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鵬得令,眸中閃過不甘之色。

好不容易遇到一位同他實力相仿的人族,可以殊死一戰,極大程度地逼迫自己,向更高峰進發。

他實在不願錯過。

畢竟,進入戰王墓之後,所有人的重心都是戰王傳承,他也無法全身心投入,全力一戰。

但,神子的命令,他不得不尊。

遙望九代祖,隻能暫時按捺下心中的戰意,冷哼了一聲,轉身進入戰王墓。

晶巫等天驕妖孽見狀,頓時一陣火大。

你特麼命令我們圍殺人族,自己卻偷摸摸地進入戰王墓?

想要獨吞戰王傳承?

冇有這樣的道理!

旋即,晶巫等人索性也不再理會人族,紛湧入戰王墓中。

開玩笑,九代祖那一劍,差點把他們膽子抖嚇破了,打肯定是打不過,再不跑,在這等死嗎?

更何況天鵬都溜了!

他們跟著溜,神子那裡也怪不到他們分毫。

一時間,萬族天驕圍殺之勢,瞬間土崩瓦解。

九代祖見此,有些無奈地收起了手中的長劍,搖了搖頭,幽幽一歎,“這一時代的金榜,果然是摻水了。”

洛夋聞言,嘴角一陣抽搐,金榜摻水?意思是金榜妖孽,全都名不副實唄?

這不是連帶著把他也罵進去了?

不禁望向九代祖,心神一陣恍惚,這位……究竟是誰?

縱是活出第二世的老怪物,那也是再次重修啊,怎麼會有這麼恐怖的實力?

難道說,他上一世就已經這麼強了?戰力可登臨金榜前列?

可是……若是那樣,他不應該籍籍無名纔是啊!

曆代諸天金榜上的妖孽,隻要順利活了下來,必然可以證道,名震諸天。

洛夋下意識地回頭看向方辰等人,見他們都是一副見怪不怪的模樣,心中不禁一凜。

這些人如此淡然,是他們事先就知道九代祖有橫壓金榜的實力?

還是……他們每個人的戰力,都如此恐怖?!

洛夋一時間,直覺腦袋一片空白,三觀受到了劇烈衝擊。

自他出生那日起,便被告知,如今的人族岌岌可危,時刻麵臨著覆滅的危機。

而他戰王一脈,或許是人族最後的有生力量。

他作為神子,更是肩負重擔。

他們一脈的複興,人族的崛起,都寄予他和洛曦兩人身上。

所以,他刻苦修煉,日夜不敢懈怠分毫。

可是今日一幕,卻讓他生出了懷疑。

人族……當真衰落近亡了嗎?

那這些方家人,又作何解釋?

隨便一人,都疑似擁有橫壓金榜的絕對戰力。

要知道,那位九代祖,明明隻有神通境初期的修為!

卻可以一劍戮殺九位神通巔峰的金榜天驕。

這樣的戰力,有理由相信,待這位登臨尊者境,或許可以同萬族神子,那幾位站在諸天頂端的妖孽爭鋒!

最重要的是……

洛夋不禁移目看向方辰,心中激烈震盪。

這位纔是方家的中心啊!

他的實力……又該多恐怖?

方辰有感,抬頭迎上了洛夋的目光,咧起了笑容,走上前來,拍了拍洛夋肩膀,“走吧,神子。”

“戰王墓纔是真正的戰場。”

“這裡地方太大,腹背受敵,不好展開殺戮。”

“戰王墓內……”

方辰揚起了一個大大的笑容,隻是笑容中,冇有半點溫度,反而冷冽如霜,洛夋都下意識地身體顫抖了一下,心中直冒寒氣。

“他們一個都逃不掉!”

說完,方辰同始祖等人,一步跨入了戰王墓。

洛夋愣在了原地,望著方辰的背影,一陣驚疑。

洛青等人湊了過來,焦急的問道:“神子,我們趕緊進去吧?”

“神女率先進入其中,恐怕會有危險。”

洛夋回神,深吸了一口氣,眼神堅定,眸中似有神采飛揚,“走!”

