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雷道之靈想了想,果斷道:“一百滴!”

聞言,方辰瞳孔一縮。

雷道之靈的反常,讓他起了疑心。

難道三大神火說的是真的,雷道之靈在騙他?

金眸微眯,略帶審視地看向雷道之靈。

這傢夥到底在搞什麼鬼?

為何憑白要贈我一百滴雷劫液?

隻是為了讓我幫他渡世?

不太可能吧……

若僅是渡世,他又何必贈我一百滴雷劫液。

這可是號稱普天第一煉體神物的雷劫液,縱是半滴都可鑄就無上身,比之聖兵還要珍貴無數倍。

又不是天上掉下來的水。

雷道之靈見方辰還在猶豫,心中一沉。

看來……先前他以神劫要挾,冒犯了方辰。

他現在記恨上了!

不行!

必須補救!

雷道之靈咬了咬牙,直接道:“三百滴!”

方辰倒吸了一口涼氣。

三百滴?!

搞什麼鬼?

你特麼確定你是要我幫你渡世?而不是要我命?

三百滴雷劫液……這特麼就算是大帝也能請來了吧?

非得請我?

等等……

愈加謹慎的方辰,忽而回味了過來。

死死地盯著雷道之靈,心中突然明悟。

這特麼就是要我死啊!

眼前這傢夥,可是大道之靈,他要渡的劫,能是普通的劫?

就憑自己現在這修為,能幫上忙?

這可是大道之靈,連他都要如此懼怕,甚至病急亂投醫,找自己一個築基修士承諾未來相助。

其中凶險……怕是驚人。

方辰果斷搖頭,“不幫!”

“你乃雷道之靈,你的大世之劫,百八十個聖境估計都夠嗆,我怎麼幫?”

“你這是在搞我啊!”

雷道之靈聞言,頓時嘴角一陣抽搐。

合著,你猶豫不是因為記恨我,而是怕我的大世之劫太恐怖?

心中直覺荒誕至極。

這世間,難道還有什麼劫,能比焚天神劫更恐怖的?

你特娘連焚天神劫都渡過了,還怕我的劫難太強?

……真有你的!

雷道之眼翻了翻白眼,直接從天道雷劫池中攝取出一千滴雷劫液,甩給方辰,二話不說,轉頭就走。

你特娘愛要不要。

這善緣,我反正是結下了!

上千滴雷劫液,懸浮於方辰周邊。

一滴滴全都衍化為雷龍咆哮,數千道粗壯的雷霆肆虐天地,驚天動地,駭人聽聞!

無數強者見之,頓時呼吸急促,雙眼發狂。

這特麼……上千滴雷劫液啊!

隻要得到一滴,就能肉身蛻變,鑄就無上身,成就無敵。

未來證道,更有機會蒞臨雷之道主,執掌雷道權柄,主宰真武!

眾人蠢蠢欲動,垂涎三尺,恨不得現在就出手搶奪。

但方家先前所傳出的恐怖波動,仍在眼前,他們心中雖然瘋狂,可也不敢輕舉妄動。

搞不好,神物還冇搶到,小命就丟了!

真武各方禁地中,也全都爆發出恐怖的聖威。

引動諸多天地異象,粉塵虛空之上。

顯然,眾聖也都心動了!

劫雷液貴為普天第一煉體神物,縱是他們也渴望至極。

若非有天地秩序桎梏,他們現在早已走出禁地,殺向了方家!

“不好!神物動人心,趕緊佈陣,護佑我方家麒麟子!”一位太上長老驚呼。

旋即,數位太上長老飛身而出,立於方家神山四周。

聯手結出法印,道道陣紋閃爍,勾連殺伐大陣。

殺陣拔地而起,籠罩神山。

滔天煞氣,鬥衝九霄,宛若狂潮,洶湧鋪散萬裡。

殺氣盈野,震懾一眾宵小!

殺伐大陣籠罩神山,將方辰也遮蔽其中,遮蔽一切神識探查,縱是聖人也無法窺伺。

瘋狂的眾強者,心中焦急不已。

雷劫液乃是煉體神物,若能得到一滴,便可擁有通天坦途!

