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有些冒昧地探出神識,方辰這才注意到,眼前這位院長,居然是以神魂形式長存!

明明是神魂體,但有血有肉,甚至透過殘破的神魂,能看到其中的骨骼。

方辰懵了。

神魂體近乎凝現為實質,化作肉身。

這是什麼境界?

不朽……嗎?!

方辰心中頓時掀起了滔天巨浪。

亦有些驚喜。

我人族居然還存有這麼恐怖的絕世巨擘?!

或是看出方辰的心思,院長蒼老的麵容上,露出了一抹黯然,幽幽一歎,“非你所想,我並非存在於人皇時代。”

“事實上,我也不過是自遠古浩劫中苟活了下來,用了無數手段才得以延續殘命,為了等待一個合適的傳人。”

“如今神魂日漸腐朽,已經時日無多。”

方辰一愣,有些困惑。

“冇聽說遠古時期,天神書院曾出世過啊……”

院長搖了搖頭,歎息道,“彼時,人族與萬族勢均力敵,旗鼓相當。”

“所以,我在尋得天神書院後,並未宣揚出去。”

“而是聯絡了數位至強者,在此共同撐起了天神書院,暗中從諸天人族中挑選天資卓絕的少年,以書院中的諸天密藏,將他們培養成了新一代的妖孽。”

“那時,我們野心勃勃,想要通過那一代妖孽,再造人皇,重鑄人族仙庭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院長蒼老的眸中,有怒火噴出,憤恨道:“當中卻出了叛徒!”

“彼時,萬族得到叛徒的情報,秘密集結了大軍攻來。”

“一位準帝,三位聖尊,還有近十位聖君!”

“真源之地一夜之間,徹底淪落,死傷殆儘。”

“書院無數強者以自爆為代價,纔將萬族的準帝、聖尊等強者拖死。”

“如此,才保住了天神書院,才換得我以神魂體,苟全了性命,殘存至今。”

方辰頓時沉默。

冇想到遠古之時,人族居然還有這麼一段密辛。

院長等強者,為人族複興而隱世,離開諸天萬界,來到了真源之地。

可最後,卻也全都因此犧牲。

可想而知,為抵禦萬族,人族付出的慘烈代價,顯然要遠遠超越了古籍中的記載。

遠古那段波瀾壯闊的時期,寰宇萬界中的無數人族先賢,定然還有如院長這般秘而不宣地為人族的複興,默默地發展、努力。

結果,也多可預料。

“或許……萬族仙庭放任三大王族在此生息,不僅僅隻是因為此地特殊的地理環境。”

“更是因為當年一戰,準帝、聖尊至強者,都在此罹難,萬族仙庭忌憚,不敢主動涉足。”

“所以選擇了放任的態度,以期徐徐蠶食。”方辰似有所悟。

“如今諸天人族,情況如何?”

這時,院長輕歎了一聲,壓下心頭怒火,輕聲問道:“除卻那三大王族,還有能雄踞一方的人族勢力嗎?”

方辰輕輕地搖頭,略有黯然地道:“自遠古浩劫後,萬族清剿諸天人族,多方星域的人族,皆已覆滅。”

“如今尚能明確的,唯有真源之地,以及我所在的真武世界。”

院長神情頓時又難看了幾分。

“遠古時,我人族還占據了大半個諸天。”

“如今……竟隻剩區區兩方大界?”

慘然一笑,院長搖頭悲歎,語氣中夾雜著深深的憤怒與仇恨。

“人族各方王族、頂級勢力,底蘊都無比深厚,潛藏有無數後手。”

“哪怕遠古那一戰敗了,也絕對有實力捲土重來,於上古再戰萬族。”

“但……人族中有叛徒!”

提及叛徒,院長情緒極為激動,眸中怒火跳動,周身有森然煞氣湧動。

“叛徒泄密,萬族強者一次次窺破人族後手準備,設計襲殺我人族強者、後輩妖孽。”

“人族各方的準備,大半都以破碎,恐怕……隻有很少一部分能倖存下來。”

“叛徒……?”

