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聞言,方辰臉色轉冷,眸中閃過冷冽的寒芒,“找死!”

神音吐出,提著人王槍殺了出去。

裹挾滔天人族氣運,禦使三千大道,一槍刺出,大道合一,天地裂變,萬法儘消。

轟隆隆!

或是感知到了方辰掌握天道權柄的特殊身份,諸天戰域蒼穹的儘頭,虛無的本源空間中,界源忽而顫抖了起來,仿若潰散一般,無儘混沌本源之氣往本源空間外滾滾流動,緩緩擴散。

本源之氣流入諸天戰域,融入規則秩序之中。

嗡——

整個諸天戰域忽而迸發出璀璨的神芒,蘊含著難以琢磨的玄奧至理。

無量的規則秩序,紛紛顯化,如風雲倒卷,無窮無儘的大道法則,逐一向方辰躬拜,仿若畏懼其所掌握的權柄。

諸多異象隨之紛呈天地,氤氳氣機鬥轉,朦朧浩瀚的靈氣,如浪濤滾滾湧動。

而後,自諸天戰域的深空中,忽而迸發出一聲清脆悠長的古老道音,仿若天地初辟一般,給人以聆聽造化、本源的錯覺。

道音籠罩諸天戰域,無儘天地頓時劇烈顫動了起來。

束縛外來生靈的秩序限製,也隨之消散了不少。

眾人心中微驚,直覺天地壓在他們身上的厚重枷鎖,輕了一些。

尤其是六道等萬族聖人,更是身體一輕,體內陷入凝滯的聖力忽而恢複了流動,周身自然彌散出淡淡的聖威。

他們,可以動用聖人實力了!

轟隆隆!

一位位聖人聖威儘展,浩瀚威勢

滾滾激盪,撼天動地。

甚至,在這數十位聖人中,更有兩位身著白袍的老者,氣機古老,其地位隱隱更在眾聖之上。

隻見其中一位老祖,蒼老的眸中掠過絲絲冷意,隻手銜起天地規則,劃破蒼穹,衍化一方無形的大道壁壘,將方辰阻了下來。

不過,也僅是如此,並冇有再度出手,好似是為六道護道一般,並不強行乾涉。

諸天戰域的變化,自然也在神藏內一眾人族的感知中。

方家老祖眉頭微皺,祭出道法,破開神藏,窺看外界情況。

白袍老者出手的一幕,印入眼簾,方家老祖等人頓時臉色大變,滿是驚慌。

“長生使?!”

“這不可能!他們怎麼會進入諸天戰域?”戰王一脈的隕星老祖失聲驚呼。

仙族自太古時代,仙帝執掌仙族之時,專門培養有一批絕世強者,號稱——長生使。

長生使,護仙長生,斷敵長生!

長生使有九位,每一位皆是聖君之境,九位合力,甚至可以匹敵聖尊!

遠古之時,戰王一脈就曾有數位聖君,隕落於長生使之手。

甚至,還有一位聖尊,慘遭九位長生使埋伏,身受重創,久未治癒,在不久之後的大戰,不慎飲恨。

“麻煩了……”

方家老祖臉色沉重,陰沉道,“秩序限製鬆散,聖人已經無需壓製修為,這麼多聖人……方辰一人,很難抵擋。”

“最重要的是……那兩位長生使!”

“哪怕現在受秩序限製,

最多也隻能發揮出聖人實力,但絕非尋常聖人可以比擬的。”

“我們必須先辦法出去,護送方辰離開。”

眾聖君老祖此時也知失態嚴重,鄭重地點了點頭,凝望神藏之外,希望以他們的修為,可以硬抗秩序規則片刻,爭取將方辰護送離開諸天戰域。

而此時,擺脫枷鎖的六道,神眸微眯,露出了冷淡的笑容。

周身長生之氣滾滾激盪,鬥衝九霄,威勢之盛,再度暴漲,煌煌聖威撼動天地,甚至壓過了他身側的一眾聖人!

作為諸天第一天驕,他證道成聖的那一天,便已躋身無敵聖人之列。

六道自信,以他的戰力,隻掌便可橫推諸天萬千聖人!

直視殺來的方辰,六道嘴角泛起了一抹不屑的冷笑。

“吾封印修為便可碾壓你,如今壓製消去,你又有何資格同我一戰?”

旋即,六道一甩衣袖,輪迴大道天柱顯化天地,首尾交錯,衍化出一方古老的六道輪迴虛影,無儘輪迴之力滾滾湧動。

六道隻手托起六條深邃朦朧的通道,六道輪迴的氣息,激盪天地,震懾眾生萬靈。

“今日,吾便以新參悟的神通,送你入輪迴!”

眾人紛紛側目,忽而感知到了一股莫名的力量,在拉扯著他們的心神,仿若要將他們拉入輪迴,徹底沉淪一般。

一時間,眾人無不心中一顫,驚駭失色。

就連玄武之靈此時也是臉色大變,盯著六道手中的六道輪迴,心中一陣驚

恐。

六道輪迴?!

這特麼傳說中的禁忌力量,居然有人可以掌握?

此子……究竟是什麼變態?!

此時,封鎖玄武星域的一眾萬族準帝,施以神通窺伺諸天戰域中的情況,見六道施展出六道輪迴,眼神微變,心中也掠起了絲絲驚意。

“他……成功了?!”一眾準帝無不側目看嚮明鴻準帝,驚疑問道。

明鴻準帝微微一笑,注視著六道的眸中,也閃爍著震驚和感歎,微微頷首,“成功了。”

“六道前世乃僅次於吾父帝的絕代妖孽,曾踏足不朽之境,但為了參悟六道輪迴,以輪迴證道,毅然決然地自廢帝基,親身踏足輪迴,感悟輪迴之意。”

“所幸,他的付出是值得的,此世當真讓他參悟了輪迴之道,以神通衍化六道輪迴。”

“縱觀古今,以六道如今的潛力,也足以列為第一。”

“縱是吾父親,仙族仙帝,也不及他。”

此言一出,眾準帝臉色皆是一變,心中更是掀起了久久不息的波瀾。

參悟輪迴之道,神通衍化六道輪迴。

如此能為……待他證道準帝,實力之強,他們恐怕都無法與之為敵。

“天道權柄,豈不是成了六道的囊中之物?”魔族準帝瞳孔一縮,沉聲道。

“他若能取得,自然是他的。”明鴻準帝淡淡一笑。

側目看向一眾準帝,見他們此時的神色都不是很好看,不禁搖頭一笑,“熔鍊天道權柄,成就世界之主,確實是一條

成帝之路,但以我們現在的狀況,成功的概率能有幾成?”

“遠不如等待異域開啟,不朽帝路重現,更加實際。”

“六道不同,他重新來過,道途未定,現在走世界之主這條路,仍有很大機會。”

“至少……他以此道證道不朽的概率,遠超吾等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