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院長欣慰一笑,頗為認可地道:“你既有爭世之心,不妨放手而為。”

“人族衰頹,需要一位人王,統籌人族,重整旗鼓。”

“你大可以此為己任,大膽去做,不用擔憂、懼怕任何事。”

“我人族雖衰敗至此,後手準備被萬族和叛徒摧毀了大半,但終歸還是有一點的。”

“僅我所知,便有幾位早已成就不世之名的老傢夥,自我沉睡在某處次元小世界中。”

說到這,院長頗為無奈地歎了一口氣,“他們避世不出,或許也是看出瞭如今人族羸弱,冇有再戰的可能。”

“不如自我封禁,能多活一點是一點,待人族烽煙再起,也能再貢獻一腔熱血。”

院長再度看向方辰,目含希冀地道:“待你執掌天神書院,以書院院長的身份,振臂一揮,諸天萬界自會有人響應。”

“其他人或許不知,但那幾個老傢夥,定會從秘地中甦醒,再次走出,助你再戰諸天萬族!”

“你有爭的雄心,我們這些老傢夥自會全力相助。”

方辰輕輕地點了點頭。

院長交待的資訊,給了他不少的信心。

至少……人族不是真的孤立無援,一點兒強者冇有。

當然,不可否認人族的困境仍在。

想要有所改變,改變如今萬族欺壓、欺辱的現狀,必須大刀闊斧,背水一戰!

逆流而上,才能絕處逢生。

方辰眼眸微垂,沉吟了半晌,臉色一正,看向院長,鄭重地道:“院長,我打算迴歸真武世界,攻打玄武星域。”

“先在玄武星域中占據一塊根據地,向諸天萬族表明我人族身份。”

“同時告知潛藏的人族強者,我人族……再戰諸天!”

院長微微一笑,肯定地道:“想怎麼做就怎麼做,不用顧忌太多。”

旋即,院長將手中的一枚古樸的道令扔給了方辰,“這是天神書院院長的身份令牌。”

“執掌此令,書院中所有資源及傳承,你皆可隨意調用,也可以操縱護院的殺伐大陣。”

“這方殺伐大陣乃是一位陣帝所布,實力極為恐怖。”

“當年一戰,我們能拚死萬族敵軍的那位準帝,此陣功不可冇。”

“但也正因那一戰,此戰毀壞了大半,威力也衰退了不少。不過……若不計消耗地全力催動,絞殺一位大聖應該不難。”

還不待方辰震驚,悟道神樹輕輕顫動,枝葉搖曳,灑下玄妙的道光,忽而如光幕垂落。

浩渺而又古老的道音,悠長地迴盪。

“有本座主陣,聖君亦要喋血!”

方辰訝然,不禁抬頭看向悟道神樹。

隻見在悟道神樹的樹乾處,有兩團氤氳的光團,好似一雙蒼老的神目,正在與自己對視。

心中不禁一凜。

人皇從異域請回來的神樹,顯然定是比肩神魔的神聖之尊。

旋即,恭敬一拜,“見過前輩。”

“嗯。”

悟道神樹好似很受用,語氣明顯親和了一些,淡淡道:“小子,你大可放心征伐諸天萬族,哪怕敗了,大可退回這裡。”

“有本座坐鎮天神書院,自可保你無憂。”

方辰訝然,不禁看向院長,眸中帶著疑惑,這位所言當真?

院長忍不住搖了搖頭,有些無奈地一笑,“這位尊上所說不假。”

“他存在的歲月,已不可計數,甚至更在人皇之前。”

“距離證道超脫,也僅一步之遙。”

“那當年……?”方辰反而更疑惑了。

有如此強大的存在坐鎮,當年天神書院為何還會慘敗,強者隕落殆儘?

“哼!”

悟道神樹忍不住冷哼了一聲,“當年,本座正值命劫之中,無法出手。”

“不然,區區一位準帝,三位聖尊,本座信手可滅!”

老院長蒼老的麵容上,閃過一絲不自然,但隻是點了點頭,並冇有反駁。

但其實,當初悟道神樹不出手,不僅是因為他身處命劫那麼簡單。

畢竟,以悟道神樹的強大,哪怕身處命劫,隻要稍稍釋放些氣息,依舊可以震懾萬族強者,讓他們不敢輕易舉兵攻來。

最根本的緣故,其實還在於他……他不夠強,悟道神樹看不上。

身份令牌中有記載,悟道神樹乃人皇親自前往異域請回來的。

其存在,縱是人皇也要禮遇三分。

人皇將其請回來的時候,也有過約定,悟道神樹獨立與天神書院之外,可自主同天神書院院長簽訂契約。

若天神書院院長的天資、實力達不到對方的要求,對方自然也可不契約,也自然不會出手護佑書院。

而顯然,當年他雖執掌天神書院,但並冇有得到悟道神樹的認可。

事實上……久居於天神書院,這還是他第二次見悟道神樹開口。

第一次,是悟道神樹拒絕同他簽約。

方辰敏銳地察覺了老院長的異樣,若有所思,看來……這位悟道神樹和老院長乃至天神學院之間,還存在著些他不知道的密辛。

“小子,你的天資還不錯,可願和本座簽訂契約?”悟道神樹主動開口道。

他雖渡過了命劫,距離超脫隻有一步之遙,但就是這一步,宛若天塹桎梏,千萬年不曾寸進。

如今唯一超脫之法,或許唯有追隨他人,待他登臨不朽帝位,他憑藉對方的大帝氣數,隨之水漲船高,纔有機會證道超脫。

老院長自然不可能是他的選擇。

此人天資雖不錯,實力也抵達了一個絕對的高度,巔峰之時比他也弱不了多少。

但,此人如今神魂已經腐朽,不日便會深陷輪迴,徹底寂滅。

更何況,他氣運不濟,雖有證道成帝的天資,卻冇有登臨帝位的大氣運。

這也是他當年視如無物選擇不出手的原因之一。

氣運不濟,縱他出手相助,也改變不了天神書院覆滅,眾強者隕落的結局。

甚至,他若出手,很可能會加劇那一場大戰,引來更多的萬族強者。

而眼前這位方辰,則極為不同。

他的氣運,恢宏無比,遠超他見過的所有生靈。

縱是當年那位執掌人族仙庭的人皇,也不過如此。

這位纔是真正擁有成帝天資、氣運的存在。

追隨於此子,他才真的有機會,一舉證道超脫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