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金烏一族的強大,他多少有點瞭解,尤其是那位……金烏大帝!

他曾巡遊諸天,有幸遠遠見過那位存在一眼。

一位至高不朽的大帝之尊,哪怕是在沉睡,僅是氣息,亦可橫壓一方星域,呼吸之間,泯滅萬千星辰。

彼時,他乃是聖君,但麵對那位,亦生不出半點反抗。

一旦那位不朽存在甦醒,哪怕金烏一族已經避世千萬年之久,再度出世,亦是諸天中最頂尖的種族,比之萬族仙庭,也不逞多讓。

而讓始祖心有擔憂的是,從古至今,方家和金烏一族,都冇有什麼交情可言。

以金烏一族的桀驁,不太可能專門登門造訪。

如今前來,其目的,值得懷疑。

畢竟,僅以他們這一脈的實力,已遠遠不及遠古時期,比之金烏一族,更是差了太多。

若是金烏一族心藏禍心,方家恐難抵擋。

“祭道,你去招待一下遠道而來的貴客。”始祖沉思片刻,吩咐道。

他現在不宜出麵,以防被對方看出虛實。

一位不露麵的聖君,比之聖君殘魂,自然更有威懾力。

況且,金烏一族態度不明,還需要觀察一二。

“是!”

九代祖心中一凜,躬身一拜,轉身出了祖地,走出方家神山,迎接金烏一族來人。

很快,一道璀璨的金芒,劃破了虛空而至。

金炎仿若流水融化,幻作一道身著金袍的魁梧男子。

拱手行以道禮,謙和一笑,“金烏一族烏齊天,不請自來,還望方家莫怪。”

九代祖一愣,這麼有禮貌的嗎?

不是說,金烏一族脾氣暴虐,行為乖張,肆無忌憚嗎?

據說,遠古巔峰之時,橫行霸道,甚至號稱以龍為食、以鳳為侍。

看誰不順眼,就直接祭出金烏真火,直接焚滅一族。

彼時,就算是神魔見到金烏,都要繞著走,唯恐自己不討喜,惹得這群變態的瘋子不爽,然後就被瘋狂打殺。

可今日,這是怎麼回事?

居然對他行禮?

這還是那個稱霸諸天、桀驁凶戾的金烏一族嗎?

要知道,自己當初雖然強大,但在金烏一族中,根本不夠看。

九代祖心中頓時直犯嘀咕。

事出反常必有妖。

得加倍小心、謹慎。

始祖遠遠地關注著,此時被烏齊天這一拜,也整的心神緊繃。

誰特麼見過金烏一族對人行道禮的?

這幫瘋子,什麼時候有過禮貌?

彆說是九代祖這樣剛復甦的聖人,就算是麵對聖君,他要是看不順眼,都特麼敢上去咬一口!

“設下幻陣,全部隱藏!”

始祖立即下令道,“千萬彆讓烏齊天看出虛實。”

“事出反常必有妖,金烏一族要是為了造化聖陣亦或者始祖來的……那可就出事,如今我方家還得隱藏。”

“是!”

眾老祖連忙分落於方家神山各方,同時出力,喚起遮天幻陣,將方家一切神異都遮蔽了起來。

銀龍聖樹得知情況,也隨之搖曳枝葉。

氤氳規則仿若雲霞一般,彌散開來,將方家神山整個遮掩,朦朧一片,縱是始祖一時間居然也都看不真切。

這位金烏族的烏齊天,以他大聖之境,自然也不可能看的出虛實。

“如此甚好。”始祖頷首一笑。

旋即,不再理會,轉身進入密室,開始推衍、籌建復甦法陣。

隻要復甦法陣鑄造成功,助方家眾老祖全部復甦。

縱是金烏一族真的心存惡念,他們方家也無懼之!

“烏道友,請!”

九代祖雖心中警惕,但還是裝作熱情地邀請烏齊天進入方家。

“多謝。”烏齊天誠惶誠恐,舉止十分拘謹。

這一幕看在九代祖眼中,又是一陣懵逼。

什麼鬼?

這真是金烏族的大聖?

而烏齊天此時心中也在嘀咕,方家看起來好像也冇什麼特殊的啊?

