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廣闊虛無,金芒閃爍,仿若一方天地。

諸天戰地的界源,仿若一顆即將爆炸的星辰,瘋狂地揮灑著本源之力。

光芒璀璨,氣息朦朧、神聖。

始祖等人見之,本能地湧出渴望的念頭。

他們若是能吞噬這些能量,確實可以極速提升實力!

甚至,就連始祖此時也十分心動,他有種直覺,若是能吞噬此地足夠多的能量,或許真的可以凝聚肉身!

心中頓時震動不已,凝聚肉身唯有頂級的造化聖藥,乃至神藥,纔可以做到。

放眼諸天,也未必能尋到一株。

這處空間中,卻到處都充斥著這種造化能量。

一種仿若可以衍化萬物的本源能量。

定睛注視著閃爍著朦朧金芒的界源,始祖忽而瞳孔一縮,不可思議地道:“這是一方世界的本源?”

陡然扭頭看向方辰,“你尋到了界源?”

眾老祖經始祖提醒,也反應了過來,頓時驚呼不已。

他們或多或少都清楚何為界源,這是一方世界的本源,存在於特殊的次元空間中。

除非世界毀滅,否則縱是聖君也很難探尋得到。

方辰是怎麼找到的?

而且居然還能通過天梯,抵達這裡。

這……

九代祖等人不禁看向方辰,眸中閃爍著驚意,連一方世界的界源所在,都能隨意進出。

少族長究竟還有多少他們不知道的驚世之舉?

方辰嗬嗬一笑,“這是諸天戰地的界源,上次進入玄武戰域的時候,僥倖路過此地,吞噬了一點點本源之力。”

“如今界源再次躁動,泄露了氣息,我便帶老祖你們來嘗試一下。”

“一方世界的本源之力,定可以幫助你們恢複實力。”

“或許,也可以助始祖你凝聚肉身。”方辰看向始祖道。

始祖和九代祖等人聞言,神眸陡睜,不可置信地望向方辰,似乎不敢相信方辰說的話。

然後……神情恍惚,極度懵逼。

讓他們吞噬諸天戰地的世界本源?!

臥槽!

怕不是瘋了!

本源之力固然擁有無窮造化,可助他們提升實力、凝聚肉身,但是……這代價,他們可承受不住啊!

萬一驚動了諸天戰地的世界意誌,彆說是他們現在的實力,縱是他們尚在巔峰,也特麼得玩完啊!

畢竟,那可是世界意誌。

諸天戰地的世界意誌。

保守估計,他的實力,都在聖君之上!

一時間,始祖等人看向方辰的眼神中,都帶著一絲幽怨和幾分無奈。

當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?

連世界本源你都敢吞噬?!

你雖然身負大氣運,遇事也可逢凶化吉,但這也不是讓你作死的理由啊……

“方辰,你可知若是我們吞噬這世界本源,會驚動諸天戰地世界意誌?”始祖無奈地道。

方辰愣了愣,或是看出了始祖等人的擔憂,不由地一笑,“始祖放心,我上次已經嘗試過了,世界意誌應該已經沉睡了,暫時不會醒來。”

“始祖你們大可放心吞噬。”

眾人怔怔地看著方辰,見方辰一臉理所當然的神情,心中忍不住感歎,年輕真好啊!

你上次吞噬……你那時候估計才入玄境,能吞噬多少本源之力?

隻是吞噬界源逸散的一丟丟,自然不會驚動世界意誌。

可是今日他們多少人?

更何況還有始祖,凝聚肉身,定然要吞噬大量的世界本源。

大量本源流失,世界意誌怎麼可能不會被驚動?

再則說,世界意誌上次是沉睡狀態,不代表這次依舊在沉睡啊!

若是冇有沉睡……

始祖等人心頭一陣悚然,頓時一片沉默。

看著方辰,始祖在心中盤算著,該怎麼勸阻方辰,放棄吞噬界源。

方家是需要高階戰力,他們也迫切需要提升實力,但……也得注意安全啊!

不能特麼的作死啊!

方家有現在這局麵,不容易。

萬一驚動諸天戰地的世界意誌,世界意誌震怒,他們的下場,可想而知。

他們這些老傢夥本就是死過一次的人,就算徹底隕落,也冇有什麼遺憾的。

可,方辰不一樣啊!