方辰神情複雜,無比痛恨中,又很是疑惑。

他不理解。

既為人族,不同舟共濟也就罷了,為何非要叛離人族,倒戈相向?

投入萬族懷抱,於他們而言又能有什麼好處?

“敢問院長,可知叛徒究竟是哪方勢力?”方辰凝聲相問。

院長搖了搖頭,苦笑道:“我們也未能找出叛徒。”

“事實上,若非天神書院暴露,萬族強敵來襲,我們也不敢相信,在人族內部居然有叛徒!”

方辰頷首,表示理解。

畢竟,誰也想不到,明明是流淌著相同血脈的同胞,竟然會勾結敵人,冷血至極地在背後捅你一刀。

院長忽而幽幽一歎,蒼老的麵容上,浮現了些許疲態。

渾濁的目光,注視著方辰,轉而問道:“你是方家嫡血後裔?”

“是。”方辰頷首。

“既然如此……天神書院的所有密藏,你皆可搬回方家,舉族避世,休養生息,再待時機。”

院長雙眸略有黯然,沉聲道:“當年,方家為掩護人族大軍撤退,數十萬人以血肉之軀鑄就壁壘,硬生生抵擋了萬族三個月時間。”

“大戰之後,方家倖存者寥寥。”

“那一戰,方家太過慘烈,為了人族,十八脈覆滅了大半。”

“方家為人族做了那麼多,無以為報。”

“天神書院的這些資源……就權當人族於方家的賠償吧。”

氣氛頓時有點凝滯,方辰的心中更湧起了深深的悲痛。

或是流淌著同源同宗的方家血脈,透過院長的敘述,他彷彿能透過時空,看到那一場大戰的慘烈、悲壯。

更能感知到方家先祖們,麵對萬族強者的那種無懼、無畏。

青天不改,熱血長紅,為人族的延續、複興,方家……當仁不讓!

方辰心中很快便堅定了想法。

看向院長,鄭重道:“多謝院長厚愛,天神書院的資源,我不推讓。”

“但……避世修養不是我的風格,也不是我方家的風格。”

“我願挑起天神書院的大梁,重塑書院,統領人族,再戰諸天萬族!”

“這一世,我人族不會敗!”

方辰的語氣無比堅定,沉穩中透露著絕對的信念。

避世修養、延續香火、再待時機,不過是逃避後自我安慰的藉口。

席捲諸天的大世已然降臨,萬界征伐即將再啟。

一如遠古之時,彼時人族可謂高坐萬界之上,不一樣無法避世,求得長存?

更何況是如今?

越是弱小,越冇有抵擋風暴的能力。

縱你願意避世,萬族也不會坐視你這個潛藏的威脅存在。

再者說,就算遁走、避世,又能逃到哪裡去?

連真源之地這樣星河的儘頭,更在諸天萬界之外,都能被萬族尋到。

還有什麼地方,可以躲過萬族強者,躲過大世風暴,安全避世?

縱是你逃到了天涯海角,逃到了空間縫隙、次元小世界裡,也一樣逃不開大神通者的推演。

所以,唯有逆流而上,同萬族再戰一場。

大世爭鋒,恒爭恒強!

院長頓時一愣,怔怔地注視著方辰,一時間竟有些恍惚失神。

遠古浩劫,人族大敗。

曆經千百萬年,如今更是衰敗到了極點。

他雖未親眼所見,但透過真源之地如今的人族,便能看出一二。

怯戰、懼戰,畏懼萬族威勢,甚至不惜自戕妥協。

他清楚,人族處於這樣的環境下,想要再戰萬族,重回巔峰,基本毫無可能。

與其無謂地內耗,倒不如讓方辰攜密藏避世,再待時機。

但,方辰的精氣神,卻讓他看到了一絲希望。

這股純粹的信念,讓他有種當年十大王族製衡諸天、牧狩萬界萬族的崢嶸之感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