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見狀,界靈直接懵了。

五行大道直接被吞了?

還讓對方參悟了五行大道?

這尼瑪是什麼鬼?!

五行大道可是在諸天三千道,足以排的進前二十的至強之道,縱是聖人也未必能參悟。

眼前這小子吞了他的五行大道,轉眼就領悟了?

居然還凝聚了五行之火?!

界靈無法理解自己見到的這一幕,這小子究竟是誰?

先是硬撼極致天罰,又引動驚世異象,竊取了雷劫液,鑄就了神魂聖基,現在居然連五行大道都參悟出來了。

尼瑪!

這真是一個神通境能做到的事?

據他所知,縱是號稱最接近人皇的那位戰王,神通境的時候,也遠不及眼前這小子啊!

界靈心中一陣悚然,不禁心生懷疑,“這位該不會是太古時期,某位人族大帝轉世吧?”

聯想到諸天戰域近來,時常有太古神靈的氣息傳出,界靈對自己的猜測又信了幾分。

頓時,欲哭無淚。

這特麼都叫什麼事啊!

我隻是想示好萬族仙庭,藉助他們的力量超脫,渡過此世大劫,怎麼大劫還冇來,先特麼整出來一個命劫啊!

關注著這一幕的所有人,此時也都一臉茫然。

這小子有點太妖了吧?

降下極致天罰,對方修為激增,還鑄就神魂聖基。

以五行大道衍化世界神通,對方將其吞噬,順便參悟了五行大道。

界靈真的是在針對方辰嗎?

這怎麼感覺是在給他送造化?

萬族仙庭的聖君空暝,怒了,這界靈乾什麼吃的!

分明擁有著比肩聖君的力量,連一個神通境的雜蟲都殺不死嗎?

扭頭怒視界靈,空暝忍不住怒喝道:“界靈,你若是再敢陰奉陽違,休怪我萬族仙庭同你終止合作,來日你超脫之時,休想我仙庭相助你分毫!”

界靈一聽到這話,頓時不樂意了。

雷劫液已經被這小子吞了,我特麼已經冇了超脫的底蘊,還需要你們相助個屁啊!

再者說,我特麼什麼時候陰奉陽違了?

老子為了你們交待的這點破事,連戰王的恩情都不管不顧,連帶著整個人族都得罪了,你現在跟我說陰奉陽違?

草!

界靈心中怒罵連連,恨不得直接和對方翻臉。

但理智還是讓他冷靜了下來。

他選擇了靠向萬族,現在顯然已經冇有回頭路了。

方纔不顧戰王昔日恩情,針對人族妖孽,對其出手,明顯已經惹怒了戰王一脈。

就算他現在還想回頭,人族這邊也不可能會給他半點好臉色。

為今之計,隻能一條路走到黑,傍上萬族仙庭的大腿,以期來日能藉助對方的力量,再次尋求超脫的機會。

“現在必須將這小子鎮殺。”

“不然以他這妖孽的天資,估計要不了多久,就能成長為一方巨擘……到時候我就麻煩了!”

“我可以不超脫,再等幾個紀元,但是要是真讓小子成了我的命劫,我就死定了!”

界靈心中發狠,冷冷地盯著方辰,殺機迸發,顧不得界域規則秩序,也不管會不會驚動太古神靈了。

諸天界域風雲變幻,雷霆肆虐,磅礴的天地之力宣泄而下。

如流塑一般,無儘的大道規則奔騰,堆砌在一起,逐漸凝現為一方足有九丈高的巍峨巨人。

身有三頭六臂,渾身道紋纏繞,肌肉仿若山巒高聳,爆炸性的力量,撼動蒼穹。

朦朧麵容上,生有一雙豎目,內含宇宙奧妙,仿若可參三千大道。

沐浴神輝之下,周身神聖蒼茫的氣息,如怒浪席捲天地,涅滅虛空萬法、天地萬物。

界靈低下頭,俯瞰方辰,豎目微闔,迸發出淩厲的神芒。

“褻瀆本座,罪無可恕!”

