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那位少女更是焦急大喝道:“快逃!後麵的是神族主脈天驕!”

“而且還有金榜的存在!”

“趕緊逃,不然……”

神族的天驕們也注意到了方辰等人,不由地揚起了冷笑,“居然還有意外收穫。”

“看來,這一次人族來了不少老鼠啊!”

玄元揮了揮手,停駐在了空中,也不急著出手。

雙手環抱,俯瞰方辰等人,語氣中充滿了嘲弄。

“當真以為戰王墓出世,就是你們人族複興的契機?”

“戰王墓就在那裡,但……憑你們這群螻蟻,有那個資格搶奪嗎?”

“天真的可以。”

玄元看向少女等人,神眸閃過一道幽光,邪笑道:“我改變主意了。”

手指方辰等人,“隻要你們殺了他們,我開恩,給予你們半個時辰逃跑。”

“一群不相乾的人,換取你們戰王一脈神女活命的機會。”

“怎麼樣?是不是很劃算?”

聞言,無論是方辰等人,還是少女等人,臉色皆是一變。

不同的是,方辰、始祖等人,望向神族天驕的目光,充滿了冷意與殺機。

找死的玩意!

而少女等人,卻一臉的驚慌。

尤其是那位戰王一脈的神女,更是目露絕望,以及深深的自責。

因為她,不僅讓同族同胞受難,更連累了另外一脈的人族。

神女洛曦胡亂地擦拭了眼角的淚水,麵露堅定決然之色。

“停吧。”

“既然逃不掉……那就捨身一戰。”

“他們是因我們而遭難,我們不能不顧。”

洛曦看了一眼方辰等人,目光在方辰身上停頓了一下,這位的氣息很是神異,一如她的兄長,給她一種莫名的安全感。

莫非……這位同兄長一樣,也是接近純粹的王血?洛曦不禁暗自懷疑道。

念頭一起,洛曦不禁黯然,若是兄長在此,以他金榜二十位的絕世戰力,定可鎮殺這三個神族。

她的族胞……也就不會為了護衛她,而麵臨死亡之危了。

搖了搖頭,甩去不切實際的幻象,洛曦心中堅定,沉聲道:“若有機會,相助他們離開。”

眾人聞言,下意識地沉默,但還是堅定地點了點頭。

人族本就罹難,相互幫助、扶持,纔能有一線生機。

更何況……今日之劫,本就因他們而起。

於是乎,眾人迅速向方辰等人靠近。

洛曦看向方辰等人,誠摯道歉:“道兄,不慎讓你們牽扯了進來,還請見諒。”

“危機當前,為今之計,我們隻能聯手抗敵。”

“各位請放心,我們捨身一戰,若有機會,希望可以助你們脫困。”

洛曦身後的眾人,頓時滿麵不忍。

他們犧牲了也就罷了,但神女身負九成濃度的血脈,有很大希望繼承戰王傳承。

乃是他們這一脈的希望,人族的希望!

絕不容有失!

那位健碩青年頓時忍不住插了一句,“各位若是有機會逃脫,還望帶上我族神女。”

“我戰王一脈,感激不儘!”

說著,眾人紛紛躬身一拜。

洛曦詫異地看了一眼眾族人,輕咬下唇,卻冇有多言。

為了戰王墓的傳承,他們這一脈的嫡係天驕,這一次儘入諸天界域。

保險起見,兵分數路,通過不同路線,前往戰王墓。

他們這一路為了不引人注目,安全抵達戰王墓,實力相對而言都偏弱,隻有神通境前中期的修為,就是為了迷惑萬族妖孽,讓她能成功進入戰王墓,接受戰王傳承。

為此,她的兄長更是不惜吸引火力,直麵那些金榜第一梯隊最頂尖的妖孽。

卻冇想到……還是被金榜的天驕盯上了。

現在情況危急,隻能逃一個算一個。

而她肩負厚望,事關她這一脈的複興……隻能取捨,儘可能地保全自身性命。

方辰等人詫異地互視了一眼,戰王一脈?

人王之後?

他們居然還彌留在世,而且還儲存了不小的實力。

始祖注視著洛曦,眸中泛起了追憶。

戰王一脈……

遠古浩劫,人族潰敗,方家斷後,護送人族大軍撤離,也正因此遭受了萬族的重點打擊。

一度差點徹底覆滅。

那時,是戰王一脈的人出手幫持,才讓他們方家僥倖儲存了幾脈族人。

他也因此得以存活,率領主脈族人,落於真武世界延續了下去。

可以說,戰王一脈於方家,乃是救族之恩!

始祖不禁有些唏噓,滄海桑田,冇想到今日竟有機會,再見戰王一脈的後裔。

旋即,揮手托起了眾人,鄭重道:“你們放心,有我們在,定會護你們無恙!”

洛曦等人聞言,神情一怔,一時間竟有些無措了起來。

此時,方辰注視著洛曦,神眸微皺,也有些疑惑。

此女好神異的氣息,戰王一脈的神女?

莫非她擁有純粹的戰王血脈?

可是……既然是神女,應有力壓同輩的絕對實力纔是,為何這般柔弱,還需人護衛?

有意思……

方辰不禁搖頭失笑。

而此時,眾老祖紛紛望向神族的三位天驕,尤其是注目於為首那位躋身金榜的妖孽。

他們曾追逐過金榜,但終究差了一點。

卻是不知這一世,有冇有機會?

可感知玄元的氣息,雙眸不禁微微眯起,怎麼感覺……有點名不副實?

方傲雪先祖躍躍欲試,不禁看向始祖,“始祖,讓我出手吧?”

始祖搖了搖頭,淡淡一笑,“我來吧。”

“千年萬不曾動過手,多少有點生疏了。”

“用這位金榜妖孽練練手,找一找狀態,正合適。”

始祖雙手揹負,步步踏空而出,如庭中漫步,彆有一番淡然的氣度。

立身於高空,神眸微抬,望向神族為首的妖孽玄元,淡淡道:“我人族雖衰落,但也不是爾等可以輕辱的。”

“躋身諸天金榜?”

“讓我看看,如今的金榜妖孽實力如何?”

洛曦等人臉色微變,怔怔地望著始祖,滿目驚疑。

這位的修為,應該也隻有神通初期吧?

居然要同神族的妖孽,一對一一戰?

以神通初期對戰神通巔峰?

而且,還是躋身金榜的妖孽。

不禁麵露苦澀,這是哪一脈的人族?也太瘋狂了吧!

洛曦不禁看向方辰,遲疑道:“這位道兄,是不是太沖動了一點……”

“那位玄元是神族主脈的天驕,戰力絕巔,我們十餘人合力都不是他的對手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