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武……武道印石!”

天國之主雙眸凸起,忍不住驚呼。

“遠古浩劫中,古路被擊斷,這神物不是已經墜入時空縫隙,消失無蹤了嗎?”

“怎麼會在這秘境中?!”

“難道說……早在上古之時,方家已經尋到了此物,並秘密掌握在手中?!”

這不可能!

天國之主低聲嘶吼。

上古之時,他天國附屬於方家,可謂是方家最信任的勢力之一。

彼時,方家的密辛,全部對天國放開。

若是方家掌控武道印石,他天國不可能冇有記載!

“難道……”

天國之主瞳孔一縮,“方家其實一直都有保留?”

念頭至此,天國之主心神驚懼,身體居然止不住地顫抖了起來。

方家……究竟還隱藏了多少?!

太一聖主、古道宗宗主古铩,還有一眾敵對勢力的強者,此時全都萬分驚悚。

偷偷地看向方家的眼神中,滿是難以遮掩的恐懼。

這一刻,他們才突然醒悟。

方家,絕非他們所想,僅僅隻是一個衰敗的上古世家那麼簡單。

真正的方家,很可能遠比他們所瞭解的,要強大無數倍!!

烈陽聖主和一眾烈陽聖地長老,此時怔怔地盯著武道印石。

也傻眼了。

臥槽!

方家居然還隱藏了這麼一個驚世神物?!

這特麼真是一個上古世家,能有的底蘊?

遠古世家,也不過如此吧!

不過震驚歸震驚,說到底他們心中還是十分激動的。

這不正證明他們的押寶,是十分明智的選擇嘛?

方家越強,他們烈陽聖地的未來,就越光明啊!

烈陽聖主也是如此,激動不已。

但他心中更有些慶幸。

幸好自己麵對方家的時候,姿態一直都壓得很低。

要不然……他們此次的雪中送炭,還真不一定有效果。

畢竟,以目前方家所展現的實力與底蘊。

他們這哪是雪中送炭啊,連錦上添花都勉強……

方家眾長老此時也無比激動。

我們方家原來這麼吊……

連遠古之時的武道印石,都是我們方家的。

太上和大長老,就顯得很淡定了。

揹負雙手,佇立虛空,神色從容,氣度泰然,好似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一般。

實則……內心也懵的一批。

秘境中有武道印石?

我方家的?

什麼時候的事?

我怎麼不知道?

始祖乃至曆代老祖,從未提及過此事啊!

但他們卻依舊保持著鎮定。

瞥了眼偷窺他們的各方強者,神情依舊淡然。

好似在向眾勢力平靜地訴說:基操,勿6。

狐假虎威的道理,他們還是懂的。

這個時候,不借武道印石的勢,嚇嚇他們,還等什麼時候?

再說了……武道印石本就是我方家的啊!

這就是我方家的底蘊!

念頭通達,太上和大長老的氣勢,好似都漲了不少。

淡漠的目光,掃視過眾勢力。

睥睨之勢,橫掃全場!

眾強者心中一咯噔,臉色更難看了。

心中的恐懼,更是在無限地放大。

方家……真是他們能招惹的嗎?

旋即,秘境中。

武道印石輕顫,玄奧的大道至理,彌散天地。

一股悠長的氣息,滾滾鋪散。

嗡——

白玉神塔大開。

絢麗的神光,激射天地八方。

霞光無儘,金花盛開。

秘境內外,所有人都伸長了脖子,想要一窺武道印石的內部。

據說其中是一方武道空間,可以和至強者的武道印記,儘情一戰,也不知是真是假。

就在此時。

一道輕輕的腳步聲,好似大道之音一般,緩緩傳出。

隻見一身著白袍、身負青鋒的青年劍客,自白玉神塔中,款步走出。

周身氣息不顯,唯有無儘劍氣圍繞。

整個人宛若一柄無上青鋒,鋒銳無雙。

青年劍客看向方辰,青鋒在手,施以劍禮。

“武道印石守門人,劍一。”

“請!”

方辰眼睛微眯,他從這位守門人身上,感知到了驚人的劍意。

這是一位純粹的劍客,純粹且強大!

遠超那位天羽族青年天驕。

方辰行至守門人前,回禮,“請!”

“守門人!”

外界眾強者猛然想起了關於武道印石的一些記載。

武道印石蘊藏至高傳承,乃是天大的機緣造化,自然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可以進入的。

唯有戰勝守門人,纔有資格進入!

並且,還有一點,武道印石考校的是實力,所以無論是守門人,還是內部的九十九位武道印記,都會以相同境界對戰。

但,這可不意味著,戰勝守門人,取得進入武道印石中的資格,會很簡單。

事實上,難若登天!

雖是守門人,但他的戰力,其實也隻是略低於那九十九位至強者罷了。

本身,他也是足以橫推一世的無敵者!

古籍之中記載不少,曾有無數天驕,其中不乏身負聖體的絕世妖孽,欲進入武道印石中,驗證自身實力,取得至高傳承。

但,無一例外,全被守門人,以手中青鋒,拒之門外。

古道宗宗主古铩,盯著守門人,回憶道:“我古道宗有記載,我宗門傳承源自於一位名為古一玄的遠古強者。”

“那位強者當年有大機緣,亂古道體進化,比肩聖體,戰力可謂同境無敵。”

“彼時,他便曾想要進入武道印石中。”

“但,卻被這位守門人,一劍斬退,傷了道基。”

“足足百年時間,才養好道基,但再也無緣與同時代爭鋒,最後蹉跎了千年,才證道為聖。”

“此事,他引以為恨,便記載了他的傳承之中。”

古铩輕笑,“雖是守門人,但依舊戰力變態至極,縱是絕世妖孽,也難以勝之。”

“方家此子隻有築基境,天資尚未轉化為戰力,想要取勝,根本不可能!”

古神通聞言,眼睛微眯,卻冇有應和。

隻是雙眼死死地盯著守門人,戰意狂飆。

心中暗道:“我比之守門人,如何?”

“可惜,不能入內與之一戰,驗證自身。”

目光越過守門人,看向白玉神塔。

古神通眼眸閃爍,鋒芒肆虐,“九十九位武道至強者的武道印記啊……”

“若是能戰過一場,就好了。”

此時,天國大太子李元武,還有各大頂級勢力來此的天驕。

也一如古神通。

望向武道印石,眸中滿是戰意,欲與之一爭!

但如今他們不在秘境中,根本冇有機會。

隻能暗自惱恨。

-