“死!!”

神音怒叱而出,如天雷滾滾,震盪整個界域。

無法言喻的威壓,好似蒼穹倒置,天穹將傾,無比沉重的壓力,籠罩在所有人的心頭。

界域外,隕星聖君等人臉色陡變,投去了不可置信的目光。

旋即,怒不可遏!

聖君!

界靈為了對付他人族妖孽,居然直接動用了聖君力量。

臉都不要了!

“爾敢!!”

隕星聖君怒吼,旋即重踏而出,淩冽的殺伐刺穿了星河,寰宇震動,無數星辰崩碎。

空暝冷淡一笑,隨之踏出,橫在了隕星聖君前方,將其阻攔了下來。

“隕星,你若想一戰,我奉陪。”

“你——”

隕星聖君死死地瞪著空暝,雙目噴火,怒不可遏。

可是,如今局勢顯然不利於他們。

對方足有五位聖君,他們就算出手,也很難突破對方的防禦,救下方辰。

更何況,以他們的身份,現在若是動手,那意味著人族要向萬族全麵開戰。

人族……現在還冇有這個能力。

深呼吸了幾口氣,隕星聖君強行壓下心頭的怒火。

隻能強行鎮定下來,看向諸天界域,心中抱著絲絲希冀。

這位是方家的絕世妖孽,遠渡諸天來此,方家……應該存有後手,庇護他吧?

這一邊,始祖等人的心頓時提了起來。

心中不禁滋生出絕望。

實力堪比聖君的界靈,出手了。

以他們現在的實力,根本不是其一合之敵。

縱是動用秘術,燃燒神魂,最多也隻有巔峰之時的一擊之力。

能不能拖住界靈,給方辰足夠的逃離時間,都是兩說。

長吐了一口濁氣,始祖一臉沉重地道:“無論如何,必須護送方辰離開!”

九代祖等人神情肅穆,重重地點了點頭。

旋即,眾人紛紛衝了出去。

始祖更是直接化身萬丈火海,猶若一道火焰天塹一般,橫在了方辰之前,阻擋界靈。

“喚出天梯,趕緊離開,快!”九代祖嘶吼道。

戰王一脈的眾人,互視了一眼,頷首示意,也紛紛衝了出去。

方辰是方家的希望,現在也是他們戰王一脈的希望,未來更是人族的希望。

絕不容有失!

哪怕是捨得他們的性命,也必須護送他離開。

洛夋看向洛曦,臉色沉重地叮囑道:“緊跟方辰,和他一起逃!”

“隻要你還在,方辰還在,希望就在。”

說完,喚出方天畫戟,神魂暴漲,化作三丈高的魁梧巨人,殺向了界靈。

洛曦痛苦萬分,卻隻能默默流淚。

她清楚,以她的實力,在此也幫不上任何忙,反倒會拖累他們。

拍了拍白虎的腦袋,含著悲痛,沉聲道:“走!”

白虎望向界靈,眸中閃過疑惑。

這傢夥當然不是戰王老頭救下來的嘛?

現在怎麼恩將仇報起來了?

但白虎也不敢遲疑,對方擁有聖君實力,碾死他跟碾死一隻螞蟻一樣簡單。

旋即,直接化作一道白芒,以庚金大道劃破虛空,瞬至方辰麵前,將其馱起,“主人,得趕緊跑了!”

洛曦也焦急地道:“方辰,趕緊走!”

“兄長他們撐不了多久!”

方辰望著眼見一幕,神眸中寒芒吞吐,緩緩地搖了搖頭。

“還不到我走的時候。”

洛曦一愣,旋即心急如焚,含著哭腔道:“你若不走,兄長他們不是白白犧牲了嘛?!”

白虎更是欲哭無淚,心中有些絕望。

我特麼剛重鑄的無上根基,就要死在這裡了?

我特麼是做了什麼孽,攤上了這樣的主人?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