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彼時,縱是一度要執掌整個諸天的金烏一族,也要賣方家麵子,輕易不敢侵擾人族。

“遠古浩劫那一戰,方家殿後,護衛人族遣退,大半支脈,都已被我神族老祖鎮殺……原本以為隻有真源之地那一脈殘存,冇想到竟還有其他脈係倖存。”神族長老呢喃道。

顯然,他也確信,方家還有支脈殘存,同戰王一脈一般,潛藏在諸天的某一個角落,正在等待著機會。

畢竟……昔日的方家實在太過強大,隱隱有十大王族之首的趨勢。

這般強大的族群,縱是他們當年已經將方家覆滅了大半,依舊心有提防,仍覺方家尚未徹底泯滅。

如今看來……也確實如此!

“能培養出躋身金榜的妖孽,隱藏起來的這一脈方家,實力絕對不弱,甚至……恐怕還要超越真源之地那一脈。”

“還有戰王一脈……絕不能容忍他們繼續存在,一旦他們彙聚統一戰線,或會形成同我們叫板的力量。”

“必須儘早將他們揪出來,斬草除根!”神族長老殺機迸發,冷冷地道。

眾人紛紛頷首,傳令回族內。

半個時辰後,萬界各處禁地,千百位強者紛紛走出。

有前往真源之地,查探三大王族,尤其是方家的情況。

也有擅長推演的強者,踏尋諸天,遍地搜尋,想要揪出另一脈方家所在。

大世已至,席捲諸天的風暴,將要襲來。

人族也想湊熱鬨,乘此時機卷頭重來?

做夢!

一群龜縮了千萬年之久的螻蟻,安安分分地苟且偷生,他們可以選擇視而不見,任由存在。

但是,現在想要冒頭,重整旗鼓,再戰諸天?

冇有這樣的道理!

自遠古浩劫人族戰敗後,這諸天萬界,就已經冇有了人族立身之所!

現在如此,未來也依舊如此!

神羽族所在,亦有三位擅長推演的聖人自神峰走出,欲前往太昊星域搜尋。

太昊星域在遠古之時,乃是方家大本營。

或許,在那裡可以尋到隱藏起來的那一脈方家的線索。

而就在此時,毗鄰的枯寂大陸中,嬴家族長忽而一笑,“時機,來了。”

話音未落,忽而有三朵彼岸花綻放。

三道白色的光芒,仿若死亡一樣的潔白之色,陡然激射而出,劃破了蒼穹,湧向神羽族的三位聖人。

嗡——

神羽族三位聖人甚至冇有反應過來,便已經被虛幻的彼岸花所包攏。

一陣無用的掙紮過後。

三位聖人再度睜開了雙眼,一抹白芒閃過。

互視了一眼,皆露出了神秘的笑容。

然後……繼續向太昊星域駛去。

此時,萬族仙庭一處古老的祭壇上。

此地是諸天界域的一個入口,由萬族仙庭掌控。

而仙神魔等族的神子,各大強族真正的頂尖妖孽,正在此處注視著諸天界域,神情淡然地觀戰。

他們的修為早已達到尊者境,無法進入諸天界域。

隻能讓手下的追隨者進入,獲取戰王傳承。

作為強族最頂級的妖孽,乃至是諸天最頂級的妖孽,他們不是身負神骨、就是擁有聖體、帝血,甚至如仙族神子,更是大帝轉世。

他們的強大,體現在方方麵麵。

比如,他們每一個境界都會極力壓製走到極致。

但即使如此,他們也早已突破到了尊者境。

畢竟,如他們這般的頂級妖孽,證道成聖,纔是漫漫道途中的第一道關卡。

“一群廢物,對付一個人族,竟折損了三四位天驕。”魔族神子不禁怒罵道。

蚩娑乃是他的追隨者之一,他也一直對蚩娑頗為欣賞,認為對方實力不差,天賦也看的過去,有望成為他征戰諸天的魔將之一。

今日一見,卻實在拉胯!

簡直是在丟他的臉!

眾神子神情淡漠,眉頭微皺,也對那位蚩娑頗有微詞。

居於金榜第十,一點腦子都冇有。

明明知道對方實力不差,卻還派人挨個送死。

為何不直接出手,將其鎮殺?

自恃身份?

區區金榜十位,算個屁的身份!

這時,仙族神子神眸微皺,不怒自威,淡漠開口,“人族最近蹦躂的有點歡了。”

“麻煩各位傳令給各自追隨者……將諸天界域中的人族,儘數絞殺!”

眾神子紛紛頷首,旋即傳令。

戰王墓裡的傳承,對於他們來說格外重要。

因為他的手中有數位萬族準帝的傳承,皆是他殺戮之後奪取的,若是能夠奪取……未來的路,會穩不少。

最為關鍵的是,戰王的傳承,隻要能夠搶到,他們便可直接入聖,鑄就無敵道心。

隻要能夠參悟戰王的道,聖境之後,依舊能夠橫推逆伐。

這也是為何,他們會如此關注的原因。

頃刻間,諸天界域中,各處神山、秘地上,一位位金榜前列的妖孽,緩緩睜開了神眸。

喚出空間法寶,向白虎暘穀疾馳而去。

東方,無儘海域上,盤坐在接天青蓮上的魁梧青年,也緩緩起身。

一步踏出,無儘海域掀起了驚濤駭浪!

“早若是讓我出手,事情不就簡單了?”

魁梧青年淡淡一笑,寸步間,已然挪移了十萬裡!

他乃神族妖孽天鵬,現在居於諸天金榜……榜首!

此時,戰王墓開啟。

白虎暘穀中萬族的天驕妖孽,眼睛一紅,紛紛湧向戰王墓。

作為力斬三位準帝的戰王,他的傳承,他們自然也十分眼紅!

但他們收到神子的命令,要他們將人族妖孽全部鎮殺,他們隻能壓製貪慾,殺向人族。

當然……貪慾作祟,不聽命令的天驕,也有一些。

速度最快的,當屬蚩娑!

一人在前,化作魔芒,穿過恢宏的白金大殿,進入戰王墓。

全然將要出手鎮殺始祖之事,忘在了腦後。

至於魔族神子的交待……蚩娑選擇性地當做冇聽到。

他的野心告訴他,戰王墓是他唯一的機會。

乾掉神子,取而代之的機會!

那是力斬三大準帝的戰王,他的傳承,可想而知,有多麼的恐怖。

他若能奪得戰王傳承,何愁不能登臨尊者境,全麵蛻變?

這於他的誘惑,遠比洛曦這個爐鼎,要大得多。

此時,戰王一脈的神子洛夋,見眾天驕殺來,臉色一變,看向方辰等人,大吼道:“和我彙聚,一起進入戰王墓。”

方辰等人頷首,同洛曦一起,快速和洛夋彙聚,然後向戰王墓駛去。

方天畫戟橫掃八方,洛夋火力全開,砸死一位位萬族天驕,為眾人開路。

始祖則走在了最後,以金炎焚滅一個個不懷好意的天驕,以防腹背受敵。

而就在此時。

一道彩芒忽而劃破了蒼穹而來,落於洛夋之前,攔住了眾人。

彩芒閃爍,一道如琉璃人影浮現。

晶族的妖孽,晶巫。

金榜第五!

晶巫璀璨的雙眸,掃試過眾人,然後落在了洛夋身上,冷淡一笑。

“想進入戰王墓?”

“你們也配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