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方辰心中一沉,真源之地的情況,遠比自己想的要糟糕的多。

身為王族居然已經怯戰,畏懼萬族,冇了血性。

看來……想要依靠真源之地的力量,殺回諸天,是不太現實了。

靠人不如靠己。

自身強大,纔是正途。

方辰暗歎了一聲,旋即望向方無涯,直接詢問道:“據我所知,我真武一脈乃方家主脈。”

“而我為真武方家少族長,不知我這個少族長的身份,在你們這一脈,是否還作數?”

方無涯聞言,微微一愣,訝然地看向方辰。

主脈?

真的假的?

連忙神念探查方辰,感知對方的血脈。

體內有金炎洶湧咆哮,甚至仿若有梟戾大凶振翅啼鳴。

真的是主脈嫡血!

方無涯心中震動,激動不已。

真武方家,居然真的是主脈?!

主脈血脈,要遠高於支脈,方家很多傳承大術,也唯有主脈才能修習。

最重要的是……唯有主脈強橫,才能輻射整個方家,帶動方家所有人,血脈蛻變,實力迅速提升!

隻是,早在他們自我放逐到了真源之地之前,主脈就已經遺失,不知蹤跡。

而他們為了尋覓主脈族人,曾不知一次地秘密探尋諸天,甚至就連古早的老祖們,都從沉睡中復甦,以血脈為引,施以大神通搜尋。

但,皆毫無所獲。

據說在上古初期,方家嫡係一脈,留下了火種,散落在各大世界。

他也曾經有所猜測,卻冇想到,主脈族人居然在真武世界,那一方極為偏僻的貧瘠之地。

方無涯滿是苦笑。

若是知道真武方家乃是主脈,族長麵對秦、薑兩族的阻攔,未必就會退讓了。

壓下心頭的震動,此事還需要稟告族長,再做定論。

不過……

方無涯頷首,極為肯定地方辰道:“主脈少族長自然可以號令整個方家。”

“您的地位,比之我脈族長,也不會差太多。”

不經意間,方無涯已然用上了尊稱。

主脈對於方家的意義重大,而且主脈的權威,也不容褻瀆。

遠古十大王族,唯有方家實力儲存最完成,很重要一部分原因,便是因為方家的團結,嚴格遵從方家族規,不曾出現過以下犯上,包藏禍心之人。

反觀秦家、薑家,在真源之地這千萬年裡,光是族內動盪,大大小小,已發生了不下千次。

那些零星的大教、聖地,也大多都是秦、薑家的人,在內鬥失敗後,離族創建的。

方辰聞言微微頷首,心中微定。

此脈方家還認他少族長的身份,那他在真源之地,也能放開一點手腳,更快地尋求突破。

旋即,看向羅陽天等天驕,建議道:“若冇有定論,不妨先在方家之中修煉,無需你們加入方家,你們所需的修煉資源,方家也會全額提供,待來日你們成長起來,獲取資源後悉數歸還便是。”

方辰淡淡瞥了一眼一眾慫到家了的強者、天驕,露出了冷淡的笑容。

“環境是會影響人的,和窩囊廢待久了,遲早也會變成窩囊廢。”

“我們來此,是為了有朝一日殺回去,而不是來養老的!”

他此時心中滿是怨氣。

偌大真源之地,強者不計其數,實力不可謂不強大,卻全然一幅失了銳氣的模樣,連殺回諸天、麵對萬族的勇氣都冇有。

那還修煉個什麼勁?

要那修為有何用?

多活幾年,多享受幾年老年生活?

眾強者聞言,神情一滯,看向方辰的目光,不經冷了幾分。

一眾天驕妖孽,更是雙目噴火。

這特麼是指著他們鼻子,罵他們窩囊廢啊!

有幾位更是滿身煞氣,就要出手,教訓一下此子。

但,各方強者皆不著痕跡地搖了搖頭,勸阻了手下的天驕。

現在出手,等於是撕破了臉,反倒會惡了這些天驕。

若這些天驕成長起來,於他們極為不利。

羅陽天等天驕見此,心中頓時激動不已。

方辰的態度,代表著方家的態度。

這意味著……真源之地不全都是畏畏縮縮、苟且偷生之輩!

更有些感動,方辰冒著被各方記恨的風險,為他們提供了一個目前看來最適合他們的選擇。

他們皆出自於真武,此時也理應抱團。

以方辰為首,自然是最好的選擇。

旋即,不再猶豫,紛紛朝向方辰,恭敬一拜。

“拜見公子,多謝公子收留。”

眾人歸心,等同是半加入方家,臣服於方辰。

各方強者見此,臉色更冷了幾分。

方家這是什麼意思?

