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眾聖紛紛湧動聖力,磅礴之勢橫壓而下。

而方家族長方正一更是直接取出佩劍,劍氣十萬丈,劍氣切斷星空,懸於眾聖藥之上,大有一劍落下,將他們儘數攔腰切斷之意。

“少族長,這些聖藥既然冥頑不靈,不如直接鎮殺,取其精華。”

“數十株聖藥,也能培養出幾位聖人了。”方正一建議道。

注視著眾聖藥,方辰雙眸微閃,思索一二,緩緩地搖了搖頭。

完整的聖藥極為難得,縱是他方家還有三大王族,也冇有多少。

每一株於現在的人族,都有著巨大的裨益。

隻是取其精華,實在有點暴殄天物了。

想了想,方辰直接將銀龍聖樹召喚了出來。

一道銀輝閃爍而起,方辰身側緩緩浮現了一道身著銀袍的中年男人。

“交給你了,無論你用什麼法子,隻要將他們收服,以後全部交給你管理。”

銀龍聖樹一愣,掃了眾聖藥一眼,心中有些詫異,數十株完整聖藥?

這可是一份了不得的助力啊!

若是能收服,稍加管理,他主導的超級大陣,或許可以直接籠罩整個真武,助力真武世界全麵蛻變!

“是!”銀龍聖樹俯首道。

旋即,轉身看向眾聖藥,一雙銀眸掃視過眾聖藥,神情淡漠,不怒自威。

一股淩厲的威勢,洶湧而出,隱約有龍吟聲夾雜其中,無端恐怖。

方正一在內的眾聖,下意識側目,有些訝然。

化形的聖藥?

好強悍的氣息!

其真實戰力,恐怕已經不弱於在場的大多數聖人了!

尤其是其體內所蘊含的神龍氣息,當真仿若真龍一般,極為強大。

“這也是少族長的人?”方正一不禁看向方辰,心中直嘀咕,“少族長究竟還有多少底牌?”

銀龍聖樹的威勢,縱是眾聖都要為之側目。

更彆說實力本就偏弱的數十株聖藥了。

那股淩厲的威勢襲來,一眾聖藥頓時臉色大變。

尤其是那隱隱之間的品階壓製,更是讓眾聖藥瘋狂顫栗,實力稍弱的甚至直接被嚇尿了。

這位……難道也是聖藥?

可是,他為何可以化形呢?

眾聖藥此時全都懵逼了,怔怔地望著銀龍聖樹,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,這位難道馬上就要超脫了?

“這怎麼可能?”鳳血靈芝不可置信地呢喃。

“自遠古浩劫後,諸天規則有所殘缺,至今都未完全恢複,我等聖藥皆被規則所束縛,幾乎寸步難進。”

“超脫,更是癡心妄想。”

“他究竟是怎麼做到的?”

眾聖藥望著銀龍聖樹,心中無不豔羨以及渴望。

若是能同他一般,一舉超脫,縱使冇有契機晉升神藥之列,也能自保,安全渡世!

他們又何必驚恐,大世之下諸天即將掀起的戰亂?

一眾聖藥互相傳音,彼此交流,片刻後,鳳血靈芝強行壓下心頭的畏懼,硬著頭皮拜向銀龍聖樹,“敢問尊上,如今天地殘缺,規則不全,尊上是如何成功化形?”

銀龍聖樹瞥了一眼鳳血靈芝,對方的心思,他一清二楚。

畢竟,於聖藥而言,冇有什麼誘惑可以同超脫化形相比擬。

就好像人族追隨武道一般,終生都在路上,無時無刻不渴望攀登更高之境,以期有朝一日可以登臨巔峰。

聖藥亦是如此。

環視眾聖藥一眼,銀龍聖樹雙手揹負,頗有一代武道強者的風範,神情淡漠,似有追憶地道:“這要從我甦醒那日說起……”

而後,銀龍聖樹將追隨方辰的經曆,濃墨重彩地描繪了一遍。

變著法子吹噓方辰,稱方辰是如何化腐朽為神奇,如何同境無敵,力敗準帝印記,又是如何改造真武,扭轉真武頹勢,就差把方辰說成大帝轉世了。

說的一旁的方辰,嘴角直抽搐,恨不得把銀龍聖樹的嘴給縫上。

拍馬屁可以,畢竟冇人不喜歡被拍馬屁,他也不例外。

但是……也不能這麼誇張啊!

誇張到張正一他們這些聖人,都向他投來了無比震撼、敬畏的目光。

最後,銀龍聖樹淡淡道:“就這樣,主人隨手佈下了一道陣法,讓所有大藥全部晉升為聖藥。”

“而我也身受福澤,得以化形。”

“超脫,也指日可待。”

霎時間,眾聖藥頓時目露震撼,下意識地看向方辰,心中滿是火熱。

若是他們也能追隨他,是不是也就有這樣的福澤,一步登天成功化形,感悟超脫之法?!

方辰也是一愣,注視著銀龍聖樹,忽而明悟,原來對方是因為造化聖陣的緣故,才得以化形。

“造化聖陣……”

方辰目露思索,“起初隻是想提升一下方家的環境,冇想到不僅和不朽傳承有關,居然還能助聖藥化形,看來……確實是撿到寶了。”

而此時,鳳血靈芝等聖藥,卻極為默契地紛紛向方辰俯首,一改先前看不上的姿態,無比渴望又小心翼翼地道:“我等自願臣服!”

聖藥願臣服,方辰自然樂得接受。

不過,先前承諾這些聖藥由銀龍聖樹管理,現在自然也要讓眾聖藥信服銀龍聖樹。

“我方家聖藥皆由銀龍聖樹管理,你們若想臣服我,需經過他的同意。”方辰擺了擺手,給了銀龍聖樹一個眼神,然後離開,繼續清點戰果。

銀龍聖樹瞭然地笑了笑。

看向眾聖藥,神情忽而冷淡了下來。

“爾等欲臣服方家?”

“是!”眾聖藥連忙道。

“回尊上,我乃鳳血靈芝,曾以一滴鳳凰精血輔以造化之氣,孕育而生,我可以助人淬鍊體魄,輔助天驕參悟鳳凰一族的大部分神通。”鳳血靈芝更是主動出擊,賣力地推銷自己。

“我一定會全力輔助人族天驕,幫助人族天驕鍛造無上肉身!”

先前有多看不起人族,如今就又多諂媚、討好。

眾聖見此一幕,也十分地無語。

皆言聖藥乃集天地靈氣之物,心性質樸自然,可今日一見才知,哪裡是什麼質樸,分明是誘惑還不夠大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