這位方家老祖,雖活出了第二世,但第一世也不過隻是聖人境罷了。

這樣的家族,當真能走出一位不朽存在?

尤其還是身在真武這麼貧瘠之地。

始祖曾有言,讓他們謹慎對待方家。

方家他雖不懼之,但儘量也不要招惹為好。

因為……方家此世或會走出一位了不得的人物,同始祖相較,也絕對不弱。

始祖話裡話外的意思,分明就是,真武世界的方家,這一世將會走出一位大帝之尊!

這由不得烏齊天不謹慎對待。

他們金烏一族,雖桀驁凶戾、橫行霸道,但不是冇有腦子。

未來的不朽之族,自然要謹慎對待,儘可能交好。

這也是為何,他在警告過異族之後,去而複返的原因。

如今大世已至,多一個朋友,總好過多一個敵人。

更何況,方家中未來或有比肩始祖的存在。

而後,九代祖和烏齊天,寒暄著進入了方家神山。

一片朦朧,看不真切,但……依稀之間,滿目蒼夷與貧瘠。

雖然也有聖地之象,可見有些法則紛飛。

但,不多。

“這是……?”

烏齊天一愣,這是方家?

這樣貧瘠之地,能走出不朽?

拜托,就算真武世界殘缺,仍是末法時代,但方家好歹也是真武世界的霸主吧?

這麼貧瘠?

九代祖略有憂傷地搖了搖頭,“才經曆過一場大戰,我方家受挫嚴重,此時自然百廢待興。”

“讓烏道友看笑話了。”

金烏一族來意不明,自然不能坦誠以待。

更何況金烏一族自遠古便是雄踞一方的絕對霸主,如今雖已避世千萬年,但凶威依舊絲毫不減。

麵對這樣的存在,還是留點心眼為好。

能搪塞過去,最好。

待始祖復甦法陣開啟,曆代老祖迴歸,那時候自然無懼對方。

但現在,還不行。

烏齊天怔怔看了一眼九代祖,嘴角忍不住一抽。

我信你個鬼!

方家他又不是不瞭解。

遠古十大王族之一,巔峰之時雖不及他金烏一族,但也絕對弱不了多少。

如今雖隻是一脈,但畢竟是王族後裔,底蘊絕對不僅如此。

更何況……他隱隱能感知到一股淡淡的聖君威勢。

方家,還有聖君坐鎮!

“人族,還是這麼苟。”

烏齊天心中忍不住吐槽道。

猶記遠古初期,彼時他金烏一族尚未避世,那時仙神魔三族欲啜動他們一族出手,對付人族十大王族。

但,始祖嚴詞拒絕。

他們對此很是困惑不解,不明白始祖為何要拒絕。

畢竟,十大王族再強,也不可能抵得過他金烏一族和仙神魔三族的力量。

可待仙神魔三族舉兵征伐十大王族之後,他們才明白,他們實在太天真了。

麵對三族三位準帝圍攻,十大王族一方走出一位準帝!

若不是仙神魔的三位準帝跑得快,估計就當場隕落了。

烏齊天盯著九代祖,一幅“我懂”的眼神。

不就是藏拙嘛!

此舉不是不可以理解。

畢竟,族中有一位能成就不朽之尊的後輩,藏拙苟發育,保護他順利成長起來。

這樣的選擇無疑是明智的。

但,九代祖卻是一臉懵逼。

烏齊天這眼神是什麼意思?

我怎麼看不懂……

旋即,心中更加謹慎小心,這烏齊天……有問題!

“隻是……”

烏齊天此時心中也有些疑惑,若僅是少年大帝,也未必能百分百證道稱帝吧?

畢竟,古往今來有少年大帝之名的天驕,冇有三千也有五百了。

但踏足不朽帝位,敗儘諸天妖孽,登臨帝位的,屈指可數。

“為何始祖會那般篤定,方家未來會走出一位不弱於他的存在?”

烏齊天心有疑惑。

不過,這不妨礙他麵對九代祖,更加謙遜,把姿態放的更低。

就這樣,九代祖和烏齊天,各懷心思地寒暄、論道。

居然,很是歡快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