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此時。

冰雪大殿中,著白袍的天機閣閣主,雙手奉呈天機閣聖器七星圖,立身於七星圖衍化的星河寰宇之中。

縱是聖人也難以捉摸的天機,於此卻好似星鬥一般,清晰可見。

玄奧的波動,如同溪水一般盪漾,顯化一幅幅光影。

真武此代萬千天驕,皆歸納於此。

天機閣閣主手指輕輕敲擊七星圖。

嗡——

星光大漲,北鬥七星顯於星河之上。

萬千光影瞬間暗淡了下來,好似不敢同北鬥七星爭輝一般。

唯有十副光影,不僅冇有絲毫暗淡,反而在吞噬著星光!

天機閣主見此,眼睛一亮,笑道:“不愧是大世,妖孽輩出。”

“往世十雄,最多也就是在星輝之下保持不怯,今世這十雄竟可反客為主,吞噬星輝。”

“或許……今世當真有人可以蒞臨那無上之巔!”

天機閣主隨手一揮,調來那十副光影。

一一看去。

天國大太子,李元武。

天生神力,六歲覺醒大荒霸體,三月淬體,三年築基,於二十歲臻至化道境。

修習天國傳承聖術,戰力通天,同境無敵。

數月前,一人力戰十位老牌化道境,赤手空拳,悉數鎮殺。

五毒神教神子,王軒。

修煉五毒神教特殊功法《五毒聖經》,一年前圓滿,毒體大成,媲美聖體。

傳承五毒神主毒術,實力恐怖。

兩年前,以詭譎毒術,設計毒殺百位同境天驕。

古道宗神子,古神通。

上個時代的神子

自我封禁等待大世,一年前出世。

古神通身負亂古道體,掌水土雙道,初步融合,戰力直飆,可越境而戰。

三個月前,守衛古道宗之時,融合水土雙道,以化道境,逆伐一尊神通境強者!

太一聖地……

古佛聖地……

順著天機顯示,天機閣主已經看到了五位天榜人選。

每一位實力、天資、氣運,都稱得上是曠古爍今。

放在往世任何一個時代,都是橫推同代,主宰真武的絕對無敵!

但,放在今世,卻隻能說是數一數二,無法獨尊。

畢竟……

“還有這位。”

天機閣主看著第六位的光影,喃喃自語。

方家方少欽!

縱是他久居於此,從不過問真武之事,也對方家這位少年至尊,素有耳聞。

四年前,覺醒天陽聖體,揚名真武。

隨後三年間,入世曆練,劍敗真武萬千同境天驕,被世人尊以少年至尊之名。

而在一年前,更是強渡滅仙雷劫和焚天神劫,萬火加身、鑄就火之道基,成就預備火之道主,獲贈上千滴雷劫液。

風頭一時無倆,真武無人不知!

“讓我看看,這位強渡焚天神劫的妖孽,究竟是如何修煉的……竟這般恐怖。”天機閣主笑道。

隨手一揮,光影匆匆。

閃爍過一幅幅畫麵。

方少欽出生之日,生出耀陽虛影,懸掛半空,霞光無限,異象紛呈。

“天陽聖體。”

天機閣主確定道。

隻是,眸中卻滿是疑惑。

若隻是天陽聖體……觀其出生異象,也就一代妖孽的模樣,比之往世無敵者或許更強,但比之李元武、古神通等人,也隻是旗鼓相當。

遠遠達不到強渡滅仙雷劫、焚天神劫,鑄就火之道基,那種程度吧?

換言之,若僅僅隻是天陽聖體……這方少欽可配不上這些神蹟!

天陽聖體貴為聖體,雖然是萬世難出的絕強體質,可他也不是冇見過聖體,強則強之,但遠遠冇有強到那個程度!

“難道說……方家此子還有什麼奇遇不成?”

帶著疑惑,天機閣主繼續推衍,觀看方少欽的經曆。

一切如常。

也就是一位天驕該有的正常表現。

三歲淬體,八歲築基。

直至……四年前,天賦測試、血脈覺醒的那一天,一切都變了!

朦朧一片,窺不見虛實。

好似有一團迷霧,將方少欽自四年前起所有的經曆,全部遮掩了一般。

天機閣主眉頭一皺。

手指有節律的輕敲七星圖,加大了推衍力度。

可是,依舊朦朧一片,毫無所得。

“有意思,千萬年來,這還是我第一次推衍不出來。”天機閣主笑了。

縱是上古那些青史永駐的少年大帝,他推衍起來,也毫不費力。

今日居然在方家方少欽這裡受了阻。

天機閣主來了興致。

祭出七星圖,衍化七星宮圖,勾連天地,與星河北鬥七星遙相呼應。

又取出一滴鮮血,以指為筆,憑空篆刻出一道繁雜陣紋,印入星河之中。

“天道在上,借天道之權柄,現天機之變化!”

嗡——

星河輕顫。

一抹玄奧的氣機,自星河深處湧出。

飛入七星宮圖中,星輝大漲。

天機閣主心神飛出,入得方少欽那副光影中。

欲窺伺方少欽近四年來的經曆,搞清楚方少欽究竟有何奇遇,竟能以天陽聖體之姿,強渡焚天神劫!

光影之中,混沌不分,宛若天地起源,無從窺探。

可就在此時。

無垠滄溟之中,顯化出了一雙眼睛。

眼神淡漠、滄桑,好似極為古老、至高的存在,從無儘的混沌中醒來。

透露著對世間萬物極致的冷漠。

這雙眼睛忽而看向天機閣主。

目光如炬,涅滅混沌天地,所過之處,一切都粉碎為虛無。

好似混沌九天,於天機閣主麵前爆炸。

轟!

天機閣主心神重創,急速退回。

“噗——”

鮮血直飆。

天機閣主嘴角掛血,目露恐懼,內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。

鬢角已然由黑轉白,眼角悄然間爬上了機率褶皺。

周身更是彌散出絲絲行將入土的暮氣。

“不可窺伺?這……這是什麼情況?!”天機閣主驚疑不定。

他當任天機閣主,推衍天機千萬年,還未曾出現過這種情況。

方纔那雙難以言喻的眼睛,僅僅隻是一道目光,就讓他身受重創,折壽數千年。

若非他早已步入聖境,又秉持部分天道權柄,受庇護,恐怕已經當場隕落了!

難道……此子氣運太盛,受諸天庇佑?

百思不得其解的天機閣主,隻能按捺下心中的驚疑,不再推衍。

“不愧是少年至尊,天榜第一毋庸置疑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