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拜托,這可是焚天神劫!

擁有三大曠世之劫的焚天神劫!

一劫更比一劫強,九陽曜日劫你親身體會,難道感受不到神劫的恐怖?

我知道你是氣運之子,福運滔天……但你也不至於這麼不怕死吧?

雷道之靈滿是不解。

心中更是充斥著深深的疑惑,與自我懷疑。

“難道我居於深空彼岸太久了,已經落伍了?”

“跟不上節奏了?”

“不然,怎麼氣運之子都開始嫌棄我了?”

此時,真武各方無數勢力、無數強者。

臉上都寫滿了複雜。

經聖人介紹,他們已經明晰,這是焚天神劫第二劫鳳凰涅槃神火劫。

而涅槃神火,是連神魔都能焚殺的曠世神火!

按理說,渡劫的方少欽,必無生還的可能。

但……他們心中卻直犯嘀咕。

鳳凰涅槃神火,能殺死方少欽……嗎?

應該吧?

畢竟,方纔方少欽與九陽曜日劫大戰,已經被重創了。

什麼築基,也扛不住這麼高強度的連番戰鬥纔對啊。

更何況……這可是鳳凰涅槃神火!

此時。

鳳凰虛影終於由虛凝實。

一縷鳳凰意識加持其中,鳳目激射出璀璨的神光。

周身涅槃神火,陡然暴增,焚灼萬丈虛空,洞碎空間,立於深邃、黑暗的空間亂流之上。

高傲之意,自然彌散。

好似這已不是虛影,而是真正的曾焚殺神魔、獨尊真武的神獸鳳凰!

鳳凰引頸啼鳴,高傲的鳳鳴聲,乍響九天,激盪萬萬裡山河。

無數生靈難承神獸之威,驚恐跪地,俯首匍匐。

像是回味過來了自身的職責,鳳凰高傲的頭顱微垂,輕蔑地瞥嚮應劫之人。

然後……愣住了!

鳳目一凸,存於靈魂的高傲,消散的一乾二淨。

尼瑪!

這應劫之人,什麼來頭?

大日神體?

顯化三足金烏?

這特麼天克我鳳凰一族的涅槃神火啊!

天道之眼是不是病了?

不知道特麼的三足金烏稱雄的時代,以龍為食,以鳳為侍嗎?

還讓我出來懲治他?

而且此人之氣運,有些驚人了,仿若承載了一方天地,化作混沌,浩瀚如海,卻又朦朧如煙,看之不透,未來在諸天萬界之中,必有一席之地。

不行!我得溜!

這一代的天道已經快要隕落了,無比瘋狂,居然與這樣的氣運之子為敵,簡直愚蠢。

我鳳凰一族仍有傳承,怎麼能乾這種傻事?

旋即,鳳凰二話不說,再度啼鳴一聲,揮翅降下一團……小火花。

頭也不回地,直接離開。

“砰——”

小火花還冇到方辰身前,半途直接炸開。

如同凡俗燃放的煙花,煞是絢麗、燦爛,就是冇有半點兒威力可言。

焚天神劫第二劫,鳳凰涅槃神火劫,渡劫成功。

霎時間,全場寂靜無聲。

所有人全都懵了。

下意識地揉了揉眼,我怕不是出現幻覺了吧?

小火花?

還是中途就自己爆炸的那種?

你管這個叫鳳凰涅槃神火?

拜托……你敢不敢再敷衍一點?

眾人無力吐槽。

實在是,有點習慣了。

回想方纔方少欽壓著九陽曜日錘,眼下鳳凰懼怕他、掉頭就跑,好像也不是不能接受。

隻是……為何鳳凰會這麼懼怕方少欽?

一眾強者心中起了疑慮。

這可是遠古神獸鳳凰啊!

連神魔都不能覬覦、染指的強大種族,冇理由會害怕一個小小築基境的方少欽吧?

“難道是因為……方家?”愉妃心中一跳,猜測道。

“方家作為隱世強族,傳承悠久,少有人知道方家的起源……”

愉妃回憶她曾查閱的資料,“隻知道遠古終末之際,方家突然顯現於真武,上古初期便已無敵之勢崛起,稱霸真武。”

“彼時,方家始祖縱橫真武,無人是其一合之敵,就連各大古老的聖地、大教,也要看方家臉色行事。”

又有人補充道:“我教有記載,上古初期,方家曾以一姓壓真武。”

“方家所在,眾生避退!”

眾強者陡然大驚,心中泛起了驚悚之意。

“難道方家……並非我們所見的那麼簡單?”有強者麵露驚恐,喃喃道。

“恐怕是的!”

愉妃嚥了咽口水,艱難道:“方家定還藏有我們所不知的底蘊與手段,恐怕絕非幾個聖境那麼簡單!”

“不然……貴為遠古霸主的鳳凰,為何不戰而逃?”

頓時,一眾強者全都沉默了。

這可是有意識得到遠古印記啊,如今避戰,自然是感知到了什麼大恐怖。

本是尊者境的他們,在這個聖境不出的時代,可謂是真武的最強者。

可此時,卻全都感到了深深的無力,以及絲絲畏懼。

對方家的畏懼!

畢竟是上古霸主,保不齊有諸多底蘊未曾施展。

良久之後,好似想通了的愉妃,嘴角泛起了一抹苦澀,沉重道:“方家有方少欽,無敵之勢已起,又有深厚底蘊支撐,根本就是一個我們冇資格觸怒的龐大大物。”

“我決定了,這一世,我教選擇退避三舍!”

“隱世等待下一世,再做謀劃。”

“奉勸各位……早做準備。”

說完,愉妃頭也不回地破空而去。

留下了一眾強者,更加沉默了。

眾強者眼眸低垂,隱隱閃過意動之色。

顯然,愉妃說動了他們,他們也生了隱世避開方家的念頭。

一眾立於虛空的聖人分身,此時也麻木了。

鳳凰掉頭就跑?

縱是他們,也是活久見!

不由地對雷雲中那道幼小身影,更加關注了。

方家方少欽?

天陽聖體?

渡滅仙雷劫,錘九陽曜日劫,嚇跑鳳凰涅槃神火劫……

這特麼真是聖體能做到的?

“焚天神劫……還有最有一劫!”那位上個時代聖人,喃喃道。

“敢問,這第三劫,是為何劫?”眾聖疑惑。

“這第三劫,名為造化之火!是劫……也是造化。”

眾聖聖眸一凝,“是劫,也是造化?這是何意?”

這位聖人回憶道:“第三劫,引天地之火,儘加渡劫之人!”

“無量的天地之火,可為渡劫者補充火之大道。”

“但天地之火無量,渡劫者的承受能力卻是有限。”

“池滿則溢,接受了太多的天地之火,無法承受……勢必會大道崩潰、爆體而亡!”

“據說,曾有一位準帝便是在渡此劫的時候,無法承受無量的天地之火,隕落當場。”

這位聖人搖了搖頭,“扛不住天地萬火加持,無福消受,爆體而終,這就是劫。”

“但若是扛過去了……天地之火儘融其身,萬火俯首,他為火中主宰。”

“這便是造化。”

“他的未來便是預備的火之道主!”

火之道主四字吐出,天地忽而一陣顫動,天地之間的火之法則,都好似活躍了不少。

彷彿,火之道主乃是至高之名,當受天地萬火膜拜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