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天神書院?!”

無數人頓時失聲驚呼,滿目不可置信。

這流傳於人族傳說中的神蹟,為何會出現在真源之地?

據說,這是遠古之前,人皇收集諸天密藏,舉仙庭之力打造而成,用以培育人族天驕。

傳聞彼時的人皇,曾遊走諸天,親手“勸導”那個時代所有的不朽存在,在此留下他們的傳承。

並親自賜名“天神”。

可未曾等到天神書院開啟,人皇及眾位人王,便離奇消失。

這神蹟一般的天神書院,也隨之下落不明。

直到遠古初期,萬族崛起,反噬人族。

彼時人族有感萬族之危,曾有數位大賢,踏遍諸天,想要尋得天神書院,以其中至寶、傳承,再造人王、人皇。

但全都未能如願。

以致於大賢們都認定,天神書院應該在人皇身上,隨著人皇一起消失了。

卻冇想到今日,天神學院竟在真源之地出現了。

頓時,人族眾聖無不驚喜萬分。

天神學院乃是人皇所造,擁有不朽傳承,他們若是能取得一二,不愁不能登臨更高之境。

麵對萬族……自然也可以有些底氣。

秦、薑族聖人一念至此,皆下意識地側目看向各自老祖。

心中有些驚疑,這未免也太巧了吧?

老祖這邊剛一改往日態度,毫不相讓,甚至直接手撕神羽族長老,那邊天神書院就出世了。

若說兩者不存在著聯絡,打死他們也不相信。

難道說……老祖們早已預見天神書院會出世,心裡有了底氣,所以才毫不畏懼地同神羽族開戰?

要是這樣的話,那就說得通了。

頓時,眾聖的神情又變了。

惶恐頓消,心中輕鬆了不少。

而秦、薑二族老祖此時,其實也一樣懵逼、驚愕。

萬萬冇想到,傳說中的天神書院,居然在他們真源之地?

可是,他們在真源之地待了千萬年之久,從未察覺有天神書院的痕跡,也未曾見天神書院出世,怎麼會在今日,突然就出世了?

兩位老祖互視了一眼,皆能看到對方眸中的疑惑。

“難道……和那位少年大帝有關?”薑家老祖忍不住猜測道。

他回憶這千萬年光景,如今的真源之地唯一的改變,可能就是那位少年大帝蒞臨。

秦家老祖頓時露出了笑容,“定是如此。”

“那位承載有人族氣運,有人王之姿,偌大真源之地,也唯有他有資格引動天神書院,讓其出世。”

薑家老祖認同地點了點頭,也露出了喜悅的笑容。

本來他們還在擔憂,以他們兩族之力,恐難為其護道,追隨其左右,助其成就人王,殺回諸天。

但如今……天神書院出世,其中傳承、造化無數,定能極大程度上提升他們各族實力,自然也有了追隨對方的資格。

待來日,人族崛起,少年大帝成就人王之尊,統禦諸天人族。

他們真源之地,便是人王最親密的扈從。

若有朝一日,人王能平定萬族,重掌諸天。

那他們秦、薑二族,定然也可以重現遠古風采,乃至更甚先前,登臨更高。

“天神書院茲事體大,或許萬族已經隱約得知天神書院出世,但絕不能讓他們探明虛實!”

兩位老祖互視了一眼,有了定論,旋即看向異族殘剩的幾尊聖人,眸中寒芒掠過。

森然喝道:“清肅異族,一個不留!”

兩大王族的聖人,也知天神書院關係重大。

殺心洶湧而起。

凜然殺機,前所未見。

“殺!”

秦、薑二族四十餘位聖人,毫不猶豫地祭出最強殺伐大術,殺向神羽族眾聖。

先前是為了自保,現在是為了複興。

他們的動力……前所未有地強盛!

而神羽族眾聖,反倒冇了先前向死而生的魄力。

甚至,滿麵駭然,心中滿是恐懼。

人族神蹟天神書院出世,顯而易見,人族將因此崛起。

人族一旦複興,舉兵殺回諸天,他們神羽族首當其衝,勢必遭殃!

必須將訊息傳遞迴去!

但是,人數的絕對差距,使得他們隻是傳回了天神書院四個字,已然飲恨秦、薑二族聖人手中。

大戰來得快,去的也快。

天空中飄起了血雨,璀璨的聖血,散落真源大地。

諸天的中央,神羽族所在。

“放肆!!”

神羽族族長勃然大怒。

森然怒火,仿若雷霆,籠罩整個神羽大界。

淩厲的煞氣,習慣八方,覆壓一方天地,令無數神羽族人匍匐在地、瑟瑟發抖。

恢宏大殿中。

神羽族族長高坐神座之上,滿目怒火,盛怒不已。

大長老立於一側,臉色也陰沉地好似都可以擰出來水。

“我看他們是活膩了!”

“居然膽敢對我神羽族出手!”神羽族族長森然低吼。

“告知族人,舉族備軍,十日之後,隨我兵伐真源之地!”

“我要那幫人族,付出血的代價!”

大長老聞言,臉色微變,猶豫了一下,還是出言相勸,“族長……稍安勿躁。”

“那三方王族向來軟弱,龜縮真源之地已經千萬年之久,如今態度突然這般強硬,一言不合打殺了二長老等人,實屬蹊蹺。”

“真源之地定然是發生了什麼我們不知道的變化。”

“能有什麼變化?”神羽族族長冷然一笑,“顯然是那三方王族得到了真龍密藏,自覺實力大增,有同我神羽族爭鋒的底氣了!”

“一群不知所謂的螻蟻。”

“真龍密藏在他們手中,當真是暴殄天物!”

說著,神羽族族長神眸中隱晦地閃過了一道光芒,心中很是火熱。

若是他能取得真龍密藏,修習了真龍寶術,亦或將那真龍幼崽吞噬,定然可以粉碎大道桎梏,登臨聖君之境!

大長老驚疑未語,他心有不安,仍覺得並非真龍密藏那麼簡單。

真龍密藏雖蘊含真龍一族的底蘊,但將底蘊化為實力,是需要時間的。

三方王族隻是失了銳氣,不是冇了腦子。

他們不會不清楚,現在反抗他們的代價是什麼。

這無疑是以卵擊石,自取滅亡。

可是……他們還是這麼做了。

像是一群不要命的瘋子。

他們這麼做,到底意義何在?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