於是乎,立即有聖地之主破碎虛空而來,立於方家千裡之外,拱手拜禮,“太初聖地拜請方家,懇求一滴雷劫液!”

“願以三株聖藥、十柄道器置換。”

眾人聞言,心中一動。

是吧,方家足足擁有上千滴雷劫液,他們完全可以用天材地寶置換啊!

於是,紛紛出言,求購雷劫液。

“聖血教欲以三株聖藥、二十株大藥,置換一滴雷劫液,望方家成全!”

“滄瀾聖地欲以三柄聖兵,三十塊道陣陣圖,置換一滴雷劫液,望方家不棄。”

“……”

一時間,無數聖地、大教強者,紛紛高聲呼喚,願拿無儘珍寶求一滴雷劫液。

然,大陣緊閉。

方家無人應答。

一眾太上長老心知,這是少族長得來的雷劫液,他們可無權代為答應交易。

再者說,這些勢力與方家交情微薄,誰也不能肯定他們心中到底存了什麼心思。

是真的想要用天材地寶求購,還是藏有禍心,欲加害方辰,一切都未可知。

無論如何,少族長方辰的安危,乃是重中之重!

此時,烈陽聖主也破開虛空,來到方家神山之外。

拱手道:“烈陽聖地,欲求購一滴雷劫液,望方家行個方便。”

嗡——

大陣顫動,傳出陣陣玄奧波動。

方家太上的聲音傳出,“我方家與烈陽聖地素來交好,交易之事,還請烈陽聖主入我方家詳談。”

方家和烈陽聖地結盟,方家方少欽又入得烈陽聖地成為聖子,自然要賣烈陽聖主一個麵子。

一時間,眾人看向烈陽聖主,情緒繁雜。

他們都被拒之門外,唯有烈陽聖主,受方家歡迎,迎入神山,這差距著實讓人不忿。

尤其是,在這關鍵的時候,烈陽聖主入得方家神山,大概率可以購得雷劫液。

一想到這,眾人更是嫉妒的發狂。

烈陽聖主自然發覺眾人心思。

環視眾人,鄙夷地一笑。

一群目光短淺的二貨。

三年前,方少欽覺醒天陽聖體,一個個人人自危,生怕方家崛起,危及他們勢力,不顧一切地打壓、暗殺。

就算是心有顧慮的,也都充當老好人,兩頭不摻和。

現在方家牛逼了,手裡有雷劫液了,傻眼了吧?

該!

還好他有先見之明,三年前就主動交好方家,與方家合盟,更不惜力排眾議,將方家方少欽立為聖子!

如今方少欽強勢渡過滅仙雷劫、焚天神劫,鑄就火之道基,得到上千滴雷劫液,方家必然強勢崛起,蒞臨真武。

而他烈陽聖地,作為方家盟友,方少欽的宗門,也定然可以隨之崛起、強盛!

尤其現在,方家這上千滴雷劫液,其他勢力能不能購得一滴他不知道。

但他確信,他烈陽聖地,定然有份!

甚至,方少欽念在他傳授聖術之恩,或許還會多賣他兩滴雷劫液,也未嘗冇有可能。

烈陽聖主心中激動,暢快一笑,步步踏空,走入方家神山。

可是……

當烈陽聖主踏足方家神山後,突然注意到他聖地聖子方少欽,正在下方盤膝修煉。

烈陽聖主懵逼了。

以為是自己眼花,趕緊揉了揉眼,定睛再看。

確實是方少欽!

烈陽聖主心中一驚,陡然抬頭看向神山上空……

一道由三大神火拱衛的幼小身影,宛若神祇屹立空中。

頓時直覺天旋地轉,差點直接昏厥了過去。

心中驚駭連連。

這特麼是什麼鬼?

方少欽在下麵修煉,那空中的少年是誰?

方家難道還有比方少欽還妖孽的弟子?

這怎麼可能?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