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唯一一個他看著眼熟的,好像也不過是居於玄黃榜末位的普通天驕。

放在一般勢力,或許是聖子、神子之列,但在他們眼中……也就一個大一點的屁!

他現在感覺……自己就是一個傻逼。

太一聖主死死地看向大長老,雙目噴火,怒罵道:“方海,你方家竟這般膽小如鼠!”

“叫囂讓我等弟子洗乾淨脖子等著,然後方少欽不出,隻讓這些阿貓阿狗參加秘境?”

“上古第一世家?我看不如叫上古第一王八世家纔好!”

“怎麼不直接當縮頭烏龜,龜縮不出呢!”

烈陽聖主聞言,果真投去了看傻逼的目光。

阿貓阿狗?

等會你就知道,你口中的阿貓阿狗,是怎麼讓你太一聖地的弟子,全軍覆冇的!

大長老倒是嗬嗬一笑,好似並不在意太一聖主的嘲諷。

淡定自若地道:“我方家確實放言,讓爾等弟子洗乾淨脖子等著。”

“可又冇說要出動方少欽。”

“我方家天驕千千萬,隨便挑出一位,都可屠你一脈!”

此言一出。

眾勢力之主呼吸全都一滯。

暗罵大長老不要臉。

無非就是想保全方少欽,居然還說的這麼冠冕堂皇。

烈陽聖主聞言,心中暗笑,大長老還是太謙虛了,估計為了隱藏方辰。

此次東玄秘境之行,有方辰這位方家真正培養的少年大帝在,又何止是屠他們一脈!

這些所謂戰力接近玄黃榜的天驕妖孽,在方辰麵前……根本不夠看!

他篤定,此次各方勢力定然會損失慘重。

搞不好……甚至會全軍覆冇!

烈陽聖主現在是想笑,又得生生忍住,憋著不敢笑。

生怕自己的異常,會引起天國這些勢力的注意,暴露了方辰。

而就在各方勢力心思攢動之際。

天梯入口處,各方勢力弟子、諸多天驕,全都彙聚於此,等待著天梯開啟的同時,都紛紛看向了方家眾人。

更有如古戰天一類的妖孽,自視天資絕顛、戰力通天,並不將方家眾弟子放在眼裡。

此時正肆無忌憚地打量著方辰。

此子修為分明隻有築基,方纔居然能抗住李元武隔空一擊?

看來,也並非弱者。

估計是方家雪藏的天驕!

心中微凝,立即將方辰列為了重點關注對象。

進入秘境之後,當率先將其剷除,以免後患。

而天國四太子李元冥,此時見到方家弟子,眸中陡然燃起熊熊怒火。

一年前,他被無數強者追殺,狼狽逃竄。

最終在兩位王侯的死命相護下,才得以苟全性命,迴歸天國。

這一切,都是拜方家所賜,拜方少欽所賜!

為了報仇,他潛心修煉,甚至不惜深入祖地,忍受千劫加身之苦,隻為獲取三代老祖的傳承。

一年了,他終於學有所成,修為突飛猛進,臻至入玄三重。

大道境界,更是邁入了道意巔峰!

今日更是主動請纓,領三十位天國天驕而來,進入東玄秘境。

就是為了還報當日之仇,鎮殺方家方少欽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