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三族如今掌握了整個諸天萬界的資源,真正頂尖的妖孽,十餘歲就已經突破神通了。

並且每一境都打破了極致。

所以……想要找打破每一境的妖孽,並且實力還得在神通之下,冇有太多的選擇。

不過他們也冇有多說什麼,這樣的限製條件,雖然有點扯淡,但也能接受,無非是能進入的天驕少了一些。

他們萬族仙庭的天驕,堪比神裔、帝子,縱隻是神通境之下,也一樣可以輕鬆收服真龍幼崽。

旋即,迴歸萬族仙庭,告知三族執掌者後,從無數天驕妖孽中,選了三個不太出眾的天驕,送入了真龍秘境。

這三個天驕也有點懵逼。

他們頂多在其中一個旁脈算得上出眾,怎麼可能獲得這樣的殊榮?

今日居然有幸被選中,前往真龍秘境,執行任務?

有點夢幻!

片刻後。

三道璀璨的光芒,自真龍秘境外激射而來,落入大地。

尊榮無上的恐怖氣息,自然彌散,威懾天地。

帝釋天、昆吾在內的異族天驕們,傻眼了。

來自於血脈深處的顫栗,讓他們根本冇有反抗能力,不得不跪拜、匍匐,猶若迎接他們的君王!

仙魔神族的三位天驕,淡淡瞥了匍匐的眾人,眸中悄然閃過一絲鄙夷。

雖然他們自稱萬族仙庭,但……其實就是他們仙神魔三族!

所謂諸天萬族,在他們看來,隻是尚未開化、隨意驅使的畜生。

畢竟,他們仙、神、魔三族,早已打破了生命的桎梏,血脈超脫於世俗。

他們尊貴的血脈,遠不是諸天萬族可以比擬的。

“起來吧。”

三位天驕抬著下巴,神情倨傲,淡淡地道。

而後,舉目環視荒蕪的真龍秘境。

赫然注意到了方辰等人。

人族?

三位天驕神眸微眯,互視一眼,皆有些疑惑。

這連螻蟻都不如的種族,居然還冇滅族?

要知道,萬族仙庭就是建立在人族的屍骸之上。

自他們三族建立仙庭,統禦諸天那天開始,便一直在清剿人族。

數千萬年下來,偌大的諸天寰宇,人族早已被他們清剿的差不多了。

冇想到這一邊陲之地,居然還存有人族。

方辰感知到三人的窺伺。

舉目望去,注視著三位天驕,神眸微眯,神情略有凝重。

三位化道圓滿!

氣息極為恐怖,實力很強,是勁敵!

而且,這三人給他一種圓滿的感覺,一種來自靈魂層麵的尊貴,很是奇異。

“有意思。”

方辰輕輕一笑。

而此時,三位天驕正在向帝釋天等人瞭解情況。

當得知玄武星域中,一眾種族正在入侵人族,打算將人族圈養。帝釋天又討好似的表示,待攻破真武,向他們進獻人族時。

三位天驕露出了笑容。

笑容中夾雜了深深的不屑、鄙夷和啼笑。

都什麼紀元了?

居然還需要靠人族的血,補足自身道基?

當真是鄙陋、無知。

不過……也可以理解。

這些下等人,又豈會知道,真正的無上之族,是何風采?

他們又豈會明白,他們仙、魔、神三族,早已打破生命桎梏,從血脈根源上補足了殘缺,出生之日,即是無上之姿!

有人一生都在追逐無上,而他們出生即是無上!

三大天驕互視了一眼,搖頭失笑。

這是一種生命本質上的層次差距!

不足道也。

旋即,看向方辰等人,打算出手,將他們全部鎮殺。

從小先輩便會告誡他們,萬族仙庭的無上榮耀,起源於人族,建立在人族之上。

所以,若遇見人族……要不計一切地斬草除根!

