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洛夋等戰王一脈的人,頓時臉色一片漆黑,但是又實在找不到什麼反駁的理由。

仿若末日的一幕,就在眼前,他們能怎麼辯解?

隻能默默地撐著道域,抵禦落下的星辰。

一顆又一顆星辰落下,砸的眾人道域都崩出了一道道裂痕。

修為稍弱的洛青等人更是口吐魂血,氣息萎靡,不得不盤膝坐下,有些心疼地取出聖藥吞服,修複自身魂體。

心中更是不禁哀怨,始祖哎……你能不能悠著點!

我們畢竟是你的血裔子嗣,你佈下的殺陣,對我們下手的時候,好歹輕一點啊!

漫天星辰,紛紛而落,仍在肆意地毀滅著這方天地。

另一邊,萬族天驕妖孽瘋狂逃竄。

但,落下的星辰實在太多了!

還是很多人不慎被星辰砸中,瞬間化為齏粉,捲入黑暗之中,徹底泯滅,化為虛無。

不過短短數炷香時間,已然有四五十位天驕喪命!

甚至,連金榜前百位的天驕,都有十餘位徹底隕落。

天鵬見此情況,心中很是無奈。

若是天驕妖孽全麵喪命,他就算活著出去,也難保不會被那些神子問責。

輕者責罰,重則……

天鵬心中滿是戾氣,但隻能出手相助。

啾——

一聲暴戾的啼鳴,響徹整個天地。

天鵬以神魂強行幻化出本尊,儼然是一隻大鵬!

展翅而飛,雙翼仿若參天,遮蔽萬丈蒼穹,抵禦星辰,為數十位天驕撐起了一個保護傘。

眾天驕見此,迅速彙聚,躲避在天鵬的庇護之下。

天鵬雙翼扇動,捲起層層狂風,強行將砸來的星辰,全部挪移開。

他身負太古遺凶金翅大鵬的部分血脈,本體算的上是雜血大鵬,機緣巧合之下,復甦了金翅大鵬的血脈,蛻變為純血大鵬,更是自血脈中獲得了金翅大鵬的大部分傳承。

所以,才能在萬族天驕妖孽中脫穎而出,登臨諸天金榜榜首。

並且受神族神子青睞,收為第一扈從。

天鵬自負,自己的戰力,縱比不上那幾位站在諸天青年一代頂端的神子,也足可以排得上第二梯隊。

所謂諸天金榜,從來不是他的追求。

畢竟,他早已神通巔峰數年之久,隻是一直差了一個契機,無法完美地突破至尊者境。

若是能完美地突破,縱是那些神子,他也有底氣可以一戰。

他前來諸天界域,也不過是應神子要求,代為取得戰王傳承。

不過……在這界域中,他倒是發現了一些有意思的東西。

人族!

一位籍籍無名的人族,居然就擁有危機他的實力。

這讓天鵬倍感興趣,更渴望一戰。

他有預感,若能和那位人族酣暢一戰,他絕對可以以完美的狀態,登臨尊者境!

隻是……

天不遂人願。

剛尋到那群人族,打算一戰,就發生了這麼一檔事。

星辰墜落,毀滅天地?

尼瑪!

這不是戰王墓嗎?

此時出世,難道不是為了尋找合適的傳人,傳授自身傳承嗎?

直接開始無差彆地毀滅,是什麼一個意思?

天鵬現在可謂是一肚子火。

不僅無法同那位人族酣暢一戰,現在居然還要幫忙護衛這些廢物!

怎麼想怎麼都覺得憋屈!

要知道,這些都是真實的星辰,每一顆落下來都蘊藏無與倫比的毀滅之力。

縱是他抵禦星辰,也極為費力,稍有不慎,便會負傷。

“這特麼都叫什麼事啊!”天鵬心中戾氣無限滋生。

一發狠,扇動羽翼,全力宣泄著力量,將落來的一顆星辰直接扇飛。

受天鵬庇護的萬族眾人,見此一幕,頓時暗鬆了一口氣。

感激不已。

若非天鵬相護,他們現在恐怕已經飲恨星辰之下,成為一堆灰灰了。

此時,斷矛所在。

始祖、洛夋等人,仍在撐著道域,抵擋著星辰。

方辰顯然正在感悟,他們自然不能離開。

當然,想離開,也無處可去。

經過了數炷香的輪番轟炸,如今落下的星辰數量,明顯少了不少。

始祖等人交替支撐,倒也不算艱難。

隻是……

隨著星辰的毀滅,偌大的一方兵器山河,儼然泯滅了大半,目力所及,大半都已化為了虛無。

他們現在就像是被黑暗包攏的孤島。

很有可能下一刻,就會被黑暗吞噬。

“這方天地馬上就要毀滅了,我們無路可走了。”

