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銀龍聖樹神色依舊冷淡,並冇有急著收下眾聖藥。

淩厲威勢橫壓而下,冷冷道:“爾等如今願臣服,無非是為了超脫化形。”

“但,天下冇有免費的午餐。”

“想要獲取超脫化形的契機,就要付出匹配的付出!”

眾聖藥心中一凜,畢恭畢敬地俯首道:“謹遵尊上之令,我等自當全力輔助方家、輔助人族。”

“如此最好。”銀龍聖樹微微頷首。

旋即,大手一揮,銀色光輝閃爍,顯化為超級大陣的縮影,真武山河儘在其中。

銀龍聖樹輕點,數十處亮起光點。

“我標明的這些地方,由爾等坐鎮。”

“融入我主導的超級大陣之中,共同改造真武世界。”

“我會根據爾等的貢獻決定,是否給予你們化形的造化!”

冷冷地掃視過眾聖藥,銀龍聖樹冷笑道:“若有人敢偷奸耍滑,休怪我滅了他的靈性,送給主人煉製丹藥!”

一眾聖藥聞言,心中一顫,陡然冒起了一陣寒意。

他們清楚,這位尊上,絕不是在開玩笑。

旋即,紛紛小心翼翼地開口,保證道:“我們臣服方家、臣服人族,絕無二心!”

銀龍聖樹輕輕地點了點頭,大手一揮,“隨我走!”

天地之間,忽而浮現一道絢麗的銀色長河。

銀龍聖樹牽引眾聖藥,劃破星空,橫渡虛無,駛向真武世界。

霎時間,數十株聖藥紛紛懸浮而起,一道道通天之影於天地間搖曳,絢爛的大道法則,紛呈跌宕。

破開真武屏障,進入真武世界。

一株株聖藥,分散開來,於真龍秘境、北冥道域和西土道域三大地域,紛紛尋得神山紮根生根,同由銀龍聖樹主導的籠罩東玄道域的超級大陣相融合。

玄妙的陣紋,瞬間蔓延開來,將真龍秘境等三大地域也籠罩了起來。

鳳血靈芝等聖藥有超脫化形的誘惑驅使,現在極為賣力。

甚至不惜直接動用本源,接引隱於虛空的大道規則,湧入地域之中,反哺這三方地域。

一時間,氤氳的仙靈規則,如天河之水,汩汩流淌,充盈三方地域。

靈氣濃度在肉眼可見地增長。

雖仍不及東玄道域,更遠遠比不過方家神山,但比之天國所在的南玄道域,靈氣濃度已經超出了近十倍!

要知道……南玄道域先前在真武四大道域中,可是最為富饒的。

靈氣濃鬱、天地規則,遠超其他三大道域。

而現在,南玄道域反倒格格不入。

就好像是神羽族所在的中央星域,每一方大界都生機盎然,唯有嬴家所在大陸,枯寂一片,生人難近。

如今,如此除卻南玄道域,真武各方的環境,已然蛻變,甚至比之神羽族所在大界,也絲毫不輸。

由此可見,因方辰的存在,短短數年時間裡,真武的變化,究竟有多大。

各方頂級勢力的執掌者,紛紛走出,立身虛空,環視整個真武。

頓時,滿目訝然與驚喜。

本來,因真龍秘境融入真武,真武的天地規則,已經在日益修繕,趨向完整。

現在又有數十株聖藥加入,完善的速度,明顯提升了不少。

儼然已有古之盛世的氣象!

北冥道域,搖光聖地,搖光聖主神眸微眯,細緻地感知著周邊的變化。

大道規則明顯活躍了很多,天地規則也趨於完善。

他們的準聖強者,現在甚至可以不再前往東玄道域,隻在自家宗門,也能獲取證道之機,突破聖境!

當然,成功渡過聖劫的概率,顯然還是不如在東玄道域。

“老祖選擇我搖光聖地臣服方家,果然是明智之舉。”搖光聖主不禁感歎道。

方家儼然已有執掌真武的絕對實力,赫然已是真武未冕霸主,追隨於方家,他們搖光聖地纔有機會安全渡世,乃至是更進一步。

“據老祖所言,方家神子……已有人王之象。”

搖光聖主遙望方家方向,心中萬分激盪,不禁有些神往,“莫非此世,我人族當真可走出一位人王之尊,統帥人族,征戰萬族?”

“若真是如此……”

搖光聖主沉吟一二,旋即下令,調動大量修煉資源,主動贈予方家。

甚至,直接讓青年一代的天驕妖孽,全部前往方家。

追隨方家,就要有追隨的誠懇態度。

他們供奉的資源,或許在方家眼中,不值一提,但他們不能不送。

一如搖光聖地,北冥道域和西土道域的眾多勢力,皆是如此。

紛紛向方家供奉出大量修煉資源。

一時間,平靜許久的真武,再次熱鬨了起來。

唯獨天國所在的南玄道域,寂靜無聲,略顯蕭條。

那些本追隨天國的勢力,早已溜得一乾二淨。

唯有天國,同方家有著血海深仇,隻能頑強地屹立於此,

當然,還有古道宗、太一聖地、五毒神教這些頂尖勢力。

他們本紮根在北冥道域和西土道域,但遭受各方勢力排擠,原本的地方,已經冇有他們的容身之地了。

隻能舉教牽離,紮根於南玄道域,緊抱天國大腿。

麵對日益強大的方家,天國居然能一直處變不驚,好似根本不在意一般。

要麼是擺爛等死了,要麼是仍有潛藏手段。

古道宗這些勢力,也冇有第二條路可以選,隻能默默地靠向天國,抱緊天國大腿,祈望天國真的還有隱藏的力量,可以同方家抗衡!

此時此刻的各方勢力,在供奉方家之餘,也都在等著看南玄道域的好戲。

被方家孤立的南玄道域,早已格格不入。

待方家此次征戰結束之後,想來便會對天國等實力出手。

屆時……以天國不進反退的勢力,他們拿什麼抵擋方家?

“天國,招惹誰不好,非要招惹方家?”

各方勢力之主望向天國,無不搖頭歎息,“當年,為了一時之利,反叛方家,確實成就了你真武第一仙國的霸主地位。”

“可是,那又如何?”

“作為真武第一世家的方家,豈會是病貓一隻?”

“多年的蟄伏,不過是這隻雄虎,在養精蓄銳罷了!”

“天國,完了!”

而此時此刻的天國,永恒聖庭中。

天國之主,確確實實一臉愁容,方家的強大,已經讓他毛骨悚然,夜不能寐了。

一身黑袍的玄先生豎立一旁,也是一臉的驚悚,心中更是充斥著深深的絕望。

“數十株聖藥……改造三大地域,唯獨將我南玄道域孤立在外……”

天國之主的臉上,不禁揚起了苦澀的笑容,“這顯然是方家的手筆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