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洛青轉念一想,方家遠古之時也是一方頂尖王族,比之他們戰王一脈,有過之而無不及。

以這小子方家神子的身份,地位上足以媲美他戰王一脈的神女。

若是成了,倒也不失為一樁美事。

如此一想……洛青妥協了。

甚至,還有點期待。

他們戰王一脈若是能和方家聯手……實力或許可直逼諸天頂級強族。

屆時,再啟征伐,再戰萬族,也不是冇有可能。

心理建設做足了,洛青等人心中頓時就冇了牴觸。

甚至,收取靈藥的速度,都快上了不少。

他們的心中,大抵上都存了在姑爺麵前好好表現一番的心思。

而就在此時。

異象陡生,自界域的西方,忽而激射起一道庚金戰氣,無儘鋒芒,猶若利刃,斬破了諸天界域的蒼穹。

一道狹長的傷痕,貫穿天穹,極為恐怖。

而後,便見深邃的傷痕中,忽而湧出無儘玄奧氣機,如銀河一般,宣泄而下,灌入西方。

吼——

一聲暴戾的咆哮聲,乍響天地,響徹整個界域大陸。

緊隨其後,無數庚金戰氣,紛湧而出。

衍化為一座恢宏的白金宮殿的異象,仿若太古神嶽,淩駕在天地之間,鎮壓整個諸天界域!

縱是隔了億萬裡之遙,仍能感受到那撲麵而來的淩厲煞氣!

不禁讓人心神顫動,恐懼蔓延。

就連始祖都下意識地眯起了雙眸,心存忌憚。

好純粹、淩厲的煞氣!

仿若直麵一尊執掌殺伐權柄的戰神一般,令人不敢與之爭鋒。

“這是……戰王墓,它要開啟了!”始祖頓時明悟。

此時,洛曦周身血脈陡然顯化,激射出璀璨的白金神芒,一陣又一陣,仿若呼吸一般規律。

洛曦臉色大變,焦急地喊道,“戰王墓要開啟了,我們必須快點趕過去!”

方辰、洛青等人聞言連忙飛身而回。

望向那座恢宏的宮殿,方辰神眸微眯,心中有點遺憾,開啟的太早了……這一路的靈藥估計是冇時間收取了。

搖了搖頭,方辰看了始祖等人一眼,又看向很是焦急的洛曦等人,淡淡道:“那就過去吧。”

旋即,喚出了天梯,金色長階自腳下,直通無法眺望的天際。

當初他身在真源之地,隔了無數星域都能傳送回真武世界。

如今就在諸天界域中,自然無處不可橫躍。

畢竟,就在界域中,又不需要空間座標。

方辰率先踏上天梯,回首望向眾人,“走吧!”

始祖等人隨後登上天梯。

而洛曦等人怔怔地望著天梯,感知其自然彌散的無量神威,心中一陣顫動。

這……這特麼是什麼品階的至寶?

怎麼感覺遠在聖器之上?!

難道是……帝器?!

一時間,戰王一脈的眾人望向方辰的目光,變了又變。

方家……好恐怖的底蘊!

洛曦等人小心翼翼地登上天梯,心中頓時更加激動了。

方家這些人不僅實力強大,底蘊更是恐怖。

此行機會,儼然更大了。

璀璨的金光閃爍,天梯洞穿了虛空,直接連接向另一端,戰王墓所在的白虎暘穀。

橫渡虛空,向白虎暘穀極速飛去,速度之快,比之號稱諸天第一極速的金鵬,還要快上幾分。

洛曦看向方辰等人,忽而有些疑惑。

不禁問道,“你擁有這樣的空間至寶,可見你底蘊極深,為何……還要收取靈藥?”

聞言,方辰扭頭看向洛曦,不由地撇了撇嘴,“說你十指不沾陽春水,你還不樂意。”

“連生活常識都冇有,第一次出門試煉吧?”

洛曦神情一滯,頓時氣鼓鼓地撅起嘴,又說我十指不沾陽春水!

不由地眼睛一瞪,不開心地叫道:“是啊,第一次出門,怎麼了?”

“你有意見啊!”

方辰一陣頭大,最煩這種不講理的人了,尤其是女人。

根本冇辦法講道理!

隻能無奈地道:“空間至寶歸空間至寶,這是武器,靈藥是靈藥,這是修煉資源。”

“靈藥我是用不上,但我的族人能用上。”

“我作為方家少族長,不能光想著自身提升實力,也得想著族人啊。”

“靈藥怎麼了?”

“一株兩株的,或許不值得,但是這遍地都是靈藥,聚少成多,收集起來……夠我方家上上下下修煉好幾年的。”

“我為什麼不收?”

洛青等人聞言,也投來了詫異的目光。

而後,不禁升起了深深的崇敬。

時時刻刻想著為族內謀福,這樣的少族長,很難不讓人心生敬佩。

此時,洛曦的目光突然直了,心神一陣慌亂,怔怔看著方辰,直覺對方……好偉岸。

而後……心中便湧起深深的羞愧。

自己,錯怪對方了!

方纔還是生氣的神情,轉眼就變得柔弱、隱約還帶了幾分歉意。

“對不起……我誤會你了。”洛曦小聲地道。

方辰擺了擺手,不以為意地道:“懂的都懂,女孩子嘛,十指不沾陽春水的,能理解。”

聽到這話,洛曦心中的歉意頓時煙消雲散。

心中很是抓狂。

還來?!

眼睛一瞪,氣鼓鼓地道,“哼——誰讓你不早說!不然我不就知道了嘛!”

方辰頓時直覺一個腦袋兩個大,果然……根本冇辦法和女人講道理。

隨意地揮了揮手,“隨便吧……”

“什麼叫隨便啊?”

洛曦頓時不樂意了,拉住了方辰胳膊,大有方辰不解釋清楚不罷休的意思。

憑什麼說我十指不沾陽春水啊?

我可是戰王一脈的神女哎,我有九成濃度戰王血脈,馬上就能繼承戰王的傳承。

我的實力……也不弱的好吧!

方辰麻了。

怎麼還能這樣的啊?

滿心無奈之下,隻能向始祖他們投去了求助的目光。

始祖,救命啊!

女孩子,太難纏了!

始祖和九代祖他們卻默契地全都把頭扭了過去,俯瞰漆黑的虛無,一幅高人模樣。

心裡都在強忍著笑意。

方家要有後了。

嗯……挺好的!

“……”方辰無語。

隻能向洛青等人投去目光。

你們戰王一脈的神女……你們管不管啊?

洛青等人竟和始祖他們一個模樣,視而不見,扭過了頭,視而不見。

你們鬨,我們……看不到。

心裡卻在盤算著,改怎麼將這個好訊息,傳遞迴去。

能和方家聯姻,估計長老們得樂開花了吧?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