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梯屏障之外。

各方勢力見狀,也不由地笑了起來。

這位自稱方少欽他哥的方家弟子,莫非是怕了?居然待在天梯第一層動也不動。

方家這一次該不會就此止步,連秘境都進不去了吧?

“此子半步道域,也是一個頂尖妖孽,道心居然如此不堪。”

“此次秘境過後,恐怕就要被古戰天斬殺了。”

“一代天驕,倒是可惜了。”眾中立勢力紛紛歎息,為之惋惜。

天資妖孽,但道心不固,連第一層威壓都扛不住。

實在有些平庸。

天國之主、古铩等勢力之主,此時嘴角都揚起了笑意。

這位自稱方少欽他哥的方家天驕,一上來就出手,止住了李元武的隔空一擊,又展露了半步道域。

不過十一二歲,有如此實力,本以為又是一位不世出的絕世妖孽,未來恐怕會他們帶來不小的威脅。

現在居然停留在了第一層,動也不動。

這麼一看,原來就是一個草包!

要知道,秘境的天梯,不僅僅是你實力足夠強大就能夠登上八十層的。

諸多二十歲以下的入玄境天才,連六十層都無法入得。

需要天賦、悟性、氣運等等諸多因素,才能抗住天梯之中等等道威。

不過……方辰展露出來的實力,就算不是頂尖,但……如今站在天梯之中的第二梯隊冇有問題。

可他居然一直待在第一層?

“天賦不錯,但卻冇有一顆天驕該有的堅韌道心,未來難成大器。”古铩不屑道。

坐於第一層,動也不動?這不是怕死是什麼?

方家青年一代若皆是如此,那方家……不足為慮!

太一聖主遙望方家大長老,毫不吝嗇他的嘲諷。

“方海,你方家這位弟子,倒是個人才,審時度勢,知道苟全性命。”

“我看啊,是學到了你方家做縮頭烏龜的精髓!”

“好苗子啊!”

“倒是我弟子慕容光,明明隻掌握劍勢,修為也隻有入玄三重,道心卻異常堅韌,素來隻會迎難而上。”

“這不,已經到了攀登到了八十層,看來是學不會你方家當縮頭烏龜的那一套了!”太一聖子哈哈大笑。

方家太上立於虛空,輕瞥了一眼太一聖主,道:“再聒噪,斬!”

虛空震動,聖威浩蕩。

太一聖主笑意頓散,臉色無比難看。

冷冷地看向方家眾人,眸中殺機四起。

我倒要看看你們還能嘴硬到什麼時候!

天國之主揹負雙手,立於一座山峰之巔,遙望各方。

嘴角的笑意,愈顯濃鬱。

“你四弟最近確實努力不少,短短時間已至八十層,比朕當年也差不了多少。”天國之主對李元武道。

“四弟的進步確實非常迅速,秘境之後,定可登臨玄黃榜。衝擊一下玄黃前一百二十位,也未嘗冇有機會!”李元武淡淡道。

“嗯。”

天國之主頷首輕笑,“倒是方家此子,當真是讓人大跌眼鏡。”

“能抵擋住你的一擊,又是半步道域,居然停在了第一層,不動了。”

“道心不穩,縱天資再好,也是廢物!”李元武瞥了眼天梯第一層的方辰,滿目不屑。

“是啊,道心不固,就是廢物一個。”

“也不知方家哪來的底氣,竟派出了這麼一個弟子,與我等爭鋒。”

天國之主遙望方家,搖頭失笑,“當真是隱世太久,小瞧了天下人?”

“方家跌下神壇太久了……已經老糊塗了!”

此時方家大長老淡然立於雲艇之上,平靜地注視著天梯內部,好似根本不在意眾勢力的嘲諷一般。

對於方辰,他冇有一點兒擔憂。

一群跳梁小醜,又豈會知天鵬之高遠?

他們眼中的軟糯的方辰,真實的身份、天資,足以驚爆所有人的眼球。

方辰居於第一層不動,自有他的深意。

耐心等待即是。

他相信,少族長會用實際行動,還他們一個響亮的耳光。

畢竟,這位……可是讓自己嫡孫少年至尊方少欽,都心甘情願背鍋的存在!

他的一舉一動,豈是等閒之輩可以看穿的?

方家眾長老,此時也一如大長老,風淡雲輕。

彼此相視,輕輕一笑。

諸強的嘲諷,在他們看來,實在是愚蠢。

此時,烈陽聖主揹負雙手,淡然的看向諸強,也十分平靜。

心中甚至有些小嘚瑟。

因為,隻有他才清楚,這位方家少族長……究竟有多麼的恐怖。

他們或許不知,他們所視作威脅的方少欽,他身上的光環,其實全都是這位的。

他的徒兒,不過是給這位背鍋罷了。

這些勢力,若是依舊這麼愚蠢將這位當成初出茅廬、道心不穩的少年。

此次秘境之行,他們恐怕要為之付出,無法承受的沉重代價!

可他身後的一眾長老們,不知道方辰的虛實。

此時,臉色都有些變化,心中很是不安,大為緊張。

聖主力排眾議死保方家,為此更是不惜天驕齊出,更貢獻了大量珍貴的大藥。

可謂是舉聖地押寶方家。

要是方家弟子連秘境都進不去……那他烈陽聖地可真就成了真武天大的笑話了!

“聖主……”

一位德高望重的長老,麵帶凝色的向烈陽聖主傳音道:“我們聖地重注方家……真的合適嗎?”

“看這情形……萬一方家真的不行,我們可就慘了!”

烈陽聖主瞥了這位長老一眼,輕飄飄地回了一句。

“急躁什麼?等著便是。”

“這些勢力現在笑的歡,等會有他們哭的時候!”

“這……”

眾長老互視,心中的不安更甚了。

而天梯本源空間中,方辰依舊在吞噬著天梯的本源。

天梯開始慌了。

為了自保,天梯索性發狠,再次出手。

天梯忽而劇烈震顫,金光猛然激射,古老的威壓,陡增百倍,好似潮水一般,滾滾落下,鎮壓無數天驕。

霎時間。

好似無量神山落於身體,恐怖的威壓,令他們全都動彈不得,無法寸進。

原本還很輕鬆攀登的古戰天等人,突然感覺身體一沉。

好似虛空擠壓了過來一般,禁錮住了他們的身體,無法動彈半分。

古老恐怖的威壓,好似神山一般沉重,縱是他們可力戰凶獸的強大肉身,此時也吱吱作響,有些無法承受。

居於四五十層的天驕,此時則更慘。

一個個被威壓所懾,肉身崩裂,滲出了淋漓的鮮血。

更有甚者,被壓斷了四肢,昏厥倒地。

頓時,慘叫一片,淒慘不已。

所有人都懵了。

什麼情況?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