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對弈仍在繼續。

敖太陰以道意層次的棋道應對,也逐漸顯露疲態,不得已,隻能放寬自己棋道境界。

先是初入道意,再是小成道意,然後大成……圓滿……半步道域……

直至……道域!

“叮!文道天賦有所收穫,棋道參悟至道域層次。”

嗡——

厚重的棋道規則,纏繞在方辰左右,逐漸堆砌成了一方玄妙的天地棋盤!

棋盤衍化一方天地,黑白子如蒼穹繁星、大地山河。

初顯世界雛形。

“這就道域了……”

敖太陰驚得手一哆嗦,徹底傻眼了。

怔怔地盯著方辰,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。

尼瑪!

在這之前,誰要跟他說,有人可以一日道域,他絕對一巴掌拍死對方。

可,今日這樣的情況,卻活生生地出現了他的眼前。

敖太陰恍惚了。

他突然覺得自己這些年修習棋道,都修狗身上去了!

虧他還自詡文道之祖,龍族棋道第一人。

和方辰一比,算個屁啊!

敖太陰心態突然有些失衡了。

而棋道對弈,也進入了尾端。

人族大軍和龍族大軍,各占據一半棋中天地,久久廝殺,難分勝負。

棋盤上,黑白子也互有纏繞,占據了幾乎所有的位置,已無從落子。

平局。

所有人都看懵了。

平局?

這位可是龍族的文道之祖,遠古年間的文道魁首。

偌大諸天,細數文道卓絕的強者,這位也幾乎是站在了文道最巔峰的存在。

方辰居然能和這位平局?

更有甚者,不敢相信自己所見,下意識地揉了揉眼睛。

這特麼確定不是來開玩笑的?

萬族仙庭的三大天驕,互視了一眼,眼底的自信更甚了。

棋道境界高?比肩敖太陰?

越高越好!

你棋道越是超群,他們此行的把握,就越大!

此子僅僅隻有十餘歲,掌握了頂尖的棋道,實力也不弱,那麼這種情況之下,其他大道他肯定是冇有時間去修行的。

所以,後麵他們穩了!

此時,棋中天地消散。

敖太陰看著仍處於武道之境中悟道的方辰,揮手送出他的棋道傳承。

順道將自己剩下的龍雲丹,大概有個百十顆,也都送給了方辰。

反正,今日之後估計也不會有人棋道考覈了。

索性全送給方辰,能拉近一點關係是一點。

看著方辰,敖太陰滿是欣慰地一笑。

龍族複興有望。

他,亦後繼有人了!

方辰被動接受了敖太陰的棋道傳承,由於仍在處於悟道之境的緣故,更加專心感悟棋道。

棋道境界,仍在飛速地精進著。

分出一絲心神,向敖太陰頷首示意,旋即飛身出了棋盤,前往文道考覈第二關。

琴道考覈。

反正有敖太陰庇護,他們這一方的天驕也不會出事。

而他再入悟道之境,這個機會彌足珍貴,不能浪費。

索性先行一步,直接飛身進入,第一個進行琴道考覈。

琴道考覈所在,也是一方虛幻的小天地。

十裡桃花,花瓣紛飛。

一白紗女子,盤坐於玉石之上,輕撫古琴。

悠揚的琴音如山澗甘冽,沁人心脾,為人拂去心中戾氣,心神舒緩,如醉身夢境。

白紗女子看向方辰,頷首一笑,“吾為龍族琴聖。”

“琴道考覈,不難。”

“吾會彈奏一曲鳳求凰,你且靜心感悟,能複刻一成,即可過關。”

同時,琴聖又傳音安撫道:“若未複刻成功,也無妨,吾自會將你送入武道考覈處。”

方辰珍重地點了點頭,“還請琴聖賜道。”

琴聖淡淡一笑,纖纖玉指輕輕拂過琴絃。

悠揚琴音如鄉間晚霞緩緩盪漾。

“龍族的琴道考覈,竟是複刻鳳求凰?”

天塵子神眸微凝,有些凝重地道,“鳳求凰乃鳳凰一族的琴道聖曲,不僅無比珍貴,威力也極為恐怖,甚至可以比肩大聖傳承!”

“此曲據說修習難度極高,非鳳凰一族,幾乎不可能修習成功。”

“龍族居然擁有此曲,而且這位琴聖居然成功修習,不可思議!”

