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大道規則彙入方家,天地之間的法則、規則在以肉眼可見的程度,飛速提升。

改造著天地環境,無數大道若隱若現,似有玄奧道音,在眾人耳畔吟唱。

仿若古之聖賢,高坐道庭,講道眾生。

諸天至理,寰宇奧秘,儘在其中。

方家眾人頓時如癡如醉,仿若沉浸在大道的海洋,如饑似渴地汲取著大道規則。

更有不少陷入瓶頸的族人,這一刻仿若醍醐灌頂,原地突破,邁入更高之境。

族長方正一怔怔地看著這一幕,一時間震驚地合不攏嘴。

接引大道星辰,灌輸大道規則?

這是什麼驚世的神通?

這可是真源之地的大道,豈是人力可以驅使?

彆說神通境了,就算是他,大聖之尊,也根本不敢擅自觸及大道,若是被真源之地的冥冥意誌所察覺,分分鐘就會將他懲殺。

甚至,就算是老祖,最多也隻是暗中牽引大道星辰,汲取大道規則。

也絕不敢像方辰這般……肆意而為。

直接牽引大道星辰顯世,如天河傾覆一般,宣泄大道規則。

“究竟是此子太過變態,還是主脈之人……都這麼狂野?”方正一不禁心生疑惑。

但此時,維持著雷火大道的方辰,卻覺得僅是灌輸大道規則,有點不夠。

就這點大道規則,最多也隻是讓一些族人突破罷了。

並不能讓他們的實力全方位地提升。

“或許……可以嘗試一些新的。”方辰呢喃道。

旋即,喚出無敵魔神,“那道魔神魔瞳你掌握的怎麼樣了?”

“回小主人,我已完全掌控魔瞳,並且以魔瞳為基,為自己重塑了魔軀,如今已恢複到了神通境。”無敵魔神有些嘚瑟。

“小主人估計已經被我嚇了一跳吧?”

無敵魔神心中暗美道。

不過數月功夫,從無到有,躋身神通境。

即便他是重修,即使他有魔神魔瞳這等神物相助,這也是極為傲人的成績。

在他馳騁的那個時代,這份進階速度,無人可及。

甚至,無敵魔神自信,就算是放眼古今,也可以比肩那些名震諸天的神裔、帝子!

“我如今神通之境,再加上我前世的傳承底蘊,現在一定是小主人身邊,實力最強大的一個。”

“小主人今後若是遇到困難,肯定要仰仗我。”

“哈哈哈,我的地位,絕對遠超其他人。”無敵魔神頓時浮想聯翩。

見一臉無敵魔神一臉淫笑,方辰嘴角一抽,冇好氣地道:“吞噬了遠古魔神的魔瞳,才神通境?”

“這麼長時間了,你都在乾什麼?睡覺嗎?”

無敵魔神頓時神情一滯,心中有點不爽。

什麼叫才神通境?

如今末法時代,天地殘缺,根本無法證道成聖,能登臨的最高境,不過就是尊者境。

而我已經神通境,距離尊者境,也不遠了好吧?!

小主人什麼都好,就是有點好高騖遠。

居然看不上我神通境?

無敵魔神現在有點飄,他現在手癢癢,想讓小主人瞧瞧,他眼中的神通境,究竟擁有著多麼恐怖的魔威!

霎時間,滔天魔煞洶湧而起,裹挾著一抹妖冶的血芒,閃耀天地。

直直地看向方辰,無敵魔神正色道,“小主人,你或許不清楚神通境的……”

話還冇說完,無敵魔神突然眼睛一凸,驚呼道:“神通境?!”

“你怎麼神通境了?!”

方辰或是看出了無敵魔神的意圖,饒有興趣一笑,“怎麼?神通境很難嗎?”

無敵魔神頓時嘴角抽搐,不難嗎?

他吞噬了遠古魔神的魔瞳,再加上前世的經驗和魔道傳承,才堪堪登臨神通境。

要知道……他特麼也是舉世無雙的妖孽啊!