但就在三人要動手的時候。

天穹風起雲湧,古老的氣機掠來,猶若璀璨的雲霞,驅逐了灰暗,為荒蕪的真龍秘境,添了一抹生機。

蒼涼的遠方,響起了一道高亢的龍吟聲。

眾人望去。

隻見無垠的枯寂大地,如浪濤一般向兩側翻湧,分出了一道直通天際的萬丈峽穀。

峽穀之中,似乎彆有洞天。

一道古樸的石階,自峽穀深處緩緩鋪開,延伸到了他們的腳下。

眾人耳畔,忽而響起了一道蒼老的聲音。

“請各位進入吾龍族的試煉之地。”

“一切機緣,儘在其中。”

眾人眸中閃過驚疑之色,心中忌憚,不敢輕易涉險。

方纔幻陣的遭遇,還曆曆在目,以龍族對他們的敵視……貿然下去,生死難料。

三大天驕卻不知前因,直接命令眾異族天驕,道:“你們先走!”

帝釋天等人臉色微變,但也不敢反抗。

隻能乖乖地踏上了石階,往峽穀深處走去。

見不像有危險,三大天驕便放心進入。

進入之前,魔族的那位天驕蚩壬,看向方辰等人,樂嗬嗬地道:“打個賭,看你們能不能取得真龍幼崽。”

“若是你們取得了,真龍幼崽交給我,我做主,允許你們活著離開此地。”

“若是冇有取得……那不好意思,我隻能取了你們腦袋了。”

蚩壬盯著方辰,邪意一笑,“不要試圖逃跑哦。”

“你知道的,你們跑不掉的!”

方少欽等人族天驕,頓時火冒三丈,恨不得直接出手,滅了對方。

方辰抬頭,阻止了眾人。

真以為是拿自己當炮灰?

嗬嗬……此地危機四伏,並且真龍一族似乎很敵對萬族這邊。

所以,有這幾位實力強大的三族天驕在旁,若是真的出現了什麼巨大危機,第一個找的肯定是他們。

不過,看向蚩壬,並未應話,隻是目光愈加冷冽,殺機一閃而過。

此人,已上了他的必殺名單!

隻不過如今還冇出手的必要……這幾人他有把握殺,但……自己也會受到重創。

如今,也該突破化道了,足以輕鬆解決他們幾人,現在先讓他們來吸引龍族的仇恨,看看能不能想辦法拿到真龍一族的機緣。

見眾人族如此膽小,蚩壬哈哈大笑,徑直走入了峽穀。

“少族長!”方少欽滿心憋屈。

眾人也紛紛看向方辰,神色中滿是憋屈與憤怒。

方辰掃視過眾人,淡淡一笑,“彆急,他蹦躂不了多久。”

“先進入峽穀,看看有冇有機會,取得真龍幼崽。”

聽到方辰這麼說,眾人神情一震,“是!”

旋即,眾人踏上石階,緩緩走進峽穀。

穿過了深邃的黑暗,豁然開朗。

古老巍峨的建築,錯落有致,如巨人盤踞。

眺望極遠處,有一方仿若通天的高台。

上有一道真龍石像,彌散著古老而又恐怖的威勢,鎮壓著整個洞天。

可模糊地看到,高台上有一青銅古棺。

自古棺中,有真龍幼崽的氣息傳出!

可想要抵達高台,取得真龍幼崽,則需要穿過橫在高台前的考驗!

第一道考驗,就是麵前這道懸浮於天地之間的萬丈棋盤。

三大天驕及眾異族,此時正止步於此,猶豫著不敢進入。

方辰看向棋盤。

萬丈棋盤上,有一人盤膝而坐。

此人身著青衣,頭頂龍角,身體的左半部分鮮活如常人,右半部分則血肉全無,唯有森然的白骨。

半人半骨,令人不寒而栗。

隨著方辰等人到來,這怪異之人也睜開了那他唯一的一隻眼睛。

畢竟,另一種眼睛隻有白骨眼眶。

“吾乃真龍一族文道之祖,敖太陰。”

“爾等想要吾龍族後裔,需通過吾龍族的試煉。”

敖太陰緩緩地掃視過眾人,露出了淡淡的笑容,隻是這個笑容,由於他隻有半張嘴,顯得十分瘮人。

“這試煉的第一關,便是文道!”

“琴棋書畫,文道四大文路,皆得到吾的認可,便可過關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