洛夋有些苦悶地問道,“現在該怎麼辦……”

始祖目露思索,然後不禁看了一眼正在感悟的方辰,遲疑地道:“等方辰結束感悟。”

“他或許有辦法。”

方辰不是不知輕重的孩子,如此危機的時刻,他卻坦然地坐下感悟,顯然不是無的放矢。

他應該是找到了破局之法。

洛夋神情一滯,不禁也向方辰投去了目光。

隻是目光中,滿是懷疑。

他真的有辦法?

洛曦也悄然地瞥了方辰一眼,大大的眼睛中,滿是好奇與疑惑。

此人給她的感覺,就像是身處迷霧中一般,充滿了神秘。

明明是方家的神子,卻極為財迷,連一株靈藥,都捨不得放過。

他的戰力應該也極為不俗,估計可以躋身金榜,但從未見他出過一次手。

現在那位始祖又說他有辦法破局?

真的假的?

“真是一個奇怪的人。”洛曦不禁暗自嘀咕道。

這時,轟隆隆!

璀璨星輝閃耀,有一顆星辰泯滅了虛空,砸向始祖等人所在。

眾人頓時臉色微變,收斂了心神,嚴陣以待。

一層層道域交織、堆疊,形成一方壁壘,如盾牌一般,呈一個角度立於上空。

多次抵禦星辰,大家逐漸也掌握了一些技巧。

這樣可以用最小的消耗,卸下星辰的磅礴巨力,將其引到他處。

但,這一次,好像出了一點差錯。

星辰並未如他們所想的那般,偏移開來,而是……十分突兀地懸浮在了空中!

然後,陡然迸發出璀璨的光芒,像是要爆炸了一般,加速橫移,向天鵬所在的方位疾馳而去!

眾人見狀,不禁一愣,有些傻眼了。

什麼情況?

洛曦眼睛陡然瞪大,下意識地看向了方辰。

果然……方辰已經結束了感悟,睜開了神眸。

隻見方辰雙手憑空滑動,手下隱約間懸浮有一方虛幻的星陣。

星陣閃爍著淡淡的光輝,點點星光,忽明忽暗地閃爍著。

洛曦瞳孔一縮,不禁長大了嘴巴,震驚失色,方辰手下那道陣法,正是放下她同星辰呼應的那方陣法——周天星辰殺陣!

“他在操縱周天星辰殺陣?!”洛曦心中滿是驚疑。

正如洛曦所懷疑的那樣,方辰確實是在操縱周天星辰殺陣。

“叮!陣法天賦偶有所得,成功助宿主參悟周天星辰殺陣,並且將其掌控。”

“但,此陣如今缺少一方主陣祭品,陣法殘缺,不得圓滿,星辰之力在流失,陣法無法,輪迴運轉,長久存在。”

“待周天一萬零八顆星辰落下之後,這方周天星辰殺陣便會徹底失效。”

方辰操縱著周天星辰殺陣,嘗試調動剩下的最後三百餘顆星辰。

心中也在感慨,福禍相依。

洛曦陰差陽錯下,反倒使得周天星辰殺陣冇有完美開啟,威力衰減了很多,所以始祖他們才能抵禦這麼久。

不然,依他參悟顯示,完美開啟的周天星辰殺陣,開啟的那一刻,一萬零八顆星辰,會同時落下,直接將整個天地,直接蕩滅、徹底涅滅。

根本不會給他們留有時間。

若是那樣的話,縱他有天賦加持,也冇有時間參悟此陣,並將其掌控。

而且,也正是因為少了洛曦這一份主陣祭品。

周天星辰殺陣中存在紕漏,很快便會因星辰之力消耗完而結束。

“不過……還有三百多顆星辰,結束之前,我可以送他們一份大禮。”

方辰遙望各方抱團的天驕妖孽,尤其是天鵬那一方所在,不禁露出了一抹彆樣的笑容。

旋即,手指在星圖上揮舞,同蒼穹上的星辰呼應,直接全部調動,然後……

轟!

全部落下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