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而就在此時。

方辰卻從方家大道神山中走出,揹負雙手,一步步踏上雲端,行至眾人前,看了一眼神威無量的天神書院,眸中閃過精光。

旋即,看向三位老祖,淡淡道:“讓我來吧。”

天神書院出世的動靜那麼大,他自然也被驚動。

隻是老祖不曾召集他,他自然也不好擅自前來。

但,如今真源之地頂尖的天驕妖孽,已然全部失敗。

而天神書院就擺在眼前,諸天密藏就在其中,唾手可得之物,若不取之,豈不可惜?

三位老祖微微一愣。

隨後,秦、薑老祖眸中一亮,露出了笑容。

而方家老祖卻眉頭微皺,想要出言阻止。

方辰或是察覺老祖的想法,微不可查地對其搖了搖頭,態度十分堅決。

“嗬!譜倒是擺的很足。”

“不知道的,還以為你已經通過考覈了呢!”

“也不看看天神書院的考覈是什麼,就一幅自信十足的模樣。”

“那是文道考覈!”

“我記得真武世界是處於諸天萬界最外圍,好像是最貧瘠的大界吧?”

“那裡還有文道傳承嗎?”

“你知道什麼是文道嗎?”

薑家雙皇之一的劍皇,此時已經心態失衡,忍不住刻薄地嘲諷道:“待會若是被淘汰,可彆夾著尾巴灰溜溜地跑了。”

天地頓時一靜。

三位老祖的臉色,頓時漆黑無比。

眸中更是湧起了森然的怒火。

方家眾天驕,包括四王在內,周身已然湧起了森然煞氣。

好似隨時會出手,剿滅劍皇,為方辰泄憤一般!

但,方辰卻是不以為意地一笑。

揮手勸阻了眾人,淡淡地瞥了一眼劍皇,輕飄飄地道:“冇有人,比我更懂文道。”

語氣平淡如風,卻蘊含著難言的霸氣與淩厲。

旋即,一步踏入天神書院。

唰——

這時,薑家老祖突然伸出手,將劍皇攝入手中,死死地捏住了劍皇的脖子。

雙眸森寒,冷冷道:“你是要找死嗎?”

薑家老祖現在心裡無比火大。

他拚死拚活,連老臉都不要了,甚至不惜親自出手鎮殺神羽族強敵。

為的就是可以討好那位少年大帝,以期來日可以舉族追隨他左右,待他成就人王,他薑家可以水漲船高,重現王族雄風。

他好歹也是一方王族的老祖,半步聖君的存在,昔日巔峰,縱是神魔也要禮讓三分。

麵對方辰,麵對方家,都要客客氣氣地,無限壓低自身姿態。

更何況是你小子?

居然還心裡不爽,刻薄地嘲諷?

是不是不想活了?

劍皇頓時臉色钜變,鬢角冷汗顆顆滾落,難言的恐懼充斥內心,通體冰冷如入冰窖。

自家老祖……動了殺心!

老祖是真的要殺了他,平息方家怒火!平息那位少年大帝的怒火!

“老祖……弟子……弟子知錯!弟子知錯!”

薑家老祖冷哼了一聲,隨手將劍皇甩飛了出去,自遠端如流星一般滑落,墜入薑家禁地。

而後,薑家深吸了一口氣。

看向方家老祖,賠上笑臉,“小孩子不懂事,勿怪勿怪。”

說著,手中還奉出了兩株完整的療傷聖藥。

“少年大帝闖關,必然可以一舉通過考覈,成為書院弟子。”

“這兩株聖藥,是我薑家方纔答應贈予少年大帝的。”

秦家老祖也隨之送出一株完整聖藥,從中笑著調解道,“方辰出手,天神書院必然手到擒來。”

“待天神書院開啟,我人族有方辰這位未來人王統領人族,又有天神書院的底蘊傳承,增強整體實力。”

“殺回諸天,征伐萬族,指日可待!”

秦、薑二族的天驕,這一刻全都無比安靜。

身體似乎都在顫抖。

方纔薑家老祖欲捏死劍皇的一幕,著實給他們造成了巨大沖擊。

這一刻,他們才清醒地認知到,原來……那位少年大帝的重要性,遠比他們想象的還要高!

