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話音未落,整個人已然化為一道金炎,一分為三,緩緩地消散。

下一刻,分彆出現在了玄元等三位神族天驕遁逃的前麵。

三道金炎如大日普照,勾連方纔的火之道域,化為一方萬裡火域。

熊熊金炎暴虐的焚灼。

並且,極速地收縮。

不過片刻功夫,已然極速縮小,融合為一道金炎。

如同金色的液體一般,緩緩流淌,重新凝現為了始祖的身形。

三位神族天驕,顯然已經隕落!

始祖淡淡一笑,眸中金光一閃而過。

氣息悄然間,渾厚了幾分。

修為赫然從一重,達到了神通二重!

重活出第二世的他,有無數提升自身實力的方法。

吞噬萬族妖孽的神魂體,無疑是當下最快速的一種。

“金榜果然是冇落了,金榜妖孽的神魂體,外加兩位神通境天驕,居然隻能突破一重。”始祖有些無語地呢喃。

而眼見著這一幕的戰王一脈等人,卻是兩眼發直,徹底懵逼。

臥槽?

瞬殺神族的三位天驕,其中還有一位金榜妖孽?!

這特麼是什麼實力?

我人族何時出了這麼恐怖的天驕?

“他們……究竟來自哪一脈人族?”洛曦不禁有些疑惑。

諸天人族遭受萬族狩獵,早已覆滅大半,餘剩的也大多自身難保,實力十不存一。

族內長老也一直有言,他們戰王一脈是實力儲存最好的一脈。

所以,他們肩負振興人族的重任。

卻冇想到……除卻他們戰王一脈,竟還有儲存瞭如此底蘊的人族存在。

瞬殺金榜末位,這樣的實力,至少也在金榜前百。

估計,僅比她兄長差了一些。

念頭至此,洛曦不禁側目看向了方辰。

很明顯,此人纔是這些人的中心。

其氣息神異,應該也是身負王血之人。

很有可能是他們那一脈的神子。

連拱衛他的天驕,都有著金榜前百的實力,那這位神子呢?

他的實力得有多恐怖?

該不是金榜前十的存在吧?

洛曦心中一驚,顯然被自己的猜測,嚇了一跳。

金榜前十……自遠古之後,可從來冇有人族天驕,登臨過金榜前十!

縱是她兄長,被譽為更超遠古的妖孽,距離前十,也差了一些。

“神女……有他們相助,我們奪取戰王傳承的機率,或許會大上不少。”此時,那位健碩的青年洛青忍不住低聲道。

洛曦瞥了洛青一眼,不禁有些無奈,“雖同為人族……但我們和他們畢竟冇有交集,無緣無故,又有什麼資格請他們出手相助?”

“總得嘗試一下,戰王傳承至關重要……”洛青凝聲道。

洛曦目露思索,輕輕地點了點頭,“爭取溝通一下吧。”

此時,始祖踏空而回,手中好似托著什麼。

仿若大道本源,朦朧玄奧,似蘊含諸天至理,但隱約閃爍著尊貴的紫金光芒,氣息極為玄妙,遠超大道本源。

“這是……鴻蒙紫氣?”

方辰雙眸一凝,有些詫異道。

鴻蒙紫氣的珍貴,他再清楚不過,唯有那戰榜榜首纔有資格擁有一縷。

而且,此物極為神異,堪稱造化。

當初僅是四五縷鴻蒙紫氣,便助造化聖陣修複了近三成。

始祖從哪獲得的鴻蒙紫氣?

“冇錯,是鴻蒙紫氣。”始祖微微頷首,隻是眸中帶著疑惑。

“擊殺那玄元之時,從他身上收集而來。”

“區區金榜末位,竟有鴻蒙紫氣傍身……著實奇怪!”

要知道,他那個時代,唯有諸天金榜前十的頂尖妖孽,纔會獎勵鴻蒙紫氣。

“我族長老曾說過此事。”

洛曦適時開口為始祖等人解惑,“諸天界域好似生了一些變化,連帶著諸天金榜的獎勵,也豐厚了很多。”

“據說,原本隻有金榜前十的存在,纔有資格獲得一縷鴻蒙紫氣,但是如今,隻要躋身金榜,便可以獲得。”

“躋身金榜,便可以獲得?”始祖神眸微睜,似有驚意。

鴻蒙紫氣何等珍貴?

某種程度上,甚至更超神藥!

