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玄先生搖了搖頭,繼續道:“絕非藏拙那麼簡單。”

“上古之時,方家已經立足真武巔峰,甚至可以直接一統真武。”

“何須煞費苦心地藏拙?”

“顯然,有所謀!”

“佯裝戰敗,重創避世,走下舞台,將方家這麼一個龐然大物,隱於黑暗之中,然後暗中盯緊了玄武星域,乃至諸天版圖……徐徐圖之!”

天國之主聞言,心神大跳,臉色都蒼白了幾分。

有些不敢相信地道:“……先生說過了吧?”

“過了嗎?”

玄先生嗬嗬一笑,“或許吧。”

“但,方家先有少年至尊方少欽,渡焚天神劫,橫推異族天驕。”

“後有少族長橫行秘境,初顯少年大帝之姿!”

“如今,東玄道域大世之象,也由方家一手推動。”

“那血色投影中,好似也隻有方家天驕,進入了真龍秘境。”

看向鬢角有冷汗滾落的天國之主,玄先生搖頭一歎,有些無力地道:“方家儼然便是那操縱天下大局的幕後黑手。”

“陛下……還請早做打算!”

就在此時。

密佈天穹的血色投影,突然劇烈顫動,輻射虛空,露出一道橫跨蒼穹的裂痕,猶若天塹,令人心驚。

轟!

一塊猶若神嶽巍峨龐大的古路碎片,自裂痕中墜落,砸入真武。

古路碎片砸入真武大地的一瞬間,陡然崩碎為無儘規則神符、大道銘文,詭譎地融入大地之中。

同真武天地規則交織。

好似……在補全天地規則。

隻不過修補的速度極為緩慢,比之銀龍聖樹勾連的超級大陣,修補天地規則的速度,還要緩慢一些。

各方一驚,紛紛注目血色投影。

“葬神古路……好像暴動了?”有古老大教的巨擘,疑惑呢喃。

葬神古路中。

崩裂的天穹,無法抑製地流淌著聖血。

璀璨妖冶的聖血,四處飄落,詭譎的能量,肆虐整個古路。

本就破敗的無儘山河,愈加飄零。

片刻之後。

一聲衝擊靈魂的轟鳴,自天穹落下,仿若瀕死之人的不甘怒吼,又好似無上存在隕落的訃告……

所有人下意識地抬頭望天,臉色陡然大變。

天,崩了!

灰濛濛的蒼穹,已經消散無蹤,入目的是深邃的黑暗虛無,令人毛骨悚然。

天道曾竊取的磅礴聖血,這一刻,仿若天河,湍急而下。

裹挾無窮的能量、厚重的力量,肆無忌憚地粉碎著古路。

垂死掙紮了萬萬年的天道,終究還是難逃生死輪迴……這是它臨終之際,最後的瘋狂!

他死了,他要拉著整個葬神古路,一起陪葬!

眾多復甦的聖人,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。

他們如今隻是一縷殘魂,隻剩下些許戰鬥意誌。

依托葬神古路的規則,才復甦神誌,勉強甦醒。

葬神古路若是泯滅,他們……也要隨之涅滅,徹底隕落!

“麻煩了。”

為首的軒轅大聖枯敗的臉上,浮現了難看的神情。

“天道崩塌,葬神古路泯滅在即,我們馬上也要隕落了。”

“本就是死過一次的人,倒也無懼。”另外一位大聖淡淡道。

一眾聖人紛紛頷首,深以為然。

萬萬年前,他們相助龍族,力戰萬族敵寇,幾乎將萬族敵軍屠了一個遍。

如今再次復甦,又能親眼見到了人族後輩,更見到了方辰這般,舉世無雙的人族妖孽,並且還能貢獻餘力,再護佑他們一程,足以安慰。

死亡,不足懼。

軒轅大聖輕輕一歎,側目看向方辰,擔憂道:“恐怕……冇那麼簡單。”

“此子妖孽,氣運無雙,好似同我人族興衰相關聯,其重要性不言而喻。”

“想來,萬族那群畜生,也看出來了。”

“臨死之際,他們恐怕會不顧一切,獵殺此子……”

眾聖聞言,神色一凜,也起了憂色。

他們自信哪怕隻是殘軀,以一敵二,依舊不在話下。

可……數量差距,遠不止一倍那麼簡單。

現在不過二三十位聖人,而異族那一邊,聖人起碼有近六十位!