方辰方纔的一番話,莫名地給了他無與倫比的自信。

這一戰,他們或許不會輸。

甚至……大獲全勝!

冇有道理,冇有根據,但他就有這樣的直覺。

隻因為,那十餘位無比神秘的方家人!

跨入白金大殿,抵達戰王墓,仿若進入了另一方世界。

無垠的天地,昏暗枯寂,仿若永夜籠罩。

漆黑的夜幕中,唯有一顆顆星辰,閃爍著稀疏的星光,勉強照亮了天地。

夜幕之下,是一方萬裡山河。

一方……兵器山河!

目光所及之處,皆是斷劍、殘刃,橫亂地插在大地上。

這些兵器的主人,很可能是一位位巨人,因為每一件兵器,都龐大無比,堪比一座神峰。

自然彌散著淩厲的殺伐氣息。

兵器上懸掛著顆顆猩紅的血液,應該是神魔的鮮血,正如怒浪一般,激盪翻湧,洶湧咆哮。

血光閃爍,映紅了夜幕。

暴戾的氣息,令人一陣心悸,實力稍弱者,臉色都不禁白了幾分。

此時,方辰等人進入。

進入的那一刻,他們明顯感知到了一股似有似無的殺機,暗潮洶湧。

縱是始祖,都有種被某種大恐怖盯上了的錯覺,不禁毛骨悚然。

洛夋等人更是臉色微變,神魂深處隱約傳來了不適之感。

不禁有些不安地道:“此處自成一方天地,於外界隔絕。神念也隻能探出百丈。”

“而且……”

洛夋不禁握緊了方天畫戟,感知自身神魂變化。

“我的神魂被特殊的規則牽引了過來,如今神魂一體,若是在此死亡,將會徹底泯滅!”

洛青等人聞言,頓時臉色大變,有些擔憂地道:“那我們讓神女率先進入,豈不是害了她?”

方辰嗬嗬一笑,“多慮了。”

眾人神念被限製,但方辰好似並冇有這方麵的困擾。

遙指一方,距離他們千裡之外,有一方好似天柱一般的斷矛,佇立大地之上,周遭庚金之氣肆虐,形成一方禁區。

眾多覬覦洛曦的萬族天驕,寸步難進。

而洛曦正站在斷矛之上,好似在感悟著什麼。

洛夋臉色一變,連忙飛身而去。

洛青等人緊隨其後。

方辰臉色不變,輕聲道:“此處極為怪異,氣息混亂,殺伐無儘,完全不像是傳承之地。”

“各位老祖,還請多加小心。”

“若有餘力,不妨多照拂一下戰王一脈的人。”

九代祖撫須而笑,“我們這些老傢夥分得清輕重,還不用你交待。”

方辰訕訕一笑,點了點頭,向洛曦方向駛去。

始祖一如既往地殿後,隻是他的目光,一直在掃視著整個夜幕天地,眉頭不經意間已然皺起,好似心有憂慮。

不對勁!

很不對勁!

但是,夜幕籠罩,特殊的規則嚴重乾擾著他。

縱是他,神念也隻能探出周身千丈,一時間無法完全看清這方天地的詭異。

片刻後,眾人來到斷矛前。

洛夋全力出手,連斬三人,暫時將眾天驕嚇退。

眾人登上斷矛頂端,來到洛曦身前。

洛曦正閉目而坐,周身有星輝湧動,仿若在同蒼穹之上的星辰相呼應。

在洛曦周身,似乎有一方玄妙陣法,映照著夜幕之上的萬千繁星。

陣法緩緩地旋轉,星辰也隨之變換方位。

隱約間,似乎有淡淡的殺機,正在醞釀。

見此一幕,始祖神眸陡睜,心中震動,駭然地道:“周天星辰殺陣!”

“快阻止她,讓她停下。”

“這不是傳承!”

“這是要以她為祭品,獻祭神魂、命格,啟用殺陣……引動周天星辰,毀滅此方天地!”

洛夋聞言,眼睛一瞪,根本不敢遲疑,連忙湧出魂力,灌入洛曦體內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