內含造化,可以修複聖器、聖藥。

方家神山中,那方驚世的造化聖陣,正是因為有了鴻蒙紫氣,才修補了三成。

他們也才得以收益,逐漸補全了殘魂,從而活出了第二世。

當然,鴻蒙紫氣的效用,遠不止於此。

據說……鴻蒙紫氣,可以助大聖,多上三成機率,突破聖君之境!

三成啊!

境界愈高,想要突破,便愈加困難。

突破聖君,更是九死一生。

能增加三成機率,足以讓無數大聖境強者,為之瘋狂。

如今,這般造化之物,居然隻要躋身金榜,就可以獲得?

始祖神情有些恍惚……不禁回想起先前暴動的諸天界源。

界源中彌散出的氣息,讓他隱約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。

似有大隱秘存在。

如今,諸天金榜變化,隻要躋身金榜便會獎勵鴻蒙紫氣。

“這兩者……會不會存在什麼聯絡?”始祖心中暗道。

要知道,鴻蒙紫氣極為珍貴,皆因它來曆不凡,唯有世界新生之時,纔會誕生。

所以,放眼諸天萬界,鴻蒙紫氣的量,也十分的稀少。

而這個時代的諸天金榜,居然大量供應?

從何而來?

“難道說……諸天戰域在向真實世界蛻變?”

始祖不禁產生了一些懷疑。

“若是正在向真實世界蛻變,倒是可以解釋大量鴻蒙紫氣的出現。”

念頭至此,始祖心中頓時一陣悚然,仿若他在不經意間,窺伺到了什麼隱秘一般。

“亂象已生,席捲諸天的浩劫,恐怕……又要降臨了。”

始祖心中不禁有些緊迫,這一刻他忽而有些理解了方辰,他這個寄予厚望的弟子。

時不我待,必須抓住每一個能提升實力的機會。

反攻玄武星域是如此,不顧身份、遍地收取靈藥也是如此。

旋即,始祖將鴻蒙紫氣遞給了方辰,“此物你既然侍得,應該也知道它的妙用。”

“我期待你使用它的一天。”

眼下之意,始祖對方辰登臨聖君之境,寄以厚望。

方辰微微一愣,旋即搖了搖頭,笑道:“我距離那一步,還早。”

“以始祖的進階速度,想來不日便可抵達那一步。”

“顯然,始祖你更需要此物。”

洛曦等人聞言,不禁來回張望。

眸中滿是驚奇。

驚訝於方辰居然不要鴻蒙紫氣,這可是可以增加三成突破聖君幾縷的造化之物!

也很好奇於始祖的身份。

被稱作始祖……此人或許是活出了第二世的老古董。

可是,在神通境便有金榜前百的實力,此人前世定然也會雄踞一方的霸主。

為何……如此陌生?

而就在此時。

蒼茫無垠的諸天界域,陡然天地翻湧,蒼穹崩裂,激射出璀璨的金光,照耀無儘大陸。

無儘規則滾滾鋪散,一頭玄龜雙爪洞碎界域屏障,自時空的旋渦中緩緩爬出。

體型如山嶽一般巍峨,通體漆黑,周身有古老的規則縈繞。

而在他的背上,赫然豎立有一道閃爍著熠熠金輝的白玉神碑。

神碑高可參天,上麵篆刻有三百六十人的名姓。

諸天金榜!

忽而,金榜爆發出璀璨的金芒,照耀整個諸天界域。

嗡——

第三百六十位的名姓,忽而發生了改變。

神族玄元,儼然變成了——人族,方擎天!

一時間,整個界域掀起了軒然大波。

人族,竟又有妖孽,登臨諸天金榜?

方擎天?

難道是遠古王族方家的血脈後裔不成?!

界域東極,無儘海域中,有一方接天青蓮,隨風搖曳,自然彌散著氤氳的仙靈之氣。

而接天青蓮上,赫然盤坐著一位神威無量的魁梧青年。

隨著諸天金榜變動,青年有感,陡然睜開了神眸。

神芒激射而出,粉碎萬裡虛空、

無儘海域隨之掀起了狂風驟浪。

“方擎天,方家的血脈後裔?真源之地的三大王族,居然還掌握有界域的通道?”

“嗬!”

青年不禁麵露冷笑,“如此也好……若是你們一直龜縮在真源之地,我仙庭還真不好出手。”

“既然來到了界域,那我仙庭怎能不一儘地主之誼,好好招待一番?”

旋即,傳令身在界域各地的仙庭妖孽,若發現三大王族的人,殺無赦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