想要護住方辰,並非易事。

軒轅大聖思忖一二,開口道,“當務之急,各位立即將自身傳承,傳授給這些小傢夥,助他們的道途,多些向前的底蘊。”

“傳承之後,捨身護送他們,前往真龍秘境!”

眾聖欣然同意,紛紛開始挑選弟子。

一眼望去,目光自然而然地聚焦在了方辰身上。

但……又很快挪開了。

氣運恢宏好似承載一方大界,關聯人族興衰。

這樣的絕世妖孽,曠古難尋,縱是他們那個時代,也無出其右者。

他們自然想將自身傳承,交予此子。

可是……不配啊!

他們早就注意到了方辰手中的那柄竹劍。

那是真龍道君的本命聖兵,想來方辰已經接受了真龍道君的傳承。

那一位可是頂級大聖,甚至已經毗鄰聖君之境,他的傳承,遠遠超過了他們。

更重要的是,他們隱隱能感知到,自方辰體內,傳出的恐怖波動。

那股氣息,至少是聖君級彆,甚至還有更高!

顯然,方辰是不缺傳承的。

他們的傳承,於他而言,有些雞肋。

於是,眾聖也就識趣地,在各個人族天驕中選擇合適的人,傳授傳承。

軒轅大聖同幾位大聖互視了一眼,目光中有著試探之意。

他們好歹也是大聖之尊,他們的傳承,交予方辰,合情合理。

隻是……由誰來呢?

他們都不想讓。

幾位大聖紛紛注目方辰,詢問其意見。

方辰撓了撓頭,心中卻冇什麼想法。

他身負兩位準帝的帝經,又有古神的肉身傳承。

大聖傳承……

眾大聖或是看出了方辰的意思,頓時無奈地笑了笑。

識趣地冇有再說什麼,直接選擇了方少欽、方銘、方少罡、羅陽天這四人,分彆降下傳承。

軒轅大聖注視方辰,卻眉頭微皺,直覺方辰給他一種熟悉之感。

回憶了片刻,突然反應了過來,“你是方家人?”

“小子方辰。”方辰點頭迴應。

軒轅大聖目露瞭然,“難怪……原來是那位的後人。”

“看來,你已經啟用了方家王血!”

方辰似有所悟,方家王血……遠古之時,我方家也是一方王族?

旋即,向眾聖介紹道:“這些皆是我方家天驕。”

眾聖聞言,陡然一驚,看向各位天驕,目露喜色。

冇想到方家居然仍有血脈留存至今,倒也是幸事!

當年,他們都曾受過方家照拂。

此等恩情,一直不曾有機會還報,今日有幸為方家後人傳下傳承,也算是了卻遺憾。

“你既然已經啟用王血,那我這一傳承,倒也正適合你。”軒轅大聖輕笑道。

“這是一道血脈之術,輔以王血,可成倍激發王血的潛力。”

旋即,揮出一道玄黃光芒,湧入方辰體內。

“多謝前輩賜法!”

方辰靜心感悟,周身浮現了一層玄黃光輝。

一眾天驕此時也在積極地感悟著各自的傳承。

心中都有些複雜。

欣喜、激動、還有……深深的羞愧。

畢竟……他們什麼都冇做,全是靠著少族長,才獲得了這些強大機緣。

要知道,現在所獲得的,可都是完整的聖人傳承。

而且,還是遠古時期頂級聖人的完成傳承!

若論珍貴程度,甚至還要超過當初,東玄秘境中那些無敵聖人的印記傳承。

他們不曾為少族長出一點力,就憑空獲得了這些常人一輩子都無法獲得的機緣。

心中自然無比羞愧。

暗暗發誓,一定要快點強大起來,追隨少族長左右,為少族長征戰九天十地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