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時。

圍繞於方辰周身的真龍神魂,也通過感知,大致瞭解了秘境的情況。

有些驚奇地道:“這秘境居然是由當年那方古戰場鑄造而成。”

“根據此方秘境透露的氣息看,它的主人應該也是方家弟子。”

“能將一方天地鑄就成乾坤秘境,這麼大的手筆,這位方家弟子,恐怕也是聖君級彆的存在。”

“是我方家始祖。”

方辰平靜道:“此方秘境本是我方家始祖所掌神物,為我方家鎮族秘境,用以弟子二次啟用方家血脈,獲取傳承。”

“但上古一戰,強敵來犯,方家失利,秘境也就遺落在外,成為了無主之物。”

真龍神魂微驚,“冇想到此界方家居然也有這麼強大的弟子。”

“縱是老主人那脈,可謂是方家最強的一脈,可除了老主人以外,也無人可以窺及聖君級彆。”

方辰淡淡一笑,始祖曾帶領方家蒞臨真武之巔,統禦五大道域億萬萬山河,其手段又豈是一般人物可以匹敵?

不過,在真武之外,居然還有其他派係的方家存在。

更走出了聖君級彆的至強者,看來……方家的底蘊,比自己所見到的要深得多啊!

“不過……這位聖君比起老主人還是差了一點。”

真龍神魂好似又感知到了什麼,嘿嘿一笑。

“他所鑄造的這方秘境的秘境之靈,居然被人控製了。”

“秘境之靈被控製,這方秘境也遲早會被控製。”

“這要是放在老主人身上,可絕不會出現這樣差錯。”

“若是由老主人來鑄造這方秘境,定然會以十方聖器、神魔之軀為根基,穩固秘境空間,杜絕一切偷渡之人。”

“秘境之靈定然也會法則加身,模擬天道,代老主人監管秘境。”

“那樣的話,彆說是控製秘境之靈,就算是對秘境之靈生出不敬之心,它都可以隨意懲殺!”

“畢竟,就算是隨便煉製一件聖器,老主人都會習慣性地屠幾個神魔,用他們的血淬鍊聖器。”真龍神魂喋喋不休地吹噓著。

方辰眉頭緊皺,過濾掉這些無用的訊息,沉聲問道:“秘境之靈被控製了?”

“冇錯。”

真龍神魂語氣一頓,微微頷首,龍爪遙指秘境深處,“我感知到秘境之靈在那個方位。”

“但它的氣息正在減弱,而且明顯可以感覺到,這方秘境多了一位掌控者的氣息。”

“我猜,秘境之靈很有可能不僅被控製了,更可能正在被吞噬。”

方辰臉色微變,雙眸微冷。

秘境乃是他方家之物,豈容他人染指!

旋即,揮揮手,號令眾人,“隨我前往秘境核心!”

“諾!”眾人應道。

眾人掠空而起,直向秘境核心處飛去。

陣勢浩大,所過之處浩浩蕩蕩。

轉眼已至秘境核心處,一座巍峨恢弘的大殿,赫然屹立。

周遭風雷呼嘯,道法萬千。

盪漾著玄奧的波動,好似神靈居所,神異非凡。

大殿內。

天羽族眾天驕眉頭皺起,人族天驕怎麼這時候趕過來了?

“大哥,我們是不是暴露了?”女性天羽族天驕,臉色微變。

青年雙眼微眯,語氣微沉,“應該是暴露了。”

“不然他們不可能剛結束戰鬥,便馬不停蹄地趕來這裡。”

“怕什麼,要我說直接出去,把他們全部鎮殺!”

侏儒異族惡狠狠地道:“不過一群入玄境罷了。”

“我等以一敵十不在話下!”

眾異族天驕紛紛頷首,眸中滿是嗜血的光芒。

美味的人族鮮血,他們渴望已久。

“休要胡鬨!”

“大事要緊。”青年怒斥了一聲。

“還有一刻鐘,我們便可將秘境之靈完全吞噬,屆時秘境隨我們調動,這些人族天驕,皆可悉數鎮殺。”

“何必涉險?”

青年嘴角微揚,雙眸閃過妖異的血色,冷笑道:“隨我調動秘境力量,降雷罰古路!”

“以人族之物,鎮殺人族天驕。”

“正好用這群人族天驕的血,祭奠當初我天羽族隕落的先輩。”

“這些人族天驕縱再怎麼妖孽,在雷罰古路上,也唯有一死!”

“並且……人族道基,可以用來修補我們的大道之力。”

眾天驕聞言,頓時眼睛一亮。

人族曾被認為是天生地養的生物,並且擁有極強的悟性和繁衍能力,在遠古時期,曾為諸天萬界霸主之一。

但……當人族修士的道則精氣,可以修補其他萬族的缺陷,亦或者提升潛力之後,一場針對人族的屠殺就開始了。

在遠古時期,人族以一族之力,抵抗諸天萬族,僅有數個附庸族群助陣,打的整個諸天都差點殘破。

要不是遠古大劫降臨,人族如今已不複存在了。

上古時代想要跨界,都是極為困難的,想要覆滅人族也就更難了。

露出了興奮的笑容。

目光灼灼地盯著方辰等人,好似看著死人一般。

上古之時,萬族殺向真武,彼時人族便曾設下雷罰之路,橫阻萬族。

可以說,當時真武人族可以擋住萬族的攻伐,有一半的原因便是源自於雷罰古路。

據說當時,雷罰古路橫於萬族通道之前,萬族強者無人可渡,縱是長生久視的聖人,也多有折損其中。

他們天羽族強者也不例外。

甚至由於當時所掌秘境的人族大能,特意針對。

天羽族於雷罰古路隕落的強者,遠超其他異族。

這是天羽族深植於血脈中的恥辱!

今日……終於可以報當年之仇了!

旋即,

眾異族天驕,盤膝而坐,全力催動禁製,操縱秘境的天地之力。

霎時間,秘境天穹之上,烏雲漫天,風雷驟現。

無數神符、大道銘文湧現。

無儘雷霆肆虐,衍化一方恐怖的雷池。

道道猶若蒼龍一般粗壯的雷道規則,咆哮落下,彼此交織衍化一方暗紫色的神秘古路。

好似容納天地乾坤一般,將方辰一行人全部吸納其中。

天地不複,八方不明,混沌之中,唯有雷霆,以及一條無垠古路,看不到儘頭。

“這是……雷罰古路?!”

外界,眾勢力見此,頓時失聲驚呼。

無數強者臉色驟變,浮現絲絲驚恐之色。

“東玄秘境中怎麼會有雷罰古路?!”

“這玩意不是在當年萬族大戰之後,就已經消散了嗎?”

眾人一陣心顫,不由地回想起關於雷罰古路的記載。

據說,雷罰古路本是寰宇一方混沌雷池所化,乃是雷道極致,僅次於本源。

由諸天大道錘鍊,曆經數千萬年,才孕育而成。

蘊含極致的雷道毀滅之力,縱是聖境強者,也難以抵擋。

當年萬族侵略真武,便有人族大能以此雷罰古路,橫阻萬族。

萬族億萬大軍,無一渡過。

若非萬族聖境之上的至強者出手,強勢擊碎了雷罰古路。

當年那一戰,人族未必會以慘勝收尾!

可是,雷罰古路不是已經被擊碎消散了嘛?

為何今日又出現在了秘境之中?

眾人滿心不解。

但有一點毋庸置疑……方辰等人,危險了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