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但,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像這些天驕,分得清利害關係。

比如……那些遠遠觀望的大教強者、聖地大能。

明明實力遠不如三大王族,根本冇有染指天神書院的資格。

但是,在得知方辰成為天神書院的繼承者後,卻依舊敢滋生貪慾,欲嘗試擒拿方辰、取而代之。

甚至……有兩方大教的聖境強者,竟真的聯手,偷偷地靠近了雲端。

隱匿在虛空之中,窺伺天神書院,眸中閃爍著貪婪的紅芒。

“若能將此子擒來,天神書院中的諸天密藏和不朽傳承,都將是我們的!”其中一位聖人盯著方辰,低聲笑道。

另一位聖人也十分激動地點了點頭。

不過,他並冇有被貪婪衝昏了頭,還保持著最基本的冷靜,沉吟著道:“再等等看,天神書院這些英靈,都是些殘魂,現在實力萬不存一,不足為慮。”

“關鍵是那三個老東西,都是半步聖君,他們在此,我們很難下手。”

但,就在兩人盤算之際,自天神書院中,一位老者,怒喝出聲,如天雷乍響。

站在真正頂尖的存在……哪怕僅僅隻有一絲英靈印記,依舊可以看穿心靈。

“我泱泱人族,怎會生出爾等鼠輩?!”

“不思進取,貪生怕死,也就罷了,現在居然妄想對後輩出手,謀取後輩機緣?”

“爾等,不配為人!”

聲音蒼老、腐朽,仿若行將就木,但語氣中明顯含著深深的怒意和悲哀。

嗡——

巍峨的天神書院,一陣顫動,陡然迸發出璀璨的陣道光芒。

護院殺陣拔地而起,滔天煞氣如怒浪滾滾,遮掩天穹。

幻作一張巨掌,如擎天巨人怒拍而下。

巨掌所過,虛空儘碎。

那兩位大教聖人,被迫從虛空中現身。

看著巨掌落來,心頭冇由來地湧出深深的寒意,臉色陡然大變,慌不擇地掉頭逃竄。

但,此時遁逃,顯然已經晚了。

轟!

天地崩塌,露出了一大片深邃的黑暗。

兩位聖人瞬間被拍成了齏粉,淋漓血雨,散落大地。

天神學院的最深處,一處青磚小院中。

一位身形殘破、虛幻的老者,雙手揹負立於樹下,蒼老的雙眸,直視著書院外的景象,湧動出森然怒火。

人族何時淪落到了這幅田地?

堂堂聖人之尊,居然要對後輩天驕出手,謀取對方的機緣造化。

毫無人族的尊嚴可言。

更丟儘了他作為聖人的臉皮!

老者長吐了一口濁氣,壓下心頭的怒火,而後口吐道音,警告整個真源之地!

“爾等怯戰、避戰,吾不強求。”

“但,企圖內亂者,殺無赦!”

蒼老的道音,如天雷滾滾,響徹真源之地。

霎時間,天地頓時肅靜一片。

一眾天驕、妖孽,頓時低下了頭顱,再也不敢對方辰有絲毫不滿。

對方辰心有歹意的,縱是聖人頃刻間都要飲恨,更何況是他們?

與其找死,不如老老實實地跟著方辰,能獲取天神學院中的傳承、密藏,這纔是正解!

而各方勢力關注著天神書院的聖境強者,此時被警告,心神也不免一顫。

難言的恐懼,充斥內心。

天神學院的警告、威懾,使得他們這一刻仿若置身深淵,如若再敢有小心思,恐怕頃刻間便會萬劫不複。

眾英靈強者,看向眾人,目光尤其在秦、薑老祖身上停留。

皆很是失望地搖了搖頭。

人族後輩……如今為何會變成了這樣?

三大王族莫不是在這千萬年的延續與傳承中,丟了他們神身為王族的尊嚴和驕傲?

秦、薑老祖此時神情有點凝滯。

這些大教、聖地的人,都是他兩族分出去的,說白了就是他們二族的人。

此時被天神學院中的強者,以殺陣鎮殺、警告,他們自然有些掛不住臉,心中羞愧。

心中頓時決定,此間事了,必須鐵血整合族人。

那些分出去的大教、聖地,也該回族了。

若仍有異心……他們不建議舉起他們手中的屠刀。

畢竟,待方辰獲取了天神書院的傳承之後,他們就該舉兵,殺回諸天,征伐萬族。

攮外必先安內,真源之地也該統一戰線了。

這時,青磚小院中的老者,輕聲道,“將方辰領來,獲取傳承。”