方家如今的威勢,也遠不是他們可以取笑的。

方家老祖有些冷淡地瞥了一眼兩人。

壓下了心頭的怒火。

揮手收下了兩人手中的聖藥。

方辰雖是少年大帝,未來可成就人王,統領人族,征伐萬族。

但,如今的諸天萬界,人族早已罹難殆儘。

而秦、薑兩大王族,比之他們方家,也不差多少,乃是一股強大的實力。

方辰需要這兩股勢力。

哪怕就是眼前,想要殺回真武世界,清肅天羽族那群異族。

也少不了秦、薑二族相助。

“下不為例。”方家老祖冷淡地警告道。

薑家老祖心中頓時鬆了一口氣,幸好及時處理,冇有造成太大的影響。

冇有同方家生出嫌隙,也保住了劍皇一命。

而後,輕吐了一口濁氣,神情肅穆地保證道:“即日起,我薑家廢除薑獷劍皇地位,並罰其禁閉十年。”

“方辰所在,他自會退避千裡,躬身而拜。”

方家老祖緩緩點了點頭,算是滿意薑家的處理結果。

此時,方辰已然進入第一關書道考覈。

立足於竹簡世界之上,環視充斥整個天地的大道篆文,以及仿若汪洋一般洶湧的浩然之氣。

方辰露出了一抹笑容,很親切。

早在真龍秘境中,他已將書道境界推至了道域層次。

浩然之氣巍峨浩瀚,厚重無比,常人或許無法承受,但於他而言,反倒是難得的修煉寶地。

不過,今日他是為闖關而來,自然不能在此耽擱。

神念揮灑而出,狂攬漫天浩然之氣。

以指為筆,以念為墨,輕車熟路地以浩瀚天地為紙,憑空而作。

人!

一字落地,化為無邊天地。

那方無與倫比的朦朧世界,再次出現。

其中,琴棋書畫四道,分落四方,共同衍化天地規則,撐起了這方世界的運轉。

世間的萬事萬物皆囊括其中,雖仍是虛幻之狀,但已初顯勃勃生機。

而在這方世界的九天之上,更有仿若金色雲霞一般的玄妙之物,綿長無儘,無時無刻不在積攢、增蓄。

這是氣運顯化。

方辰那承載一方大界的氣運,已磅礴到了極致,如今正在凝現為實質。

積於這方世界中,滋養這方虛幻的世界,助其從虛無中汲取規則,衍化無邊生機。

或是感知到這竹簡世界中存在無量的浩然之氣。

這時,琴棋書畫四道一同衍化,相助書道衍化一方旋渦,竟毫不客氣地開始吞噬起了浩然之氣。

誅神蕩魔的浩然之氣,如神嶽厚重的大道篆文,甚至是自然衍化的書道之力。

來者不拒,照單全收!

朦朧世界初成,正需要無邊大道能量,固化、凝實。

仿若無主,又蘊藏無量書道能量的竹簡世界,顯然是一個大補之地。

貪婪而又霸道地吞噬。

竹簡世界磅礴的浩然之氣,仿若天河倒灌,傾斜入朦朧世界。

不過片刻功夫,本神聖非凡的竹簡世界,書道考覈之地,已然有了些許暗淡。

眾天驕妖孽見狀,雙眼一凸,難掩震驚之色。

一字化天地?

這是什麼手段?

這位難道還真專門修習過書道?!

可是,他不才十五歲嗎?十五歲躋身神通境已是不易,他哪來的時間,鑽研文道?

而且……一字化天地,吞噬浩然之氣,這是什麼驚世的手段啊?

當真是一個神通境,可以做到的?

他的文道境界,得特麼多恐怖啊?!

三位老祖此時也一臉的駭然。

他們對文道瞭解的更多一點,自然看出了方辰的文道境界,已然臻至道域層次。

以不過十五歲之齡,文道境界步入道域,哪怕是在遠古頂峰之時,也是絕對的文道妖孽!

可是……就算是道域,也很難一字化天地啊!

這是特麼的文道聖人才能掌握的手段啊!

最最關鍵的是,方辰衍化的這方天地,居然在吞噬文道考覈中的書道之力!

反客為主?

這哪裡是在考覈,分明是尋了一方寶地,修煉來了。

三位老祖怔怔地看著這一幕,這一刻全都沉默了。

心思各有不同,但毫無疑問,內心都仿若經曆了一場風暴,久久無法平息。

尤其是薑家老祖,更是一臉慶幸。

幸好,方纔他及時出手補救,冇有惡了方家,惡了這位少年大帝。

不然……

薑家老祖心中忍不住一歎。

誰能想到,就在剛纔,薑獷一句妄言,差點葬送了薑家的未來?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