姬燊點了點頭,附和道:“此關難度極大!”

“吾等不曾涉獵琴道,彆說是複刻此曲一成,縱是百分之一,都極為艱難。”

“恐怕,唯有使用神通,強行模擬了!”

“隻是不知此子,能複刻多少?”

蚩壬輕蔑一笑,“複刻多少都是一樣,最後也難逃一死!”

天塵子和姬燊聞言,皆輕鬆一笑。

確實如此。

要麼此子複刻失敗,被當場擊殺,要麼……死在他們的手中。

“叮!文道天賦鬥誌昂揚,拉來了悟性天賦輔助,開始為宿主參悟琴道。”

方辰神眸閃爍,玄妙的光芒,如繁星點點。

身處悟道之境的他,冇有大道屏障,琴道瞬間入道。

靜心聆聽琴聖所彈奏的鳳求凰。

方辰快速地汲取著琴道的感悟。

片刻間,周身已然凝聚出一枚枚琴道道紋。

取來古琴,開始複刻。

一開始還隻是模仿,琴音似是而非,但很快就熟悉了起來,初顯韻味。

琴道境界也在飛速激增。

大成道則……初入道意……大成道意……

方辰感悟著鳳求凰的意境,雙手如殘影拂過古琴,悠揚的琴音,似高山流水,沁入人心。

“啾!!”

朦朧的仙蘊規則,彌散天地,似雲煙滾滾。

百鳥振翅啼鳴而至,高飛蒼穹,盤旋於天際。

隻見天穹之上,驟現一方玄妙的旋渦。

滔天的神聖威勢,滾滾激盪,衝破了時空的束縛,仿若自時間長河的彼端歸來。

一隻滿身華彩的鳳凰真靈,自旋渦中啼鳴飛出,尊榮華貴的氣息,彌散天地。

鳳凰傲然展翅,翱翔於天地之間。

天下百鳥,視鳳凰為神明,紛紛虔誠跟隨,偏偏起舞。

百鳥朝鳳,鳳為天下先!

鳳凰攜無上威勢,遨遊九天十地。

身後,百鳥追隨,舞動霄漢。

琴聖動作一滯,停了下來。

有些驚疑地看向方辰,此子居然在這短短的時間內,將鳳求凰完美地複刻了出來。

不可思議!

密切地關注著方辰的敖太陰,此時也懵逼了。

此子琴道天賦居然也這麼妖孽?

當真是全能不成?

而就在此時,方辰琴道境界,再度突破,直入道域!

方辰神眸一亮,猛然掃動琴絃,錚錚古音,如暴雨宣泄。

忽而,天穹塌陷。

一道火光劃破了灰暗的天空,照亮了整個試煉洞天。

古老的威勢,彌散而出。

無窮儘的火焰,如流星一般,劃破虛空,滔天火海籠罩天地。

身披火金神輝的神凰,從火海中孕育而生,高旋九天之上。

引頸長鳴。

仿若在迴應著真鳳的呼喚。

浩瀚無量的神威,滾滾鋪散,橫壓天地。

無數天驕、妖孽,駭然低頭,不敢直視真鳳、神凰。

萬族仙庭的三大天驕,也麵露蒼白,強悍的神魂體,住不住地顫栗。

甚至,就連琴聖和敖太陰,都臉色微變,眸中閃過驚懼之色。

鳳求凰……居然把神凰求出來了?!

琴聖眸中閃過驚疑,這是鳳求凰的終極,她畢生追求,但受製於自身乃龍族,並非鳳凰一族,導致一直未能如願,抱憾終生。

卻冇想到此子居然初次修習,就將此曲參透,修行到了這巔峰之境。

難以置信!

“敢問文祖,此子……莫非是某位鳳族不朽之尊的轉世?”琴聖傳聞問道。

敖太陰苦笑了一聲,“他乃人族天驕,同人族氣運相連,似乎還和遠古之前那位人皇有點關係。”

“又怎麼可能是鳳族轉世?”

“這……”

琴聖雙眸閃過驚色,心中更是掀起了驚濤駭浪。

“不是鳳族轉世,怎麼可能奏出鳳求凰的終極,喚出神凰?!”

敖太陰笑了笑,有些高深莫測地道:“天驕,和天驕,是有差彆的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