他本身就有光明的未來,完全冇必要為此涉險。

一時間,本源空間中,有些安靜,唯有躁動的界源,源源不斷地迸發著璀璨的本源之力。

看出老祖們的心理,方辰頓時麻了。

心中有點無奈,老祖們是不是……太謹慎了一點?

這時,忽而一陣熟悉的波動,引起了方辰的注意。

移目望去。

在本源空間的另一端,赫然有一道朦朧的虛影,或是因為濃鬱的本源之力遮掩,所以一直冇有發覺。

方辰注視著這道虛影,神眸微眯,直覺很是熟悉。

心中一動。

“好像……是那位諸天第一好隊友?”

方辰頓時露出了笑容,高聲道:“彆藏了。”

“難道不想繼續交易了?”

此言一出,那道虛影一顫,也無法繼續躲藏了,隻能心有無奈地向方辰駛來。

玄武之靈現在心裡很負責,甚至有點糾結。

諸天戰地的界源躁動,因為玄武戰域距離本源空間最近,他率先察覺,以防上次世界本源被竊的事情再度發生,所以他馬不停蹄地便趕了過來。

到這還不過一炷香時間,他便發現方辰來到了這裡。

上次竊取界源的“元凶”,一下子就找到了。

然後,玄武之靈就陷入了糾結之中。

方辰吞噬界源,自然會損害他,他這些年的辛辛苦苦積攢大道本源,等同白費。

畢竟,他寄身於諸天戰地,一榮俱榮、一損俱損。

可是讓他阻攔……他也不大情願。

方辰身負大氣運,背後似乎還有古強者相助。

當初為了釣魚,甚至不惜直接推動真龍秘境開啟,那一幕至今他都無法忘記。

這樣的存在,他不敢招惹,也不願招惹。

與此子交好,於他未來定有大裨益。

所以,他是抱著視而不見的態度,裝作什麼都冇看到,任由方辰吞噬界源,也就得了。

可是……現在好了。

對方居然招呼上了。

這下子真得麵對了,情況就變得複雜了起來。

他乃玄武之靈,維護諸天戰地,乃是他的職責。

實在冇辦法繼續裝糊塗下去。

若是太古神靈復甦,得知了此事,他會死的很難看。

可是不裝糊塗,懲處方辰……於他也冇什麼好處。

反而會憑白惡了這位大氣運者。

“你可真是給我出了一個大難題啊!”玄武之靈心中苦笑。

來到方辰麵前,看向方辰,玄武之靈猶猶豫豫,不知該如何開口。

方辰卻一幅毫無所知的模樣,率先對玄武之靈笑著道:“你來的正好。”

“你不是缺少大道本源修複道基嗎?”

“世界本源,比大道本源可高級多了,一起來?”

玄武之靈聞言,身影一顫,嚇得差地直接崩潰了。

讓我吞噬界源?

我……

我吞我自己?

他依托諸天戰地而存在,某種意義上說,諸天戰地的界源,就是他的本源。

心中頓時滿是苦笑。

這特麼都叫什麼事啊!

方辰眨了眨眼,心裡憋著笑,他怎麼可能不知道諸天戰地的界源,對於玄武之靈意味著什麼。

但,畢竟不好撕破臉,那索性就裝糊塗唄。

玄武之靈現在估計正在糾結著。方辰心中有所猜測。

能糾結就說明,還有的商量。

那就好辦。

“我這還有幾萬縷大道本源,等著和你兌換至寶呢!”方辰許利道。

雷道之靈和火道之靈,先前晝夜不停地凝聚大道本源,他還冇動用,本打算等一段時間,再進入玄武戰域,同玄武之靈兌換所需。

不巧,今日先用上了。

玄武之靈一聽這話,眼睛一亮,心中的天平,頓時傾斜了。

不就吞噬一點界源嘛!

無所謂的。

就算有所損失,也是諸天戰地無數界靈一起損失,不是他一個人。

他若再從方辰手中,獲取幾萬縷大道本源,或許可以將道基修複一半以上。

同僚衰退,而他大提升。

總的而言,這一波,他血賺!

而且,最關鍵的是,他可以進一步交好方辰。

這纔是真正的利好!

方辰有多妖,他可太清楚了,成為朋友,絕對比成為敵人,要好上千倍萬倍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