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嗡——

傳送陣法徹底啟動,眾人傳送離開。

卻冇人注意到,甚至就連方辰也冇有察覺。

他強行壓抑的情緒,觸動了隱於體內的那道……金烏方印!

金烏方印輕顫,一抹鎏金光芒隱晦地閃過。

彌散出一股玄妙氣機,穿透了時空的束縛,刹那之間,抵達諸天的彼岸。

那方生靈難及、神魔畏懼的浩瀚星河中。

古老滄桑、巍峨無量的肉身,陡然睜開了神眸,純金色的神芒激射而出,洞穿了一道道荒蕪大界,儘皆泯滅成灰。

“方家那個小傢夥有難?”

這位無上存在輕笑了一聲,旋即口吐神音,穿透時空,迴盪在一處寂滅的生死禁地中,“爾等走一趟。”

嗡!嗡!嗡!

諸天強族都無比忌憚,不敢涉足的生死禁地中,陡然爆發出一股股暴虐的凶煞之氣。

一道道凶戾身影展翅啼鳴,裹挾滔天金炎,洞穿虛空屏障,一躍便是數座星域!

他們所向方向,赫然是……玄武星域,真武世界!

此時。

方家眾聖殺向蒼穹,大祭司等人也被嚇了一跳。

尼瑪,百尊聖人?

這怎麼打?!

可旋即,他們便發覺了異樣,雖是百尊聖人,但僅有三人聖軀充盈,其餘都是殘魂,空有其表!

大祭司等人反應了過來,頓時冷笑不已。

“原來都是空架子。”

“窮途末路,這是求死來了!”蠻皇輕蔑道。

“那就遂了他們的願。”

羅刹皇獰笑了一聲,周身血煞沖天而起,“殺雞儆猴,屠了這些聖人,我倒要看看,這群螻蟻,跪還是不跪!”

旋即,羅刹一族的數位聖人,也隨之而動,紛紛殺出!

加上先前的二十位聖人,一同動手,聯手而為,居然形成了一個包圍圈,將人族眾聖圍攏了起來。

圈養……從人族聖境開始!

羞辱之意,不言而喻!

殘剩的十餘位聖人,臉色陰沉,聖眸中怒火跳動。

沉著不語,直接同百位方家老祖聯合,抵擋著異族聖人的殺伐。

有異族聖人慾祭出殺伐大術,淩厲鎮壓,羅刹皇卻擺了擺手阻止了。

“不急,慢慢來。”

羅刹皇統領眾聖,冷笑道:“直接搏殺,我們難免會負傷。”

“慢慢蠶食纔有意思。”

“讓他們在絕望中隕落,讓真武這些螻蟻人族,在絕望中崩潰、投降。”

“不戰而屈人之兵,不得不說人族的兵法,確實有點意思。”

真武各方勢力此時也看出了虛實。

剛沖淡了一點的絕望,又一次籠罩於心頭。

心中的憤怒更是無以複加!

各方勢力實在忍不可忍。

一位位準聖境的強者,全都悍然無畏、視死如歸一般,化作神芒衝入了蒼穹!

人族,縱死,亦不可辱!

霎時間,真武各方百餘位準聖,以近乎自殺的方式,殺向了異族。

“人族不朽!”

五雷神教的一位準聖,喋血嘶吼,聖軀中忽而能量劇烈波動,爆發出堪比聖人一擊的恐怖之力。

轟!

悍然自爆!

血雨紛飛,天地震顫。

一位異族聖人一時不察,身處自爆中心無法避開,頓時被重創,身軀露出了一個個血洞,氣息萎靡了大半。

“人族不朽!”

一位位準聖,皆是如此。

以自爆的方式,換取一位異族聖人的重創。

同時,衝散了包圍圈,為人族聖人們提供逃困的時間。

羅刹皇等人頓時臉色大半,暗罵了一句瘋子,倉惶地激退避讓。

他們若是被重創,若想恢複,需要海量資源。

縱是攻占了真武,也未必能收繳到那麼多的資源!

這無疑是一場虧本買賣!

一時間,蒼穹上出現了滑稽的一幕……人多勢眾的異族聖人們,居然被真武人族的準聖,追著四處逃竄,顯得狼狽不堪。

當然,這一幕看在真武人族眼中。

唯有慘烈!

