能增加悟性的聖藥。

踏遍諸天,估計也難以尋得一二。

雖然他有悟性天賦,不需要增加七彩靈芝悟性,但方家弟子們需要啊。

七彩靈芝大喜,連連拜禮,“多謝主人!”

旋即,急不可耐地獻出靈魂烙印,生怕方辰反悔一般。

昆吾見此一幕,神眸中怒火灼燃。

本屬於他的聖藥,被這小子截胡了?!

可惡!

怒不可遏的昆吾,起了殺心,根本不廢話,直接一步踏出。

踏碎虛空,極速而來。

禦使風之大道,使出血脈神通,一拳砸出。

轟!

虛空翻湧,血域崩裂。

無法言語的恐怖之勢,橫壓而下,封鎖萬丈虛空,禁斷萬法。

萬千風之道紋,猶若寒刃,閃爍著攝人心魂的寒芒,劃破虛空,紛紛落向方辰。

帝釋天神眸微凝,化道八重,果然不同凡響。

縱是他肉身在此,恐怕也不敢硬接這一擊。

要知道,他乃是上任蠻皇轉世身,肉身造詣放眼玄武星域,他亦可稱尊。

僅憑肉身,他自信就可以生撕同境大凶!

然,麵對昆吾這一擊,也不敢言勇。

可見,化道八重加持下的昆吾,此時的實力,有多恐怖。

“此子死定了!”

昌天魁神眸冷冽,冷笑著低聲斷言:“昆吾躋身化道八重,於這葬神古路中,已然無敵。”

“縱是彌留的聖人,也可以一戰。”

“此子仍在入玄境……必死無疑!”

對於方辰破開血煞大陣,截他機緣之事,昌天魁仍耿耿於懷。

現在,他巴不得看到方辰趕緊死在昆吾手中。

各方天驕妖孽,此時想法皆是如此。

昆吾出手,方辰插翅難逃!

方少欽等人臉色也是大變。

紛紛飛身至方辰左右,祭出最強殺招,誓死護衛方辰。

但……麵對殺來的昆吾,方辰卻僅僅隻是淡定地一瞥。

輕笑了一聲,便不再理會。

揮了揮手,安撫方少欽等人,“放鬆。”

旋即,依著吞噬的血聖,模擬血聖的氣息,嘗試聯絡並操縱血域。

真龍道君的竹劍,便化作陣法,融在血域中。

那可是一柄完整的頂級聖兵。

若是能取出,他的戰力,至少可以再漲三成!

方辰無視的態度,看在昆吾眼中。

直接炸了!

青筋直跳,怒不可遏。

小小入玄,也敢無視他?!

狂妄!!

“死!”

昆吾怒喝一聲,萬千風之道紋,宣泄而下。

眼見著昆吾的殺伐之術抵達。

一直立於方辰身側,老神在在的竹道人,動了。

不見其動作。

隻見一道紫金色的劍光,一閃而過。

萬丈天地,一分為二。

宣泄而下的風之道紋,轟然破碎,如花瓣,紛紛散落。

全場寂靜一片,唯有幽暗的陰風,陣陣呼嘯。

所有人都呆滯了。

直愣愣地看向竹道人,眼角不安地跳動。

這特麼是什麼劍道?!

殺向方辰的昆吾,這一刻也生生止住了腳步。

盯著竹道人,神色凝重,心生忌憚。

竹道人雙手藏在道袍的寬大長袖中,看向昆吾,嗬嗬一笑。

下一刻。

笑容斂去,滿麵肅殺。

紫金劍光閃過,一步踏空,破開虛空,瞬移至昆吾麵前。

一道如竹葉般細長的紫金劍氣,劃破虛空,斬斷了無儘規則,直直落下昆吾的……脖頸!

冇有人看清楚他是如何出劍,更冇有人看到他出劍。

劍氣落下的時候,竹道人仍雙手插在寬大的袖中。

昆吾心神一跳,心底無端湧起了恐懼。

連忙爆發,催動秘術,倒退千裡。

嗡——

紫金劍氣斬下。

灰濛濛的蒼穹,一分為二,露出了一道長長的鴻溝。

深邃、靜謐,猶若深淵。

觀望的眾天驕妖孽,臉色驟變。

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。

好……好恐怖的實力!

遁逃千裡的昆吾,摸了摸脖頸,一抹血色染紅了手掌。

舉目看向竹道人,驚恐不已。

他若不是躲得快,這一劍恐怕能直接削了他的脖子!

雖然,他這個境界,腦袋掉了也不是大事,頃刻便可恢複。

但,難免要身受重創!

這特麼是誰?

古人族天驕身旁,什麼時候有這麼強大的存在?!

他的實力,至少有化道圓滿!

“你是誰?為何要相助此子?”昆吾凝聲喝問。

竹道人嗬嗬一笑。

“幻作人形,就不認識了?”

“我就是那根紫金竹。”

“想傷我主人?”

“活得不耐煩了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