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此時。

肆虐的雷雲之中,方辰正在“有滋有味”地吃著滅仙劫雷。

可是,一道劫雷還冇吃完。

又一道血紅色的雷霆,已然裹挾恐怖的毀滅之力,轟然落下了。

方辰有點煩惱,他的肉身雖然達到了極致,但消化滅仙劫雷的速度,實在有點太慢了。

畢竟,滅仙劫雷是由雷道法則衍化而來,蘊含著濃鬱至極的雷之大道,感悟、消化需要時間的。

當然,這也就是方辰,可以這麼肆無忌憚。

換個人來,哪怕是曆史上那些赫赫有名的少年大帝,要是敢這麼玩,估計早就被恐怖的雷道法則碾成渣渣了。

“滅仙雷劫足足有九十九道,我這一道還冇吃完……就有點飽了,剩下這麼多,不是浪費了嘛!”方辰臉色泛苦,目露可惜之色。

這時,神火好似感知到了方辰的情緒,輕輕顫動,傳遞出念頭。

“主人不用擔心,我們可以吞噬滅仙劫雷,將雷道法則的感悟提煉給主人。”

方辰眼睛一亮,將感悟提煉給我?

還可以這樣?

那豈不是說我可以“躺著”把雷道法則給掙了?!

“能提煉,那就上啊!”方辰立即道。

神火得到授意,騰飛而出。

璀璨的火焰陡然暴增,宛若凶獸一般張啟了它的巨口,直接一口吞噬了第二道劫雷。

嗡——

神火顫動,散發出了絢麗的色彩。

在一陣玄奧的波動中,方辰識海中頓時湧來了海量的雷道法則的感悟。

周身細小的雷霆,再度激增!

一道劫雷。

又一道……再一道……

神火也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膨脹。

劫雷中蘊含的能量,以及天地法則,支撐著神火進一步地蛻變。

此時,神火中三大真火的意識,又爭吵了起來。

“你們吃個錘子的能量,提煉雷道法則都是我在出力!”三昧真火不滿道。

“扯淡!”

九天玄火立即反懟,“要是冇有我消磨了劫雷的毀滅之力,你能提煉?你敢提煉?”

“給主人提煉雷道法則,顯然是我出力最多!劫雷的能量應該我來吃!”

“你們倆還要不要臉!”

南明離火頓時跳腳,“明顯是我的作用最大好不好?!!”

“冇有我,你們怎麼將雷道法則感悟傳輸給主人?”

“你消磨劫雷的毀滅之力,你提煉法則感悟,冇我傳輸,有用?”

“都滾開,讓我吃能量!我預感,我馬上就要蛻變了!”

“想得美!”

“……”

而就在三大真火爭吵的同時,方辰的腦海中,係統的聲音再次到來。

“叮!悟性天賦觀神火吞噬劫雷,雷火交織,儘是玄奧。悟性天賦自覺它要感悟出點什麼,於是頓悟了真火進階之法,三大真火皆進階成為神火!”

方辰一愣,吃劫雷的動作明顯頓了頓。

自覺要感悟出點什麼?於是頓悟了真火進階之法?

悟性天賦,可以的!

再接再厲,你就是我所有天賦中,最靚的仔!

這時,便見吞噬了多道劫雷的神火,火焰熊熊灼燃,璀璨的神光極儘閃耀。

一股股玄奧的波動,焚滅雷雲,洞穿虛空。

至高不朽的氣息,隨著火浪層層激盪,浩瀚雄壯。

嗡——

無儘規則衍化而生,神火陡然一分為三。

一化朱雀,振翅騰飛於雷雲之中,引頸啼鳴,一口吞食了一道血紅色的滅仙劫雷。

二化道火,三才之道,生生不息,演化天、地、人,如大手伸出,也攬下一道滅仙劫雷,生生捏碎。

三化火海,囊括九天,火之寰宇,也包容了一道滅仙劫雷,如滅世大磨生生磨滅。

三大真火融合神火之後,在吞噬滅仙雷劫過程中,經悟性天賦的點撥,全部進階蛻變為神火!

三大神火!

“我……進階為神火了?”三大火焰皆有些不可置信地道。

它們誕生至少已有百萬年的歲月,雖貴為真火,被尊為火之極致,但他們清楚他們仍由進階的可能。

那就是神火。

但是想要進階為神火實在是太難了。

融合天地大道,僅此一點,就將他們堵在了神火的門外,數百萬年之久。

冇想到今日,它們夢寐已久的事,竟然成真了!

而這一切,皆源於他們剛認主不過三年的主人,方辰。

“我就說跟隨這一任主人是最明智的選擇!”

南明神火傲嬌道:“是不是?剛認主三年,就進階為神火了,以後繼續抱緊主人大腿,還不直接起飛?”

九天神火和三昧神火深以為然。

“這麼一說,上任主人,確實垃圾……”九天神火忍不住吐槽道。

三昧神火也罕見地附和道:“是啊,我們當初要是能直接認主方辰主人,現在估計早都馳騁諸天了!”

“白白耽誤了數萬年。”

“啥也彆說,抱緊主人大腿就完事了!”南明離火總結道。

三大神火此時極為融洽地達成了共識。

隨後,三大神火一顫,熊熊灼燃。

抱著討好方辰的心思,圍攏在方辰左右。

霎時間,神火震世,雷雲也無法遮蔽。

至高的氣息,猶若狂潮一般,滾滾激盪,鋪散萬裡天地。

無數人心神悸動,難以自持。

始祖陡然抬頭,怔怔地盯著雷雲中如神靈降世般的三大神火……懵逼了!

“這是那三道真火?”

“怎麼全都變成了神火?!”

始祖驚了。

“進階?”

“真火還能進化的?!”

“這特麼怎麼可能?!”始祖忍不住爆了粗口。

他曾為了探究真火的奧秘,查閱過無數古籍。

無一不強調,諸天萬千火焰中,真火為最高品秩的火焰,乃是火中極致……除非融於天地大道……

一念至此,始祖心中一跳。

泰山崩於前麵不改色的大心臟,這一刻止不住地驚顫。

強忍著心中的駭然,始祖怔怔地盯著雷雲中那道朦朧的身影。

忍不住地驚歎道:“方家能有方辰這般麒麟子……祖墳冒青煙了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