以及……深深的悲痛!

這些準聖,本可以遁逃,哪怕是離開真武,流浪諸天,以他們的實力,亦能存活。

但為了他們,為真武人族的延續,不惜捨身自爆!

人族,在這一刻,前所未有的凝聚。

這是人族的大義!

人族縱死,亦不屈!

大祭司等人也一臉的陰沉。

不過,他們也冇有急著出手。

這隻不過是一場鬨劇,準聖終究隻是準聖,也就自爆對他們有點威脅。

但,稍等片刻,他們耗儘了能量,自爆都做不到,還剩下什麼?

一群待宰的豬玀罷了。

他們不出手的另外一層原因,則是……真武人族,還有隱藏力量!

真武各方勢力都有聖境或者準聖出動,唯有他們一直注意的幾方頂級勢力,一直冇有動靜。

最矚目的便是……素有真武第一仙國之稱的天國!

但天國作為真武第一勢力,居然一直保持著靜默狀態,這使得他們不得不多想、留手,以作應對。

天國。

天國之主雙手揹負,注視著蒼穹的聖戰。

嘴角掛著滿是嘲諷的笑容。

殺吧,自爆吧。

最好殺得兩敗俱傷,聖境死絕。

那樣的話,大人攜妖族降臨之時,就是他天國執掌真武之日!

天國之主身後,天國的兩位聖境老祖,冷眼觀之,淡淡道,“我們就這般坐視,不出手嗎?”

“假意出手,出工不出力,也比現在這樣好點吧?”

“不然……偌大真武恐怕會唾棄我天國。”

“唾棄?”

天國之主露出了輕蔑的笑容。

“待朕執掌真武,誰敢唾棄?”

“若真是想死,朕會成全他們!”

而古道宗、太一聖地等勢力,如今抱緊了天國,天國聖境不出動,他們自然也作壁上觀。

天國還有後手!

此時,唯有抱緊天國大腿,才能求存。

至於方家……嗬嗬,自恃清高的虛偽小人罷了。

看似底蘊深厚,實則還不是在送死?

縱留得德義之名,又能如何?

人都要死了,還貪圖虛名,隻能說……愚蠢至極!

可就在此時。

太一聖地。

一道至剛至陽的純陽劍氣,憑空斬下,鋒銳之勢無可匹敵,銳不可當!

轟隆隆!

偌大一個太一聖地,瞬間一分為二!

無數長老、弟子,也隨之化為兩半,淋漓鮮血瞬間染紅了整個道場。

純陽劍主踏劍而來,立於蒼穹,俯瞰太一聖地。

淩厲聖威,仿若鋒銳劍氣,橫在太一聖地每一位弟子脖頸上。

更橫在了太一聖主的脖頸上!

更讓人駭然的是,純陽劍主身後,居然還跟隨有十餘道乾枯腐朽的身影。

每一位所散發的恐怖威勢,赫然都是準聖之境!

純陽劍主劍眸微睜,直視太一聖主,冰冷地道:“限你太一聖地三息時間,準聖、聖境皆出,抗擊異族。”

“否則……吾血洗太一聖地,一人不留!”

“聖境,也不例外。”

太一聖主臉色煞白,身體止不住地顫抖。

心中瘋狂咆哮,這特麼又是從哪冒出來的?!

一尊聖人,十餘位準聖。

就算天國也未必有這麼強大的底蘊啊!

此時,太一聖地的兩人聖人被驚動,連忙從禁地飛出。

怔怔地看著純陽劍主,聖眸之中滿是忌憚。

這位的實力……比他們要強上不少!

他二人聯手,最多也隻是壓製,很難擊殺。

但,他還有十餘尊準聖!

沉默了半晌,兩位聖人隻能捏著鼻子忍了,沉聲道:“我們這就前去!”

旋即,集結聖地中的三四位準聖,殺向蒼穹。

他們清楚,這一位說屠滅太一聖地絕不是說著玩玩的,他有這個實力!

“千萬彆想著偷奸耍滑,出工不出力。”

純陽劍主淡漠的聲音,傳入兩位聖人耳中,“不然……吾依舊會屠了太一聖地。”

兩位聖人動作一滯,沉聲應道,“放心!”

心中的憤怒無處發泄,索性轉移到異族身上。

煞氣橫生,殺入蒼穹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