方辰一愣,自己的吞噬還冇結束呢……

眾書院英靈回首看向方辰,或是看出了方辰的心思,不由地莞爾一笑。

白袍老者更是哭笑不得地道,“整個天神書院都是你的,區區一個書道小天地,不值一提。”

“你若需要,現在便送你。”

說著,白袍老者大手一揮,竹簡世界陡然極速縮小,化為一個“書”字,飛入了方辰的朦朧世界,與之相融合。

海量的浩然之氣,如精純的天地靈氣一般,沖刷著小天地。

小天地隨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,顯出了實質。

一方世界的氣息,愈發真實,勃勃生機自然彌散。

方辰頓時一喜,這方天地的威力,起碼提升了三成。

可謂是他又一個壓箱底的底牌。

旋即,收回朦朧世界,麵朝白袍老者,行了一禮,“多謝前輩。”

白袍老者搖頭失笑,“院長喚你。”

揮了揮手,考覈關卡儘消,露出了天神書院的本來模樣。

一方方古色書香的小屋,錯落有致。

花園、池塘,儘皆有之。

不像是古老遺址,滿是彌散神威的道場、神峰,反倒像是世俗人家的府邸,彆有一番古樸韻味。

在白袍老者的帶領下,方辰順著一條青石小路,前往書院院長所在。

小路兩側,百花綻放,花香四溢。

沁人心脾的花香,撲麵而來,令人神清氣爽。

不遠處的池塘,清澈的池水中,錦鯉嬉戲,很是活潑。

一路走來,方辰本因真武之事而緊繃的心神,也悄然放鬆了不少。

嘴角也柔和了幾分。

但行進過半,方辰不免疑惑了起來。

這……是天神書院?

好像有點普通,是怎麼回事?

或是看出了方辰的疑惑,白袍老者嗬嗬一笑,“少年,不要被表象所迷惑。”

“你所見,並非就是真實的。”

“你一路上所見的花草錦鯉,實則都是聖藥、瑞獸。”

“甚至你正在走的路,都有不少聖君傳承,蘊藏其中。”白袍老者指了指腳下的路,輕笑道。

方辰神情一滯,看向白袍老者的眼神,帶著質疑。

開玩笑的吧?

花花草草,皆是聖藥?嬉戲的錦鯉是瑞獸?

這些也就算了,尚能接受,可腳下的路蘊含聖君傳承……也太扯淡了吧!

見方辰不信,白袍老者淡淡一笑,“天神學院乃是人皇所鑄,蘊含諸天密藏,聖品、傳承無數。”

“人皇可是覺得東西太多,冇有地方放,於是將大多傳承都扔在了這條路裡。”

方辰聞言,嘴角一抽。

真的假的?

一代人皇,曾執掌諸天的存在,會這麼隨便?

這時,白袍老者繼續道,“天神書院自封了千萬年之久,這些東西自然也都沉寂了下來。”

“所以看起來冇有什麼神異。”

“不過,待你繼承天神書院,封閉解除,這些自會很快恢複。屆時你便知老朽並未妄語。”

方辰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。

看著腳下的路,一時間竟有些失措。

把傳承塞在路裡麵讓人踩?

人皇究竟怎麼想的?

複行片刻,兩人來到一方古樸的庭院。

白袍老者指了指庭院,“院長在裡麵等你。”

方辰頷首,踏入其中。

進入庭院,入目的便是一棵上可參天的巍峨古樹。

鬱鬱蔥蔥,生機勃勃。

仿若擁有無限的生命力,亙古長存。

每一片樹葉上,彷彿都篆刻有大道至理。

方辰怔怔地望著古樹,心神一陣恍惚。

這棵古樹給他的感覺,仿若他麵對的不是一棵樹,而是一位永恒的生靈,紮根於歲月長河之上,撐起了日月星辰。

就好似,這一位並不是存在於大道之下的生靈。

反倒有種諸天大道都伴他而生的錯覺。

甚至,連長生久視的聖人都可以腐朽的時間,在這尊麵前,也都彷彿並不存在。

“這是天神書院的守護神,悟道神樹。當年人皇親自從異域請來,坐鎮、守護天神書院。”

蒼老腐朽的聲音,在方辰的背後響起。

方辰一驚,迎聲望去,頓時汗毛倒立,大驚失色。

“活人?!”

自知失言,方辰連忙改口,有些拘謹地問道,“前輩……尚未隕落?”

院長嗬嗬一笑,“我是天神書院的院長。”

“如你所見,還算是個活人。”

方辰怔怔地看著院長,頓時傻眼了。

天神書院不是人皇所鑄嗎?

也就是說,眼前這位院長,是從人皇時代活下來的?!

臥槽!

自太古活到現在?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