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屆時,懇求各位道友著座下天驕,代替我等勢力出戰,於秘境中徹底滅殺方少欽!”太虛聖主向眾人拱手,眸中殺機一閃而過。

極火教主也隨之開口,奉承道:“我們本不想麻煩各位道友,但各位也知,我東玄域於五大道域中,那是出了名的貧瘠之地。”

“偌大道域,也唯有烈陽聖地一個勢力,位於頂尖之列。”

“我等勢力,不過一流,座下弟子,雖有天驕,但比之方少欽,仍差了不少。”

“比之各位諸位座下天驕妖孽,更是遠遠不如。”

“想要滅殺方少欽,實在是難於登天。”

“若是有諸位出手相助,那定然不同,滅殺方少欽,斷了方家崛起之勢,必然是手到擒來!”

陰陽教主也適時開口,陰惻惻地道:“我等勢力根植於東玄域,早就不滿方家的霸道、欺壓。”

“將來若是全麵開戰,我等定然會舉教之力,不計一切代價,偷襲方家,響應諸位!”

“還望諸位能行頂尖勢力之權柄,剷除方家,還東玄域一個安平!”

最後,三大勢力之主,又齊齊地恭敬一禮。

毫無勢力之主的驕傲,姿態之中滿是卑微、討好。

天國之主滿意地點了點頭。

環視古铩在內的眾人,鄭重道:“東玄苦方家久矣,我等貴為真武頂尖之列,當為真武之表率。”

“剷除方家,還東玄安平,義不容辭!”

“諸位就不要再猶豫了。”

“我提議,各家勢力都派出頂尖天驕,以三位道友勢力弟子名義,於十日後,進入東玄秘境,聯手鎮殺方家方少欽。”

“絕了方家崛起的希望!”

天國之主看向眾人,飽含深意地道:“這時候,還希望各位勿要藏拙!”

話裡話外的意思,是要那位隱藏的天榜魁首現身。

古铩等勢力之主聞言,眼睛一亮,欣然同意。

方家本就是他們的死敵,有機會滅殺方少欽,斷了方家欲重回輝煌這不切實際的幻想。

又能見識到這位隱藏的天榜魁首的真麵目。

而且,師出有名。

假借相助東玄三大勢力,穩定東玄域之名,揚他們勢力光正偉岸的形象。

一舉三得,何樂而不為?

飛仙教教主立即一幅義憤填膺的模樣,虛偽地道:“方家雖為上古第一世家,但橫行霸道,肆意妄為,上古一戰,天下俱反之,便是鐵證!”

“如今方家隱世龜縮於東玄,冇想到居然還敢為非作歹,為禍一方。”

“實乃自取滅亡!”

“我飛仙教作為真武頂尖大教之一,乃天下之表率,既然得知此事,自然不能不管!”

眾人聞言,樂嗬嗬一笑。

是非曲直,在場的所有人都門清。

尤其是天國之主。

天國得以成為真武第一仙國,全靠上古一戰,偷了方家。

當然,誰也不會打斷飛仙教主,也不會將這些黑曆史搬到明麵上。

畢竟……曆史就是一個任人玩弄的小姑娘。

現在把道理“說”明白了,待方家一滅,說方家為非作歹,他就是為非作歹!

飛仙教主向太虛聖主三人,隨意地拱了拱手,“三位道友勿要擔憂。”

“十日之後,我著我那剛收的三大真傳,代你們弟子進入東玄秘境,定可一舉滅殺方少欽!”

“我那三大真傳,各個都是絕頂的天驕。”

“就拿慕容光說吧,他身負先天劍體,年僅十九,修為已至入玄三重,參悟了我教飛飛仙劍訣,如今戰力已同境無敵!”

“前些日子剛斬滅了三位入玄境魔修,踏足玄黃榜一百五十位,放眼真武同齡天驕,莫有能與之比肩者!”

眾人聞言,眸光微閃。

慕容光,他們也素有耳聞。

據說此子先天劍體大成,劍道修為已至半步劍勢,等同於大道境界的半步道則,劍道天賦著實恐怖。

卻是冇想到戰力竟然也這般驚人,竟然已經踏足玄黃榜一百五十位。

看來,這位慕容光,定是飛仙教隱藏未露的絕世妖孽了。

雖然應該達不到天榜魁首的程度,但若是現世,定然也可以踏足天榜!

飛仙教主竟然捨得把慕容光拿出來,看來是決心要滅殺方少欽、剷除方家了。

眾強者心中有數。

以慕容光玄黃榜一百五十位的戰力,鎮殺方少欽,不過是信手捏來之事。

畢竟,方少欽的戰力,也不過才堪堪登臨玄黃榜罷了。

太一聖主隨即開口,向眾人表示道:“我等勢力天驕儘出,方少欽必死無疑。”

“但,我等也要防範方家聖人出手。”

“我認為……我等應該多做謀劃、佈置。”

眸中狠厲的凶光閃爍,太一聖主冷笑道:“滅殺方少欽隻是一部分,若有可能,不妨將方家聖人也困殺,然後將方家……連根剷除!”

眾強者聞言,瞳孔一縮,震驚於太一聖主的瘋狂。

但震驚過後……眾人心思頓時活絡了起來。

一年前,方家懸賞天下,搞得他們狼狽不堪。

這仇、這恨,他們忍了很久了!

若是可以……為何不做?!

方家,畢竟隻是一個自上古大戰中,苟活下來的病貓罷了!

一時間,眾強者紛紛出言,針對方家開始了新一輪的討論、謀劃。

久久未停。

……

同一時間,東玄域,隱世方家。

方家大殿中,一眾長老齊聚一堂。

共商東玄秘境之事。

方少欽登臨天榜第二,天榜魁首懸而不知,雖然引起了真武各方修士廣泛的討論,乃至是方家也議論不止。

但於一眾長老而言,卻冇有掀起什麼波瀾。

方少欽第二,那第一是誰,還用問嗎?

必然是少族長方辰!

畢竟,強渡滅仙雷劫、焚天神劫,萬火融身,鑄就火之道基的是少族長,不是方少欽啊!

一眾長老此時都愁眉苦臉,歎息不止。

縱是大長老也不例外。

“東玄秘境乃是重中之重,裡麵不僅擁有諸多上古傳承、聖人密藏,於我方家弟子而言,更是二次啟用血脈、全方位蛻變的契機。”

“我方家弟子必然要進入其中!”

“少族長和我嫡孫都在閉關之中,這可如何是好。”

大長老一臉憂容。

顯然,對於方少欽要進入東玄秘境之事,充滿了擔憂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