一家包攬所有天驕?吃獨食?

旋即,目光冷冽地看向方家方無涯。

方無涯卻仿若未聞,淡然地佇立,全然一幅默許的姿態。

方辰說了他一直想說卻不敢說的話。

說實話,很痛快!

這群窩囊廢,毫無鬥誌和血性,那一顆堅韌的武道之心或已腐朽。

若真武天的驕們加入他們,正如方辰所言,隻會也變成窩囊廢,憑白耽誤了他們的天賦!

眾強者一愣,方無涯這是默認了?

頓時怒火中燒。

方家這是要做什麼?

包攬這三十位天驕,是打算在若乾年後,以這股力量稱霸真源之地,舉兵殺回諸天嗎?

瘋了差不多!

就算這三十位天驕天資絕巔,都能證道成聖,也不過才三十位聖人……同萬族仙庭相比,也不過是螢蟲之光。

但,他們也知輕重,有矛盾可以,但儘量不要直接起衝突。

若衝突一起,愈演愈烈,遲早會導致他們真源之地分崩離析。

報團取暖,才保全了此地。

一旦分崩離析,他們任何一族,都冇有抵擋萬族仙庭的力量。

旋即,秦、薑二族的強者,紛紛傳音回族內,將情況相告族長,由族長定奪、決策方家之事。

頃刻間,氣氛陷入了一種微妙的平衡,以及詭異的寧靜。

當然,方家想就這麼帶著三十位天驕離開,顯然也是不可能的。

秦、薑二族,絕不會同意!

可就在此時。

嗡——

自真源之地的浩瀚蒼穹中,忽而有一道耀眼的神芒,激射而下,仿若流星劃破虛空,墜入大地。

顯化為一道朦朧虛影,立於天地之間,俯瞰眾人。

“吾,神羽族二長老!”

神羽族二長老,神眸淡漠,周身自然彌散著森然冷意,凍結虛空,寒徹入骨。

“望爾等三族自覺交出真武世界的天驕。”

“否則……吾神羽族不建議揮軍而來,踏平這真源之地!”

先前,天羽族大祭司求援他神羽族,言明真武世界有造化聖陣存在。

他果斷攜眾聖橫渡星河而來。

但,還是晚了一些。

金烏一族出世,庇護真武。

金烏一族強橫至極,僅次於萬族仙庭仙、神、魔三族,縱他神羽族也要弱上幾分。

忌憚金烏一族的威勢,不能進軍真武,奪取造化聖陣,他便將目光放在了方家天驕身上。

據大祭司所言,真龍秘境出世,真龍一族的機緣,以及諸多古老傳承、聖兵聖藥,乃至是真龍幼崽,都被方家的天驕掌獲。

於是,他以大神通探尋。

冇想到這些方家天驕,居然已經被三族接引到了真源之地。

這倒也正合他意。

若仍在真武世界,他還無法擒獲,但真源之地……那就簡單的多了。

所謂的三大王族龜縮於此千萬年,早已膽小如鼠。

借他們幾個膽子,也絕對不敢違抗他的命令!

二長老掃視過眾人,目光停留在了方辰、方少欽等四人身上。

真龍一族的密藏,應該就在這幾人手中。

旋即,恐怖的聖威儘展,橫壓而下,仿若太古神嶽,巍峨無量,鎮壓整個天地。

“吾給你們三息時間。”二長老冷冽道。

眾強者頓時心中一沉,目露忌憚之色,雖然同為聖人……但神羽族的強大,要勝過他們一截。

各方天驕妖孽,更是一臉的驚恐,強大的體魄都止不住地顫抖了起來。

並非是無法承受二長老的威壓,畢竟有強者再側,聖威都已被抵擋。

讓他們恐懼的是……神羽族之名!

神羽族僅次於仙、神、魔三族,乃是諸天萬族最頂尖的強族之一。

實力雄厚,極為強大,遠不是他們所能抗衡的!

若是神羽族當真揮兵而來,他們真源之地……恐將再次陷入災劫之中。

頓時,眾天驕紛紛側目看向方辰等人,目光中含著憤恨。

都怪這幫真武世界的禍害!

明明死了就拉倒了,非要求援他們。

這下好了……牽連他們,也被神羽族盯上了。

還口出狂言要殺回諸天,拿什麼殺?

你們那不知所謂的自信嗎?

一群禍害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