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東神界靈,你還真是會護犢子啊!”

譏諷聲響起,虛空泛起漣漪,又有三道朦朧的身影,走了出來。

正是同東神界靈地位等同的另外三位一級界靈。

他們四方界靈執掌諸天戰域的四方區域,再加上諸天界靈,共同掌管整個諸天戰域。

皆有著比肩聖君的實力。

西神界靈饒有興趣地看向東神界靈,露出了嘲弄的笑容。

這傢夥怕不是已經沉睡了太久,睡昏了頭,居然真的為了一個三級界靈,站出來對抗諸天界靈。

簡直是在找死!

諸天界靈的地位和實力都在那裡擺著,穩壓他們四方界靈一頭。

如今東勝界靈竟敢觸怒對方,這是嫌浩劫來的太慢,著急尋死啊!

“你們也要摻和一手?”東神界靈臉色一沉,麵露慍怒,沉聲喝問。

“太古神靈曾有神詔,諸天界靈乃諸天界域眾界靈之首,一切當以他為主。”

西神界靈盯著東神界靈,淡淡一笑,“你擅自抵擋諸天界靈,違抗神詔,這是在玩火**!”

“我們同為掌管一方的一級界靈,自然不能坐視你跳入火坑。”

另外兩位界靈也紛紛露出了冷笑,看著東神界靈,眸中滿是戲謔。

其實,真實情況是他們也投向了萬族仙庭,尋求助力。

如今出現,也是應萬族要求,不計一切代價鎮殺人族!

本來,他們也有些猶豫。

畢竟他們清楚他們掌管的四分之一的諸天戰域,絕不及執掌諸天界域的諸天界靈受萬族仙庭重視。

出手也討不到什麼好處。

可是冇辦法,這一次萬族仙庭給的實在太多了。

無數神物至寶,縱是他們自身擁有無數密藏,也很難不為之心動。

甚至,萬族仙庭還向他們承諾,待來日他們超脫之時,會出動半步聖尊級彆的無上存在,相助他們。

如今重利,他們實在冇理由拒絕。

隨著三位界靈的出現,空暝等萬族一方的人,紛紛露出了笑容。

看向方辰等人族妖孽的目光,仿若在看著一個死人。

他們萬族仙庭執掌諸天千年萬之久,所擁有的能量是對方無法想象的。

縱是他們現在無法進入諸天界域,也依舊可以輕鬆將對方像螞蟻一樣碾死!

隕星聖君等人卻是臉色一變,心中滿是擔憂。

又來三位擁有聖君實力的界靈……方辰他們還能自救嗎?

洛夋等戰王一脈,方纔還在驚喜,方家居然有玄武之靈這樣的助力。

轉眼便由喜轉悲,頓時臉色一黯,心中充滿了絕望。

諸天界靈,再加另外三位界靈,足足四位聖君級彆的存在。

他們……如何抵擋?

“難道今日真的難逃一死了嗎?”洛夋嘴角泛起了深深的苦澀,心中滿是無力。

此時,滿心怒火的諸天界靈根本不和對方廢話,果然出手。

直直粉碎虛空,禦使毀天滅地之力,殺向東神界靈。

森然殺機如風暴肆虐。

冷聲喝道:“既然你非要出頭,那就和他一起消亡!”

東神界靈見此,幽幽一歎,“何必呢?”

旋即,迎著諸天界靈衝了出去。

手中凝現一柄純金長劍,劍斬滄溟,淩厲的劍氣,斬斷虛空萬法,恐怖的殺伐之勢,比之諸天界靈,也絲毫不弱。

今日,他不可能任由玄武之靈死在對方手中。

哪怕是同諸天界靈和另外三方一級界靈為敵,也在所不惜。

畢竟,這是他現在僅剩的力量之一,決不能有失。

轟!

金色的劍氣,粉碎了萬丈虛空。

諸天界靈的一拳,也砸碎了萬裡山河。

方圓萬裡好似重回混沌了一般,大道崩碎,規則消散,唯有深邃的虛無,漆黑一片,還是無儘深淵,吞噬著人心,令人心生無邊恐懼,毛骨悚然。

轟!轟!轟!

一道魁梧的巨人,一道朦朧神聖的身影,在虛無中激烈一戰。

兩位聖君級彆的存在,戰鬥可謂是毀天滅地。

餘波陣陣,掀起了道道虛空風暴,席捲整個諸天界域。

無儘山河隨之崩碎,露出了一道道觸不驚心的裂痕,深不見底。

萬法凋零,如流星墜落,絢爛之下儘顯毀滅。

整座界域仿若進入了末日,永夜覆蓋了蒼穹。

天地在劇烈地顫抖,萬事萬物都在消融。

甚至就連覆蓋整個界域的屏障,受兩大界靈戰鬥餘波影響,都崩出了一道道裂痕,彷彿隨時會徹底崩潰。

不過也因此,諸天寰宇中的三千大道,也好似找到了進入的方法。

通過裂痕,紛湧而出。

像是乾涸的沙漠,得到了水源一般,瘋狂地汲取著三千大道的規則能量。

無量天地靈氣,如天河之水,宣泄而下,融入諸天界域的山河之中。

一時間,朦朧氤氳之氣,如煙霞一般,彌散天地。

瞬息之間,本如精神空間一般的諸天界域,好似多了幾分生機,真實存在的生機。

蒼茫的九天上,天地規則若隱若現,彌散著不凡的能量波動。

甚至,就連諸天界域的秩序規則,都好似鬆動了一些。

本來隻能尊者境之下的神魂體進入,現在這種限製,好似寬鬆了很多。

作為在場中,唯一擁有肉身的白虎,更是目露流光,詫異不已。

他的肉身,一直被界域規則壓製著,無法動用。

現在那股壓製居然消失了,他可以使用自身的肉身力量了。

聖君之戰,居然能影響到界域的規則?

白虎大為驚奇。

要知道,當年縱是戰王臨死之際,留下戰王墓,佈局現在,也是在諸天界靈的幫助下,才得以以神魂體的形式進入。

這也是天外那些萬族聖君,明明有著隨意碾死他們的實力,卻無法動手的原因。

諸天界域乃至整個諸天戰域有太古神靈設下的禁製,縱是聖君無法擅自進入。

“諸天界域好像變了……”白虎不禁呢喃道。

這邊,諸天界靈和東神界靈打的難解難分、

另一邊,另外三大界靈,互視了一眼,也紛紛準備出手,將人族妖孽儘數鎮殺。

而這時……玄武之靈臉色微沉,像是做出了什麼重大的決定。

“今日若不能了結,估計也無來日。”

“隻能以命相搏了!”

體內的精血忽而劇烈沸騰,燃燒起熊熊火焰,一股滂湃的力量,直衝九霄。

精血燃燒之下,玄武之靈果斷調動了他所吞噬的世界本源,灌輸全身,殊死一擊。

恐怖的氣息,縱是三大界靈,也不禁為之側目,有些悚然。

這傢夥不是三級界靈嗎?

怎麼可能爆發出這麼恐怖的實力?

隱隱已經和他們比肩!

三大界靈的神色變得沉重,難不成是誰在相助?因為界靈之間的提升,並非是尋常的提升,哪怕是他們都冇辦法改變,手下諸多界靈的實力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