“我記得,我閉關之前,小主人不纔剛突破的入玄境嗎?”

“這纔多長時間?兩個月,還是三個月?居然直接神通境了?”

無敵魔神有些茫然,現在修煉這麼簡單了嗎?

不應該吧……真武世界不是還處於末法時代、天地規則殘缺嗎?

修煉應該更艱難纔是啊?

等等……

無敵魔神忽而發覺這方天地,好似不太一樣。

天地規則居然是完整的?

這裡不是真武世界?

而且……好濃鬱的大道規則!

下意識地環視了一眼天地,然後目光落在了方辰身上。

頓時愣住了。

接引大道星辰,用大道規則灌輸天地?!

這特麼也太奢侈了吧?!

無敵魔蛇驚了。

誰能告訴我,我閉關這段時間,小主人又折騰了啥?

我怎麼有種和世界脫軌了的感覺?

接引大道星辰,灌輸大道規則……這特麼是神通境能做到的事?

就算是他當年馳騁玄武,屠聖鑄魔軀的巔峰之時,也特麼不敢這麼開玩笑啊。

分分鐘,會死人的好吧!

無敵魔神頓時心中一緊,小主人進步的實在太快了,自己若是再不出點力,恐怕就要掉隊了啊!

旋即,無敵魔神換上了諂媚的笑容,“小主人,有事您吩咐。”

方辰莞爾一笑,“你現在實力如何?”

“除卻小主人,神通境內,我皆可無敵!”無敵魔神自通道。

方辰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,旋即手指東方一處神山,淡淡道:“你以魔瞳於此構設魔道殺場,供天驕曆練。”

無敵魔神頓時一喜,連忙點頭,極為自信地打保票道:“你就看好吧!”

他現在高興的不得了,小主人能派任務給他,說明還很看重他。

他還有機會成為少族長征戰諸天的戰將!

而且,小主人的任務也的確簡單。

他有魔道傳承,又執掌遠古魔神的魔瞳,隻是構設一個供天驕試煉的戰場,易如反掌。

旋即,無敵魔神飛出,立於方辰所指定的神山上。

魔軀陡然暴漲萬倍,頂天立地,巍峨無量,暴戾的魔威,席捲八方。

憑空取出魔瞳,激射出無量魔道規則,侵入神山,滿是毀滅氣息的魔光,仿若大日,普照天地。

魔氣如潮水一般宣泄而出,瞬間覆蓋整個神山。

暴虐的魔煞,宛若汪洋,洶湧激盪。

無數凶戾的大凶魔物,衍化而出,於神山之中橫行。

而無敵魔神則高坐於神山中央,仿若太古魔神一般,淡漠地俯瞰整座神山。

方家眾人陡然驚起,有些驚疑地盯著這道魔山。

什麼情況?

魔族……攻來了?

四王頓時嚴陣以待,神色緊張。

魔族的強大,深入人心,若是真的是魔族攻來……

方正一心中也下意識地一緊,可旋即,明白了過來,這是方辰為族中天驕設下的試煉之地。

可,當他注目於高坐魔山之上的無敵魔神,頓時一臉驚容。

好純正、古老的魔道氣息!

比之萬族仙庭的魔族,還要正宗!

甚至,他麵對這位魔神,隱隱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。

要知道,他可是大聖,而對方……不過才神通境!

“他身上有聖人命數纏繞……而且還不止一縷……”

方正一懵了,這位屠過聖!

還隻是神通境!

“魔神轉世嗎?而且還是屠過聖的魔神……”

方正一驚了,方辰居然還有這樣的手下?!

魔神桀驁暴虐,無所畏懼,甚至瘋魔到連諸天大道都不服。

方辰是怎麼將他收服的?

“用屠過聖的魔神,試煉天驕……”

方正一嘴角一抽,方家巔峰之時,估計都不敢這麼乾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